翁烈辉,广东汕尾人。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中国民俗学会会员,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广东省疍民文化研究会理事,诗词作品入选《当代中华诗词库》;论文《关于修志的“因”和“创”之探讨》荣获广东省人民政府地志办2016年省地志理论研讨优秀论文三等奖;《南海雄风---汕尾疍民历史文化研究》获首届暨南大学“潮学优秀成果奖”(在全球潮汕学术领域)二等奖,首届汕尾市文艺奖金奖;民俗专著《广东汕尾民俗漫谈》荣获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第七届潮学奖”三等奖,曾多次应邀参加国内外学术活动。

《广东汕尾民俗漫谈》序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3-12-27 11:30:28 / 个人分类:著名历史学家陈春声校长为翁烈辉著《广东汕尾民俗漫谈》写序

作者和恩师原汕头大学硕导翁奕波教授(2012年1月3日)

    作者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北京导游陈虎在一起(2009)

 

  和香港科技大学教授廖迪生博导在一起(2010年香港科大郭少茵摄)

 

作者和香港隐士翁老在一起(2010年9月)

 

 

作者和澳大利亚太平绅士曾炯坚先生、大画家张士增、雕塑家曾海生在一起(2008年于汕尾德美公司)

 

作者和诗家朱佛水在参加广东民俗论坛时留影(2010年于佛山祖庙)

作者和文史学者林泽民先生、老县长刘仕杰等同志在一起2009)

 

作者和北京大学杨必胜教授(2010年)

 

作者和原《羊城晚报》总编张宇航、评论家冷梅在广州迎宾馆(2007年)

 

 

 

                       作者在天津(2009)

 

作者和田智己先生、黄明安、黄明钢等先生在福建南少林(2008)

 

 

 

 

 

作者和中山大学南方学院党委书记陈腾华先生、华御国际控股顾问冯穗先生(2010年)

作者和林忠佳教授在一起(2010年)

  

作者和黄瑶先生、画家黄希舜先生、书法家黄良靄先生在东涌民俗馆。

作者和广东省民俗文化研究会会长刘志文先生、黄瑶先生等在汕尾市东涌民俗文化馆落成典礼现场(2008、11、29)

作者和田智己先生、雕塑家曾海生、书法家黄贤生等先生在福建泉州。(2008)

 

 

作者在正气文人文天祥的故乡江西吉安市(2009)

 

 

作者和省委工作同志、书法家黄贤生等先生在一起。(2011)

作者和挚友陈兴岚、刘俊城在一起

作者和散文诗大家海梦先生等在广州。(2007)

 

 

作者和中学时代的好同学们在一起

                        目录

 序一·················翁奕 序二·················陈春声

    第一辑 古镇风俗         

汕尾东涌民俗风情录··············

 第二辑 民风民俗

海陆丰节俗中的“馃”··············

东涌镇辖区地名史···················

海陆丰海外移民探源······················

消逝的乡村糖坊·······················

汕尾渔家文化漫笔·······················

海陆丰的节俗禁忌······················

趣谈汕尾民间人生礼仪习俗······················

    第三辑 人物春秋

郑成功在汕尾遗迹史实和传说······················

明末“五虎乱潮”之一碣石苏利轶事····················

“东涌将军”寻踪·······················

“半个解元”传奇······················

汕尾“花井一只鹰”传奇···················

“好姨”传奇·······················

“姑虎鸟”的传说······················

圣贤愁·······················

六月鸭母噜过坵····················

古寨奇女子·····················

吟酒诗·······················

妙联的解说····················

多才的馋嘴先生····················                        

说大话····················

 丰话“有人有天春(尊)”的由来··········

会说话的人吃香················

周东仪教子··················

对联与回文诗················

罗伞····················

蛙(蛤)··················

聪明的小媳妇················

女婿的“贺喜”···············

   第四辑  神明信仰      

利用民间信仰元素促进社会和谐···············

从汕尾地域等有关文化信息中考析三山国王信仰

——兼与蔡锦华先生商榷············

汕尾地域妈祖信仰考略·············

     第五辑  民俗文苑

汕尾之最···················

跪着,还是爱与敬重行走着············

传统文化各具特色人文景观独树一帜·····

我们为家乡做过些什么············

歌舞在民俗田野现场的奇丽诗篇···················贾惠萱

后记···················

 序一    

色文明与黄色文明融合的生动阐述

——翁烈辉的《广东汕尾民俗漫谈》序

翁奕波

 烈辉君与我有同宗之谊,有同好之缘,其又为我的得意门生之一。今烈辉君借电子邮箱之便给我邮来了他的新著《广东汕尾民俗漫谈》,嘱我为之作序。我一生虽舞文弄墨,但主要在于文学,地方文化之探讨只是偶一为之,汕尾的民俗风情,虽与潮汕没有二致,但接触甚少,本不敢班门弄斧,然推辞不得,只好勉力而为,以就教于大方之家。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的人,烈辉君是土生土长的汕尾人,是汕尾文化哺育出来的汕尾文化人。他的《广东汕尾民俗漫谈》,既笔尖含情,又有着理性的考证。使人读后倍感亲切,既可以比较全面地了解汕尾的历史文化,汕尾的民情风俗,也可以领略到潮汕文化的基本风貌。

  汕尾与潮汕地区一样,地处祖国的东南一隅,依山临海,气候温暖,素以美丽富饶、人文荟萃名世。自古以来,汕尾虽与潮汕分分合合,但其与潮汕文化之缘却始终“剪不断,理还乱”。不仅在语言上亲近,而且在民情风俗上也十分亲近。究其源,汕尾文化与潮汕文化一样同为闽南文化之一脉,汕尾文化是潮汕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汕尾文化与潮汕文化一样历史悠久,一样特色鲜明,一样多姿多彩。

潮汕文化可以上溯至1.2万年以上,王治功教授在《关于潮汕史前文化的年代问题》中认为:“在邻里漳州存在距今4-8万年的旧石器时代文化;今日潮汕地区,既存在距今1.2万年左右的旧石器文化,也存在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潮汕历史文化源头当在这里。”所谓“今日潮汕地区,既存在距今1.2万年左右的旧石器文化,也存在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一方面指的是揭阳博物馆吴道跃先生在新亨和埔田采集到的两块打制旧石器,以及南澳象山遗址出土的小石器,另一方面指的则是意大利学者麦兆汉上世纪四十年代在海丰东坑等地发现的“一些真正的旧石器时代的人工制品”。可见,海丰的东坑等地与揭阳的新亨和埔田,以及南澳的象山同样存在着旧石器,同样是潮汕历史文化的源头。同时,潮州的石尾山、陈桥和揭阳的洪岗等遗址也都出土了大批的石斧、石刀、石环、石铲和“蚝蛎啄”等石器,这些都表明,潮汕“也存在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烈辉君的《广东汕尾民俗漫谈》尽管没有着意于潮汕历史文化源头的考察,却有异曲同工之发现。在该书的《海陆丰海外移民探源》一文中,烈辉君根据海陆丰考古发现的20多处古文化遗址出土的石斧、陶片以及玉琮和玉环等,论述了海陆丰地区的早期文化,认为:“海陆丰地区虽不是原始人类的发源地,但在60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中期,已有海丰先民在沿海繁衍生息。人类学研究成果表明,在晚更新世末次冰期盛发之后,东南沿海海域的海平面普遍下降达200米以上,露出大片的‘陆架平原’,于是‘古海丰人’分别从南海诸岛,沿着海底的‘陆架平原’纷纷迁徙海陆丰,他们依海而栖,石斧造船,黄麻结网,获取生活所必须的生产资料,创造了远古文化体系。”烈辉君的这一段论述,不仅为潮汕史前的“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做了有力的佐证,而且提出了“晚更新世末次冰期盛发之后”,“古海丰人”从南海诸岛沿着海底的陆架平原迁徙海陆丰的观点。根据汕尾沿海出土的文物,在《汕尾渔家文化漫笔》一文中,烈辉君还认为:“早在6000年前,就有古先民在此地渔猎种植,石斧造船,细石器(小石刀、石箭镞、刮削器等)嵌木捕鱼,生息繁衍。这古生民,应是古百越族的一部分,也是史前汕尾的‘古疍人’。”这些观点虽未能做确凿的考证,但无疑是颇有见地的。可见,汕尾地区与潮汕地区一样,具有悠久的历史文化,其源头至少在一万年以上。

汕尾文化同潮汕文化一样,是一种以农耕文化为主,以海洋文化为辅的区域性文化,是蓝色文明与黄色文明互相融合的结晶,其基本特征是海洋文化与陆地文化的有机结合并协调发展。从潮汕地区出土的文物可以看出,虽然潮汕地区濒临南海,但内陆文化依然是潮汕文化的主要成分。“新石器时代的山岗遗址,遍布潮汕大地,仅揭阳一县便有130余处。用于砍伐的石斧和有肩石斧,垦田的石犁,中耕的石锄,多用途的石刀,狩猎的五环,是原始农耕狩猎的主要工具,是陆地文化的明显标志。”同时,也正因为潮汕地区濒临南海,因而潮汕文化从其源头起就与海洋结下了不解之缘。“潮州石尾山、陈桥和揭阳洪岗出土的尖状石器最具特征的是‘蚝蛎啄’,它是先民采食蚝蛎的工具,尖端与刃部的使用痕迹,就是砸、刮所留下的破损。石矛、石镞、网坠是渔猎的器物,骨针和骨梭是缝纫结网的工具,骨镖和骨镞用以捕鱼和捉蟹。”可见,潮汕文化从一开始便涵盖了陆地文化和海洋文化,潮汕文化是一种以农耕文化为主,以海洋文化为辅,海洋文化与陆地文化有机结合并协调发展的文化,汕尾亦然。

烈辉君的《广东汕尾民俗漫谈》尽管没有明确提出这一命题,然而,整本书所介绍和阐述的内容几乎没有离开这一命题。首先我们看汕尾的民间信仰,汕尾的民间信仰与潮汕其他地区一样,以多元信仰为特征,但也不排除有相对主要的信仰,这就是三山国王的信仰和妈祖的信仰。该书的第四辑就有两篇文章专门阐述汕尾的三山国王和妈祖信仰。三山国王的信仰无疑属于农耕文化,原本是客家人的专利,但发祥地却在潮汕揭西,潮汕人同样把它当做自己的保护神,汕尾也一样。根据该书第四辑之《从汕尾地域等有关文化信息中考析三山国王信仰——兼与蔡锦华先生商榷》文中的考证,“汕尾地域的三山国王庙有上千痤,还有数百座是配祀的”。可见,三山国王的信仰在汕尾地区绝不亚于客家人。妈祖信仰毫无疑问属于海洋文化,妈祖在汕尾更是老百姓的普遍信仰。据书中《汕尾地域妈祖信仰考略》文中的统计:“汕尾地域自古至今,妈祖庙宇约有上百座。”庙宇的数量虽然没有三山国王的多,但民间的信众却不比三山国王少。可以说,这两种信仰在汕尾共同存在,不分伯仲,实际上妈祖信仰恐怕还要更多一些。潮汕其他地区也是一样。三山国王信仰和妈祖信仰在汕尾乃至潮汕地区的共同存在,不分伯仲,展现的正是汕尾乃至潮汕地区一道蓝色文明与黄色文明互相融合的亮丽文化景观

其次看汕尾的民情风俗,在烈辉君《广东汕尾民俗漫谈》第二辑民风民俗的介绍和阐述中,无论是海陆丰地区节俗中的“馃”,还是地名史话,或是节俗禁忌,折射出来的文化信息都同样能够见出海洋文化与陆地文化有机结合这一特征。节俗中的“馃”沿袭的是中原农耕文化的习俗,但“馃”的馅则有许多的海洋成分,如虾仁、鱿丝等馅料,还有“馃”的样式,如冬至的“冬节蛤”,都带有海洋文化的成分。地名也是如此,东涌村,原名疍涌;龙溪村,疍人称为龙户,龙溪村也应是疍家的住处;古沟村原名古灶,是古代用海水煮盐的地方。节俗禁忌也是如此,如过年过节吃鱼的时候,汕尾人忌讳说把鱼翻过来,只能说顺过来;农历二月二日称为“龙抬头日”,这一天海陆丰有些地方不敢动刀动枪动剪动针线,害怕会伤到“龙目”,晨起担水时,忌水桶碰井沿,怕伤了龙首,忌讳在这一天喝汤吃粥,认为会糊住龙眼,等等,这些习俗都明显既带有海洋文化的属性,又带有农耕文化的属性。《消逝的乡村糖坊》和《汕尾渔家文化漫笔》两文对乡村糖坊和渔家文化的介绍和阐述,同样有意无意地揭示着汕尾地区蓝色文明与黄色文明有机融合的文化意蕴。

综上可见,尽管烈辉君在《广东汕尾民俗漫谈》中只是娓娓动情地叙述着汕尾的民情风俗、宗教信仰,讲述着汕尾的历史演化、人物春秋。然而,汕尾悠久的历史文化,汕尾与潮汕文化共同的内陆文化与海洋文化有机结合协调发展的基本特征,还是鲜明地呈现在读者的面前。让读者领略到一个比较全面的生动活泼的鲜活的汕尾文化,领略到汕尾文化与潮汕文化一样的独特的文化内涵。

班门弄斧,已是不自量力,而挥舞的又非鲁班之斧,岂不贻笑大方!是为序,非序也。

        辛卯初冬写于南海之滨一尘居  

翁奕波先生原为汕头大学学报编辑部副主任,人文社会科学版常务副主编、编审,文学院硕士生导师,潮学研究专家,海外华文文学研究专家主要著作(包括个人与合作)诗集《履痕》、《二叶集》论著《海外华文文学史》、《潮汕文坛漫论》、《潮汕翁姓》等发表论文60多篇小评论200余篇。

 序二

徜徉在钟敬文故乡的田野上

——《广东汕尾民俗漫谈》序

陈春声

  20世纪20年代初,在粤东海陆丰地区一个叫“公平墟”的山区集镇上,一位刚从当地新式学堂陆安师范毕业的小学老师,带着“新文化运动”时期文学青年特有的某种理想、寂寞与苦闷掺杂的情怀,一面学写新诗和散文,一面采录民间的故事和歌谣,投寄到上海和北京的刊物去发表。这位直至晚年都还怀念着家乡故居窗外那盆随风摇曳的兰草,将自己的著作定名为《兰窗诗论集》的青年小学教师,就是后来成为中国民俗学和民间文艺学奠基者的著名学者钟敬文。钟敬文先生当年在北京和上海发表的《读〈粤东笔记〉》、《南洋的歌谣》、《海丰人表现于歌谣中之婚姻观》、《民间趣事》、《中国疍民文学一脔——咸水歌》、《疍歌》和《客音情歌集》等作品,也已经成为中国民俗学史上不可或缺的篇章。可以说,海陆丰民间丰厚的文化积累,培育了钟敬文这位卓越的人文学者,也在中国民俗学的奠基时期,为这个学科枝叶的繁茂,提供了养料和水份。

  1926年,钟敬文先生到广州求学,以后再也没有重返家乡。但终其一生,故乡的风俗民情,一直是他在民俗学和民间文艺学学术道路上筚路蓝缕,坚毅前行的一份慰藉和灵感源泉。离家不久在广州写成的《忆社戏》文中,就有这样的描述:

在我们那南海之滨的故乡,自然社会上的风俗、习惯,不少还是属于中古时代的,其实,在我们这古老的国度里,除了少数的地域,受了欧化的洗礼,略有些变动外,大部分不仍是如此吗?那一年一度的演唱社戏,便是古代风尚的遗留了。……

忆幼年时,每届乡中做社戏之际,便同家人回去观看。乡村中的一切,都使住在市镇的我感到兴味。田沟里游泳着的小鱼,丛林中自生着的野花,山涧上涌喷着的流水,……无一不使我对之喜爱。而且有许多新的同伴的接触,使我有时玩的忘记了饮食。更何况还有社戏看呢?

  1987年2月,钟敬文先生在《中国文化报》发表《老鼠娶亲》一文,离开家乡已有一个甲子,他借着传统年画“老鼠娶亲”的研究,表达了对故乡深深的眷恋之情:

在流行的年画或剪纸中,有一个常被采用的题材,那就是《老鼠娶亲》(或称《老鼠嫁女》)。图中描绘着娶亲(或嫁女)仪仗的景象,俨然人间嫁娶的情况。有花轿、

彩旗、灯笼和鼓乐队等。只是那些“执事”和坐在轿里的新娘(有的还有骑马迎亲的新郎),都是由鼠辈充当的罢了。年画色彩画面主要是红、绿、黑三色。图像是幻想的,但又有一定的现实感。记得我青少年时,在故乡过新年,就非常喜欢欣赏这种年画。直到数十年后的今天,回想起来,不但脑中形象鲜明,而且还情趣盎然呢。

  直至1992年,90岁高龄的钟敬文先生在《兰窗诗论集》“自序”中,还以很长的篇幅忆述故乡的风情,老人充满深情地写道:

时间过去七十多年了。那时的青少年,现在已经成了鹤发鸡皮的老人。而经历了人世的沧桑,那老屋也不知属于谁家——或者已经改变成什么形状了?但是,在我这远离故土的老人的脑海里,那个老屋的窗子和常常摇曳在风中的绿色的吊风兰,每一想起,却仍在鲜明地活动着。这影子可能要伴着我直到有生的尽头。

  再过10年,2002年1月18日,钟敬文先生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公墓举行。在向这位“人民的学者”鞠躬告别的时候,笔者不由得想到上引这段带有淡淡乡愁的话语,也就自然而然地联想到,钟先生家乡民间文化的丰厚土壤,仍有待后起者去拓殖和耕耘。

   这也就是《广东汕尾民俗漫谈》的作者翁烈辉先生邀约笔者为本书作序,笔者不假思索,就一口应承的情感方面的缘由。

  1986年底,钟敬文先生在中国民俗学会第二次学术讨论会上,做题为《关于民俗学结构体系的设想》的学术演讲,其中提到:“人生活在民俗里,就好像鱼生活在水里,两者是须臾不可分离的东西。不管一种社会文化发展程度的高低,都有一套为其社会需要服务的民俗。越是社会不发达,民俗的权威就越大,乃至一切文化都采用民俗的形式。”也就是说,民俗是与民众日常生活须臾不可分离的环境和内容,民俗中存留着民族与社会的文化基因。文化传统一代一代、自然而然地型塑了我们社会许多不言而喻的行为法则,而这些传统在乡土的民间习俗中存留的更多,也具有更加重要的价值。置身于全球化、现代化的话语环境之中,面对着日益“千城一面”的都市化浪潮,我们这些从事民间文化工作的人,也就对一个世纪以来诸多前辈学者的坚守和呐喊,更多了一份理解和同情。也许在许多接受了制度性的现代教育的人看来,不少民间惯习和风俗事物不够时尚,甚至不合时宜,但我们还是得知道,正因为这些融化于每个普通人血液之中的文化习俗,我们才得以成为中国人和岭南人。而这些丰富而多样的传统文化基因,正是在民间社会的日常生活中,在民间社会的氛围和环境中,才得以更好地存续和发展的。也由于社会的迅速转型,我们这一代对民族文化基因的守护和延续,也负有更重的历史使命。

  我们应该从这样的角度,欣赏和理解《广东汕尾民俗漫谈》及类似著作的文化价值。

   烈辉先生毕业于钟敬文先生的母校陆安师范,立志“不致钟敬文先生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孤独者”,从而追寻前辈学者的足迹,长期致力海陆丰地区民间文化和民俗传统的研究,用力甚勤,收获颇丰。本书对民俗风情、民间传说、历史人物、大众信仰广泛内容等做了认真的蒐集整理,持之有故,言之成理,是了解汕尾地区丰富多彩的历史文化传统的不可多得的作品。诚如本书作者所言,“汕尾地区历史民俗文化蕴藏丰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这就需要一批像钟敬文先生一样研究者,他们要以治学为一生,一心一意,视先生为精神支柱,具有探索性地努力奋斗着!”

   徜徉在钟敬文先生家乡的田野上,我们为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有翁烈辉先生这样富于使命感的文化记录者和守护者感到宽慰。

  是为序。

 

2012年2月26日于广州康乐园马岗松涛中

 

 

(陈春声先生,广东省揭西县人,1959年8月出生于广东省澄海县。现为中山大学党委常务副书记、副校长,历史系教授,人文科学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著名历史学家。兼任教育部历史学科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教育部普通高等学校本科教学工作评估专家委员会委员、教育部高等院校学生文化素质教育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史学会、中国经济史学会理事,中国社会史学会常务理事,广东历史学会会长。受聘为国内外10多所大学的客座教授、顾问。)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4-03-0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4956
  • 日志数: 67
  • 图片数: 2
  • 建立时间: 2016-11-01
  • 更新时间: 2024-02-22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