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烈辉,广东汕尾人。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中国民俗学会会员,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广东省疍民文化研究会理事,诗词作品入选《当代中华诗词库》;论文《关于修志的“因”和“创”之探讨》荣获广东省人民政府地志办2016年省地志理论研讨优秀论文三等奖;《南海雄风---汕尾疍民历史文化研究》获首届暨南大学“潮学优秀成果奖”(在全球潮汕学术领域)二等奖,首届汕尾市文艺奖金奖;民俗专著《广东汕尾民俗漫谈》荣获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第七届潮学奖”三等奖,曾多次应邀参加国内外学术活动。

红色宝楼村,峥嵘岁月红军路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3-12-25 19:15:09 / 个人分类:红色宝楼村,峥嵘岁月红军路

红色宝楼村,峥嵘岁月红军路

                                                          翁烈辉

  为缅怀革命先辈,重温革命历史2020年6月27日星期六,我走进毓秀钟灵山清水秀的红色宝楼村,约上宝楼村委员余昭勇同志,我们一起重走宝楼村红军路。

古道是一首沉重的诗,宝楼古道据考古发现,该地约在周代时,就有人居活动烈日下,古道在微风中诉说悠悠岁月意,浓浓红军情宝楼村,位于汕尾市城区东涌镇东南部,距离东涌镇政府约5公里处于山岭围绕之中,域内主要有宝楼山、羊牯岭山、头前山等等,羊牯岭山海拔最高约560米;1964年修建的宝楼水库,属中型水库,总库容达1168万立方米,为汕尾市城区最大水库。因古时候海水从品清湖流入村中,山中有一小溪反向流往东北边的青坑取名倒流,别名宝流,后惯用名宝楼。农耕时代,耕种丰产,鱼米足食,素有“金宝楼、银大化”之称。90多年前,宝楼村周围这些千年古道,红军曾在这里,闯过枪林弹雨,骑马跨枪走天下。站在大山下,古道边,回首宝楼村和村里的汕尾市城区党校(汕尾市城区行政学院),遥想红军当年,我们热血沸腾,弛然神往。宝楼村的红军路,以宝楼村为中心,一条羊牯岭山--东涌崎坑--湖田--汕尾凤山等地;一条羊牯岭山--青坑船坞--红草五雅(康美洞)---红草径口--谢道山--海丰;一条过尖峰山--笔架山--东涌建茶---田墘内湖一带--(分路)到龙溪、建茶、捷胜一带;一条过青坑老厝场--大化--大湖大德岭--陆丰上英一带。我们怀着敬仰的心情,踏上宝楼村--头前山--尖峰山--笔架山--东涌建茶---田墘内湖一带--(分路)捷胜一带的红军路,走着走着,我的耳朵仿佛听到响亮的歌声:

“共产党来好主张

红军来了百姓喜

解放穷人建政权

农民翻身出头天

啊啊!出头天!

金宝楼,银大化

根据地 革命乡

土地革命措施好

番茨米粟给红军

啊啊!给红军!

农军尖镩上战场

配合红军换机枪

羊牯岭岭下磨米粟

送给红军做公粮

啊啊!做公粮!

我们站在红军路上,思绪飘飞、壮怀激荡,遥想海陆丰,在党的各个时期,红旗飘飘,英雄辈出。“农运三雄”之一的李劳工还在田墘南町小学当教员时,宝楼村的余文田(余之田)就与他认识友好。1922年冬,李劳工、黄良渊(化名黄培)、罗宗望(烈士,又叫罗曾,田墘北山人)、蔡纪德(烈士,东涌步美人,红四十九团三营营长)、黄光照(汕尾人)就经常集中在宝楼村余文田家的“楼棚顶”里,开秘密会议。1923年“七五农潮”后,彭湃为了组织一批人来搞农会的运输,余文田就把田墘内湖池兜村的林妈存、陈庆广等数位船工介绍给彭湃,彭湃让他们在田墘内湖池兜村负责组织农会和海上运输。不久,宝楼村余文田家成为中共的一个党支部和革命秘密据点,这个农村党支部,和海丰联安白町村党支部,是我党早期开启秘密活动的两个农村据点,革命者暗中称誉为“双星拱月(海丰县城)”。1925年9月,李劳工和黄良渊在陆丰南塘开展革命工作,因通知他们撤退的交通员迷了路,李劳工和黄良渊同大队伍联系不上,敌军已经占领了海陆丰。他们回海丰时,只好绕古道,经陆丰的浮头、上英,通过海丰大湖,他们走在大德岭的古道时,李劳工要往田墘墟安排同志们的工作,分手时,黄良渊叫李劳工天黑时,一定要到田墘外湖埔上村住宿,可是李劳工因天黑迷路,误入田墘内湖畲林埔村住宿,被陈丙丁的亲信陈貌设计逮捕,9月24日李劳工被敌人押往田墘,英勇牺牲。黄良渊因在老厝场村活动,连夜赶到宝楼村,住在革命秘密据点余文田的家里,群众革命基础比较好的宝楼村,在余文田的安排下,为黄良渊站岗放哨,黄良渊在余文田的家里住了一夜,次日从宝楼村古道通过青坑船坞、谢道山,赶往埔仔洞。李劳工被陈丙丁杀害后,歹毒的敌人把李劳工烈士身上的血衣脱下来,公开售卖,余文田听到这个消息,痛不欲生,他马上叫农会财务余利通过关系,把李劳工烈士身上的血衣买回宝楼村,并为李劳工烈士造了一个衣冠墓。95年过去了,李劳工烈士的衣冠墓,现已在淹没在宝楼水库当中的了。

1923年至1927年,宝楼村农会从秘密走向公开,该村农会会员150人,农会会长余裙明(继任者余谭善,后改名余昭雄),副会长余文印;赤卫队队员74人,赤卫队队长余臬明,副队长余昭营、余林英;少先队(1928年1月开始成立)队员64人,男队队长余瑶明,女队队长余玫瑰(兼);妇女解放协会32人,会长蔡妈爱;余文田的儿女们都参加了革命,大儿子余冯明参加了赤卫队;二儿子余望明参加了劳动童子团;三儿子余瑶明参加了少先队;大女儿余赛纳参加了妇女解放协会;二女儿余玫瑰也参加了妇女解放协会;农会办公地点在该村余氏祖祠。土地革命时期,1927年9月11日,余文田带领宝楼村农军,和青坑农军一起,在黄强、彭小杰率领下,在汕尾工人纠察队的配合下,占领了汕尾。1927年11月5日,参加陆丰县第三次武装起义的捷胜区长蔡绍棠被国民党兵追捕受伤,余文田保护蔡绍棠从陆丰沿古道回宝楼村“三书房”养伤后,13日余文田回陆丰,被推选为陆丰县苏维埃政府主席团主席(《海丰县志》有载,《陆丰组织史》无载)。期间,林道文带领农军进攻捷胜城不下,1927年11月18日,工农革命军第二师四团一个连在黄雍的带领下,前往捷胜城助战,随后,东江革命委员会代表刘琴西也带领红二师小分队前往捷胜城助战,刘琴西路过宝楼村时,宝楼农军也要求一起去打敌人,宝楼农军头顶上戴着写有红字的斗笠,手拿着大刀、尖镩,背着粮食,队伍整齐,威风凛凛跟随着刘琴西队伍前往捷胜城助战,余文田带领着宝楼农军,派余瑶明、余望明、余唐明、余妈利、余顶吹、余昭武等农军队员前往笔架山古道探路,队伍浩浩荡荡地过龙溪村和建茶村,前往捷胜城助战。20日,海丰工农革命军和红二师战士光复捷胜城后,凯旋归来。下面的这一首歌,是描述红军和农军当年打捷胜城胜利后,海丰百姓欢欣鼓舞的盛况:

十一月廿一冬节边。

打了捷胜户户做红丸

彭湃同志红宫红场组织党

组织党团万万年

宝楼农军胜利回乡后,在余氏祖祠面前召开群众会议,余文田主持大会,当时东江革命委员会代表刘琴西同志送给宝楼农军23支步枪,宝楼群众打土豪、分土地、烧田契,一派热火朝天的革命氛围。梁觉群和赖月婵闻知,也带着海丰县赤坑红色妇女粉枪队深入到宝楼,教唱《红色村庄户户做红丸》等革命歌曲。1927年12月29日,海陆丰保安队勾结青坑民团长刘梁诚,突然带队袭击宝楼村,海陆丰保安队和青坑民团把宝楼村民全都赶到圣人公妈庙前,敌人在圣人公妈庙四周架起了机关枪,当天十几名农会会员的房屋被放火烧毁农会会员余派明被当场打死,这时,余文田得知消息,在羊牯岭山边鸣枪惊吓敌人,青坑民团长刘梁诚抓走了余文田的大儿子余冯明、二儿子余望明、三儿子余瑶明、大女儿余赛纳、二女儿余玫瑰和一些农会会员,在东涌和青坑交界处的崎坑路上,余文田一个人拦住民团长刘梁诚的部队,他说道:“刘梁诚,请放走我的村民和儿女,全村只有我一个是共产党员!所有的事由我余文田一个人承担!”刘梁诚和敌人们狂笑道:“抓了一只大金龟,放走一群小苍蝇!”敌人马上放走农会会员和余文田的儿女,并马上枪杀了余文田,然后割头请功去了。余文田同志为了救宝楼村农会同志和自己的儿女,壮烈牺牲。1928年1月中旬,海丰县委委员林信从汕尾港带领一个年轻的哑巴和尚,在余谭善(余昭雄)的引领下,来到了宝楼村的三书房”,说要把和尚引到青坑一个小庙去当庙主,吃过饭后,林信匆匆把哑巴和尚带到古道,避过敌人的封锁线,顺利到达海丰县城。后来得知,哑巴和尚就是团中央派来的陆定一(建国后任中央宣传部长、国务院副总理)。1928年3月2日,敌人四五百人从海丰海城出发,进攻汕尾,黄强、林军杰他们带领海丰东南各区赤卫队,配合红四师一个连在汕尾硫璃径岭阻击敌人,由于未能挡住敌人的进攻,汕尾是日下午为敌人所占领。4日,红四师一个连和海丰东南各区赤卫队五千多人反攻汕尾,进攻敌之营部所在地----汕尾中兴旅店,此时,汕尾海面游戈敌军中山、广金、广庚,飞鹰等敌艇试图在白沙浮登陆。红四师派出一部和农民赤卫队赶到白沙浮,凭山架炮轰击。在汕尾的红军,这时把敌人营长张应良击毙在即将缴敌械之际,敌舰之海军陆战队突登陆,军只得退出战斗。当敌军反扑时,黄娘恩亲率常备赤卫队殿后,抵抗敌军,不幸在奎山村林祖祠门口,中弹牺牲。红四师二连在黄强带领下,和宝楼村70多位赤卫队队员从琉璃径岭撤退到船坞村,然后从古道进入宝楼村休整。在当时,程子华(建国后曾任民政部部长、全国政协副主席)是红四师二连战士,他也参加过这次保卫海陆丰苏维埃的战斗。期间,敌人的追兵从青坑追来,黄强只好带红军从宝楼村头古道撤退,这是一条通往郭厝寮、龙溪、田墘新塘等地的古道,红军撤退到田墘内湖新塘,国民党大兵压境,形势险恶,黄强和林军杰命令林妈存、陈庆广、赖灶鲁、陈安等带领一部分红军和负重伤的红军战士程子华,转移到池兜村澳口,登上林妈存的“三帆乌波”帆船,安全运送到陆丰碣石。黄强和林军杰又带领一部分红军,迂回入古道,回到宝楼村。国民党军在新塘找不到红军,枪杀了四名新塘赤卫队队员,并纵火焚烧新塘。在宝楼村,据郑芸同志回忆“当时倒流宝楼的公厅(祠堂)有农军,但他们无武装,黄强的红军队伍也住在那里,农会长余昭雄,他弟叫昭武,我和黄强的妻子彭淑娟(彭铿,海陆丰“妇运七明星”之首),还有一年纪较大的少阳(陈少阳姐住在农会长家,黄强有个亲戚在倒流,后来形势不好,队伍的流动性大,我和淑娟、少阳仍在倒流,敌人来时,三人被带在一个山洞躲,那个山洞是在石后,很深。另有洞相通,我们进入后用石头掩住,外人是看不出的,我们在里面,敌人在山上打枪,听得很清晰。在那样的环境,我哭过,少阳姐就和我谈心,帮助我。后来,彭淑娟离开了我们,据说出去后被叛徒出卖牺牲。在这白色恐怖时期,红四师二连一部分战士,曾藏身于宝楼村头前山的洞里长达四个多月,由余昭雄派蔡妈爱、余赛纳、余玫瑰等妇女去头前山割草时担粮上山洞,头前山洞怪石嶙峋,植被茂密石头与石头之间的缝隙形成很多天然的石洞人躲藏在里面不易被发现。后来,藏身头前山的红军,在林军杰带领下,化装为民团,带往谢道山渡,骗过国民党五军,顺利到达埔仔洞。现在,人们习惯称呼头前山这些石洞,为“红军”!

    1929年12月,为配合朱毛红军进东江,海陆惠紫四县暴委改为革委,制定进攻海丰县城的暴动计划。3日拂晓,红四十九团300多人及各区赤卫队员向县城发起进攻。此役因配合失误,弹药不足虽未占领县城,但影响极大,东海地区的反动派都逃往汕尾,准备随时坐船逃去香港。红四十九团团长彭桂、政委黄强,北路军政治委员兼三营长林军杰带领红四十九团退到宝楼村、铜锣寨等地休整,他们扩充红军,补充弹药和给养,整顿和训练赤卫队。宝楼村、铜锣寨民拥军爱军,家家户户慰劳红军,为红军缝补衣服,送来粮食与中草药,并配合红军在村外放哨。休整好的红四十九团从宝楼村老厝场村、大化古道上陆丰、紫金打游击。

抗日战争时期,19413月,日军撤出海丰,在宝楼村头前山后面的吊藤山挖掘山洞,作为指挥部及防御性工事,富士部队拨精锐430人,配步枪180支,机枪数挺,战马16匹,无线电一台,镇守险隘吊藤山,海陆丰百姓俗称这些山洞为“日本洞”19435月,中共海丰县第四区区委书记、东纵六支领导许昌炽同志来到宝楼村,积极发展新党员,宣传抗日,宝楼村同志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为海陆丰中心县委提供情报工作,为抗日部队筹集粮食给养。

194532日日本军官铃木少将怀疑宝楼村窝藏中共抗日部队,马上带兵来到宝楼村里,抢掠之后铃木少将余氏祖 汕尾宝楼村概貌

汕尾宝楼村概貌

余氏祖祠

余氏祖祠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4-03-0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4959
  • 日志数: 67
  • 图片数: 2
  • 建立时间: 2016-11-01
  • 更新时间: 2024-02-22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