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为什么这样?——来自对民俗学内的一点看法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1-26 22:40:06 / 个人分类:仪式

    到民俗博客之前,我就阅读到了比较多的民俗学方面的资料了。而且,我对民俗学资料的阅读是带有一定目的去阅读的。我说的这个阅读与其说阅读不如说是在寻找。我在民俗学资料里面寻找什么呢?我在民俗学资料里面寻找我的专业方向中的内容——体育。在找的过程中也找到一些相关内容。这些内容主要是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体育领域内部学者描述的一些叫做传统体育、民俗体育、体育人类学之类的内容。资料来源也主要有通过田野调查方法。另外一个方面是其他学科的学者记录的一些有关体育的内容。这些学者记录的内容大多数是附带性地记录,有的甚至不叫体育而叫做舞蹈或者游戏。比如东巴跳有些学者认为是舞蹈,体育领域的学者认为是体育(武术)。
    刚刚又在中国人类学网阅读了一些资料,包括一些人类学大家如凌纯声、王铭铭、萧梅等。我在寻找的过程中仍然发现,这些大家的资料里面,都是一些宏大的命题,我所要寻找的体育没有多少的笔墨——要么闭口不谈,要么用其他词语代替。比如萧梅在介绍凌纯声《松花江下游的赫哲族》的时候,有这样的内容“描写萨满信仰,其每一位神祗、每一件器物、服饰的每一个部分的细节、象征和功能都有详述;仪式描写,注重角色、时间、路线、方位、进行的现场场景以及舞蹈(跳神)的表演动作、过程等等。比如萨满跳神之鼓舞,先生并没有直接为舞蹈分类,而是在形象化的动作、细节描摹之后,才总结为立舞、抠舞、蹲舞的概括(142--144)”。这就是说该书我要寻找的体育内容是在“跳神”中。
    并且,我还发现,在这些大家记录的有关体育的内容时,对这民俗中的有关体育的内容没有客观真实记录,或者不记录或者遗漏一些重要内容。遗漏的重要内容是什么呢?遗漏的重要内容我认为是攻击性的内容或者是暴力性的内容。或者对这些民俗中的攻击性、暴力性的内容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消减和美化。
    这是什么原因呢?什么原因导致这种对攻击性或者暴力性内容的消减、美化或者遗漏呢?我觉得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说。一个方面是从政府层面来说。政府是希望自己的辖区范围内,是和谐安定团结,不希望出现攻击性、暴力性的事件发生,对出现的攻击性、暴力性的事件是严加管理和控制,甚至用攻击和暴力。这当然是作为政府应当和应该要做的事情。这样做的结果,或者长期这样做,就会在自己的辖区范围内的人民的攻击性、暴力性处于不断消减和弱化,甚至连一些民俗活动中的带有假斗性质的内容被压制、取消。另外一个层面,就是学者层面。学者在研究自己的内容时,很大程度要迎合政府的需要(这也是学者的目的之一),就会有意无意对自己研究的内容中的攻击性、暴力性的内容进行一定程度的回避、遮蔽,甚至倾向性地认为攻击性、暴力性内容。比如研究“攻击性”的心理学学者大多把“攻击性”作为一种负面的整个社会回避的概念,而不去探究、宣传“攻击性”的积极性的正面的内容(我认为积极性攻击分为庆典性攻击和驱邪性攻击)——有助于提高国民体质。
    这样,在两股力量的长时间进行中,这个辖区内的人民的攻击性、暴力性就会慢慢地打滑磨平,消减美化了。
    说到这里,就对中国足球为什么这样有一定的认识了。我觉得我党目前对中国足球的改革,确实是有很大决心和很大动作。可以说是有计划、有行动地大刀阔斧在全国搞起来了。但是,从我个人在足球实际改革行动中所看到的事实来说,仍然是换汤不换药。足球改革的行动没有多大起色。在我们学校所进行的足球改革实际行动中有一个重要的培训活动,可能培训的场面是好看和受到重视。但是从这些学院的本身的足球思想、自身足球素质以及教员的足球思想、足球素质来看,仍然是老一套(有些学员不是足球专业的)。这样的培训之后所能够带来的效果可能是很理想就很难说。
    

TAG: 博客 而且 民俗学 人类学 中国足球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我的栏目

日历

« 2019-07-16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8240
  • 日志数: 90
  • 图片数: 5
  • 建立时间: 2016-01-06
  • 更新时间: 2016-05-09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