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槐树真的睡了,坐下唠唠嗑儿吧~

[石鸿]卷轴里的村庄——济南市历城区鲍山街道路家村田野随笔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6-27 10:05:15 / 个人分类:《中国海洋大学报》田野采风专栏系列文章

编者案:本文系《中国海洋大学报》“田野采风”专栏系列文章


插图:路家村牌坊。



插图:作者和她的导师王加华(中)、同门孔文丽(左)在路家村调研时合影。



四月的时光正好
从原野向乡间走去
天空飘洒着忧郁的细雨
细细诉说着村庄的故事
田野是邂逅
每一段倾诉背后
都有一个动人的故事
清风拂动路边的尘土
是起点亦是归宿
炊烟中飘来的动听音符
迷失在无人的院落
无意间零落的种子
悄然在心田绽放



  2015年4月,我第一次和一个叫做路家村的村庄邂逅,时值谷雨前后,天空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细绵忧愁的雨水沁湿了村口的石桥,我打桥上走过,微风用清润的双手替我拂起勾在耳后的青丝。

  村庄是每个人对田园生活憩想的落脚点,走在清雨洗净的石板路上,再挽起裤脚,走到田间,泥土的清香在鼻息间流淌,一个脚印埋下一颗种子,在不经意间孕育了希望。

  但路家村不是我记忆中的村庄。

  村口所立的牌坊经淅淅沥沥的雨水打湿,滴滴答答地裹挟着陈年的尘埃落在了白色的裙角。在院落间,小道上,静谧得只闻见呼吸,没有孩子们嬉笑打闹,也没有鸡鸣犬吠。多有门庭紧闭,偶有几家虚掩着门廊,却望不到院落的尽头。

  村庄的南边有一座钢铁厂,身处大时代之中的它也在这场小雨中回想起了那个一九五八。1958年是一个平年,但其时的中国大地上却不怎么太平,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被相继提出,上行下效,路家村也扬起了“三面红旗”,于是有了济南钢铁厂在路家村边的建成。而五十七年后的今天,那股曾经沸腾的热血早已平静下来,小雨中,废弃的厂房幽怨地向人们娓娓诉说着已过去的“荣光”。

  对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来说,今天和1958年一样,是历史路径的时间结点,其路径改变会对村落造成极大影响。而这样的改变是被动的,一直以来,这种被动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并不鲜见。

  一切都会成为历史,历史终将被淡忘,但路家村的存在,会给走进它的人们展开不同的画卷。走在齐整的院落间,隐约间,村庄似乎一下子便热闹起来,仿佛回到了从前,有孩子从身边跑过,嬉笑着邀我走进已经远去的元宵节灯会———那一年的元宵节,街道上已经挤满了人,人头攒动中总会有踩高跷的文八仙远远地走过来。文八仙的高跷大约有1米多高,高跷上的人穿着对襟长裳,抹着格外醒目的眼影和水彩,四平八稳地走着;其中偶尔会有貌似武艺高强的人踩着半米多高的高跷跳上跳下,这便是武八仙,他们脸上抹的水彩比文八仙还要夸张。上演的节目包括白娘子撑伞闹许仙、青蛇传等,一些民间故事在新的语境下被编排为村民们喜闻乐见的新故事。

  平日里闲静的村庄被锣鼓唤醒,飘扬的彩旗所至,人们纷纷放下手中正在编织的箩筐,离开房屋融入了人群中。街上还有龙灯、跑旱船、跑毛驴、扭秧歌的表演,为了欢度元宵,大家都热热闹闹地聚在了一起。

  最有趣还属那傻小子,傻小子一上场便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夸张的彩妆和滑稽的动作,扎着半米多高的高跷,时而后翻跟头,时而劈叉,每个动作的衔接都是勤学苦练的成果,其气场之足令人不得不称奇。傻小子是这场表演中的重要丑色,丑角由先秦的俳优发展而来,俳优天生所带的讽谏、娱乐、幽默等特质,与傻小子在这场狂欢中所扮演的角色正相当。在傻小子上场后,观众的情绪很快被调动起来,愉悦的喧嚣暂时冲破了村庄日常生活的常态。

  在闹元宵的“非常”状态中,人们纷纷放下手中活计,加入了这场村民狂欢。集体狂欢较之日常生活很不一样,这往往使村民间的交往更具有开放性、对话性,也更具包容性。

  传统社会中严格的等级区别暂时被抛离,狂欢的人群有着一种更为民主或自由的秩序。在现实生活的重压下,这样的狂欢实际上往往充当着村庄生活安全阀的作用,村民们可以在短暂释放后得到新的能量。因为狂欢还“在一种公众欢迎的表演中,暂时缓解了日常生活中的阶级和阶层之间的社会对抗,取消了男女两性之间的正统防范。”(钟敬文文学狂欢化思想与狂欢》)有限的观看表演的剧场空间催生了节庆的群体性,剧场式的舞台、表演和观众等元素,最终把闹元宵融为一种集体性的狂欢,这从另一个层面上丰富了村庄生活的多样性,也是村庄生活的另类展现。在这种狂欢节视域下的非常态村庄生活中,怪诞、欢笑与日常耕作等皆构成了村庄生活的完整性。

  村庄生活鲜有娱乐活动,所以元宵会的灯会对村民们而言相当于暂时摆脱枯燥生活的狂欢。在年节即将结束,村民们需要作好投入到新的劳作生产中去的准备之时,狂欢便是迎接两种生活状态交替的仪式性活动。

  然而,或许“狂欢式的所有的形象都是合二而一的,它们身上结合了嬗变和危机的两个极端”,正是在这样的嬗变与危机中,政府开始干预村民的这场狂欢,2015年的元宵节,路家村反传统地呈现了日常村庄生活的安静。

  以往欢乐的节庆喧嚣渐渐飘散在了乡间湿润的空气中,不同时空卷轴里的村庄,亦有不同的画卷,从田间再走向原野,这便是我记忆中的路家村。

作者简介:石鸿,女,云南玉溪人,哈尼族。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民俗学研究所2014级研究生
原文载于:中国海洋大学校报 - 第1937期(2016年6月2日) - 第04版:副刊

相关阅读:

TAG: 济南市 历城区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大耳朵

大耳朵

中国海洋大学14级历代民间文学与民俗文化方向李扬门下硕士喽罗兵,大耳朵,不是图图。

日历

« 2020-08-04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8190
  • 日志数: 28
  • 建立时间: 2015-01-02
  • 更新时间: 2016-07-04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