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思宁 解析萨满文化对思维和心理的作用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2-03 09:20:54 / 个人分类:仪式

瑞士精神分析学家荣格提出了集体无意识的概念, 打破了十九世纪六十年代以来心理学家始终坚持后天环境影响意识形成的环境决定论, 这是荣格何以总是要用神话和文化象征来填补理性哲学和理代科学的空虚, 并借以获得对人类精神完整理解的缘故。 荣格以进化和遗传为基点的心理学结构蓝图, 是对法国人类学家列维·布留尔“集体表象” 理论的进一步发展, 他对集体无意识的发现,成为心理学史上的一座里程碑。
荣格界定的集体无意识概念是指有史以来沉淀于心灵底层、 普遍共同的本能和经验遗存。 遗存既包括生物学意义的遗传, 也包括文化历史的文明沉积。个体无意识从婴儿最早记忆开始, 由冲动、愿望、 模糊的知觉和经验组成; 集体无意识则包括婴儿以前的全部时间, 即祖先记忆的残留, 它的内容可在所有个体那里找到, 由于带有普遍性, 故称集体无意识。 集体无意识的内容是原始的, 以一种不明确的记忆形式积淀在大脑组织结构中, 在一定条件下被唤醒、 激活, 其根源只能在集体无意识中找到, 使现在人可以看到或听到原始意象的回声, 这些原始意象的回声在暗示、 联想和想象的作用下顿悟, 形成过去与现在、 现在与将来混杂在一起的现在意象, 现在意象既不同于过去, 也不完全决定于现在, 在过去、 现在和将来之间参杂了许多想象的内容。
集体无意识是心灵中仍旧活跃的祖先经验和原始文化情结的记忆。 原始渔猎的生产方式, 衣食取之于野兽, 把狩猎所获取的野兽, 视为主宰野兽神灵的恩赐。 在这样的背景下, 萌生的 “万物有灵” 原始意象, 期盼超自然力量来拯救自己, 以萨满文化情结的形式表现出来。 萨满文化情结是原始意象的表达方式, 经过世代的积淀沉积下来, 构成了集体无意识的内容。
萨满文化情结与集体无意识之间存在着相互联系的内在机制。 最初, 萨满文化情结不过是原始意象的表达, 通过不知多少代人祭礼的反复强化, 成为了集体无意识的内容, 进而, 萨满文化情结也就成了原始意象与集体无意识的切合点。 祭礼使得萨满文化情结在表达原始意象的同时, 还与集体无意识重合, 实现了萨满文化情结与集体无意识的互动。 虽然, 祭礼产生于遥远的年代, 经过一代代的传承, 甚至萨满本身都无法诠释其原本意义及内涵, 但是, 却依然作为原始意象的表达, 强
化着集体无意识, 承前启后的给后代带来重要影响。


集体无意识反映了人类在历史进化过程中的集体经验, 个体从出生那天起, 集体无意识就给行为提供了一套预先形成的模式, 这决定了知觉和行为的选择性。 个体之所以能够很容易地以某种方式感知到某些东西并对它做出反应, 是因为这些东西早已先天地存在于个体的集体无意识中。 也就是说, 集体无意识不是后天获得的,而是由遗传决定的, 在先天神经系统反射机能基础上的本能反应或认知, 包含着人类远祖在内的过去所积累起来的经验。 集体无意识作为人类祖先各种原始经验在个体意识深层的积淀, 储存了所继承的人类祖先的各种原始意象, 这种原始意象是祖先的心理痕迹, 有着祖先重复了无数次的欢乐和悲哀的残余。
原始意象是原始人解决生活中各种问题的意象, 具有古老的、 充满感性色彩的性质, 不是干瘪的思维框架和心理框架, 而是欢乐和悲哀、 希望与憧憬、 想像和情感的原始模式, 这一原始模式已经持续存在了若干万年, 并无疑将继续存在下去。 包含在萨满文化情结之中的原始意象, 储存了消除灾祸、 保佑安全、 治病和祈求等方式, 这样的方式与萨满文化心理情结有着内在联系, 而不是具体事件, 但是从那些具体事件积淀而成的。 当这种原始意象受到与其相对应的萨满文化心理情结的刺激时, 就会再现原始意象, 并以现代的方式展开

萨满文化心理情结是原始人与现代人共同拥有的心理情结。 人始终遵循着最为原始的生理遗传的方式, 当然, 这也是人的存在与繁衍方式。 萨满文化心理情结以对超自然的敬畏为前提, 这个过程不单纯是思维过程, 也不单纯是心理过程, 既有存在于思维中的幻想, 也有与这种幻想相关的迷茫情绪, 但是, 行为发生的依据是迷茫心理感觉使然。 幻想由心理感觉使然, 而且这种心理感觉能提取集体无意识记忆的内容, 也就必然与原始意象相联系, 这种原始意象就包含在萨满文化情结之
中。
集体无意识作为人类共同的记忆, 它的提取遵循记忆的提取原则。 记忆被提取的条件是外界或者内部相同信息的刺激。 关于集体无意识的提取,不可能通过现实视觉或者听觉的信息, 因为与当
时情境相对应的是原始的满族语言, 现在集体无意识信息的提取只好仰仗萨满文化心理情结的心理感觉, 这种感觉与原始时期的满族祖先是一致的。 也就是说, 激活集体无意识的刺激, 不是来自于外界, 而是来自于内部, 意象与神经活动成为连接过去与现在信息的通道。 即使萨满文化的处境随
着时间而演变, 而且人类思维已发展到相当的高度, 但是, 意象与神经活动依然是原始的方式, 也正是这种方式, 实现了过去与现在的联系。 这不仅是理论上的论证, 现实也找到了依据。
在交通不便和信息闭塞的时代, 跳神者和能掐会算者的身份是公开的, 遭遇天灾病热或者怪事时, 肯定要找跳神者驱灾辟邪, 遇有婚姻和升迁之类的事情要找能掐会算者掐算, 对求神十分崇拜,尽管有些问题不是求神能解决的问题, 但是, 那种求神的神秘感, 似乎在遥远的潜意识中呼唤。 原始人的思维极其简单, 但是, 作为一种思维方式, 是心理欲望的表达, 这种欲望就是萨满文化心理情结。 信奉萨满文化的满族后代对求神的易感原因, 只能从集体无意识中去寻找。
研究中发现, 对跳神与掐算的期待, 不是源于传统文化对现实的影响, 而是集体无意识的作用使然。 求神者所做的一切, 都来自于集体无意识产生的心理需求, 并且将求神的过程作用于思维层面, 一切都是按照思维层面的模糊记忆展开的。 求神者将自己的困惑和要解决的问题说出后, 跳神者胡乱地说一阵子, 求神者会很认真地倾听, 尽管求神者对跳神者的话格外注意, 即便是听不懂,也不自觉地有了听懂的感觉, 这就是萨满文化心理情结的作用。 萨满文化心理情结是在现实生活中
无法解决问题的一种期待, 经过跳神者的暗示, 以及思维的联想, 使得过去与现在、 真实与虚幻连成一片, 可以获得心理安慰。 假如没有跳神者这个特殊角色, 求神者心理是不能满足的。 跳神者所说的话不仅没意义, 而且经不起推敲, 但是, 求神者不会去推敲, 也不需要推敲。 尽管有的求神者知道没有什么真实的效力, 对受骗决不后悔, 也不产生任何怀疑。
这样的心理欲望或需要, 来自于集体无意识的需要, 这种需要是集体无意识嵌入的, 是萨满文化情结嵌入到集体无意识之中的, 经过萨满文化心理情结提取出来, 成为心理需要, 这种心理需要经过世代变迁, 已没有什么意义, 解决不了实际问题, 而且, 有更多的科学方法可以解决这些问题,
但是, 这种心理欲望依然不能消除。 其根源就是萨满文化心理情结作用于集体无意识, 集体无意识中的记忆被激活, 为心理问题提供思维模式, 产生欲望, 这种欲望既是心理的, 也是思维的, 是原始心理和思维的再现。


分享到:

TAG: 法国 决定论 瑞士 神话 心理学家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我的栏目

日历

« 2020-07-10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9648
  • 日志数: 90
  • 图片数: 5
  • 建立时间: 2016-01-06
  • 更新时间: 2016-05-09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