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槐树真的睡了,坐下唠唠嗑儿吧~

[王学义]回望田野——小卖部与储君庙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5-28 12:05:00 / 个人分类:《中国海洋大学报》田野采风专栏系列文章

编者案:本文系《中国海洋大学报》“田野采风”专栏系列文章


插图:田野访谈,拍摄于2012年10月1日。



  转眼间,研究生毕业已经三年。偶有闲暇时不经意翻看自己的硕士毕业论文,当年田野调查的一幕幕便如电影镜头般从眼前一一浮现。

  研一下学期时,我同导师商量毕业论文的选题,导师问我自己的想法,我只是说想要做民间信仰方面的研究,并没有具体的想法。导师见状便建议我做赣南地区的水神信仰,并建议我做田野调查,让论文更有生命力。

  当时,我对田野调查了解并不深刻,便找来一些田野调查方面的书认真研读。在仔仔细细地阅读了汪宁生的《文化人类学调查——正确认识社会的方法》、董晓萍的《田野民俗志》及江帆的《民俗学田野作业研究》后,自己对田野调查的理论和方法有了初步的了解。按照老师的指点和自己的想法,我将自己的毕业论文选题定为赣县储君信仰研究,重点是对其信仰仪式进行研究,田野点选在了赣县储潭镇,这里的储君庙是储君信仰的重要物质载体,是储君信仰的中心区域。

  一番准备后,我便踏上了田野调查的“征程”,但没想到一进田野,我就傻眼了。我是北方人,而我的田野点却位于江西赣州——客家人聚居的大本营,当地人所说的客家话让我感到一头雾水。我尝试着从当地人中给自己挑选“翻译”,却发现当地会说普通话和客家话的人基本都外出打工去了。语言的差异让我的田野调查顿时陷入僵局。一时不知所措的我选择去储君庙对面的小卖部撞撞运气,没想到在小卖部居然找到了自己的“翻译”。这位“翻译”,便是小卖部的店主朱阿姨。朱阿姨年轻时是村里的会计,曾经多次在外参加会计业务知识培训,结婚后又同丈夫在外打过工,普通话非常流利,她自己又是土生土长的客家人,客家话对她而言更是不在话下。

  有了翻译,调查看起来似乎顺利了许多,但几天调查下来,新的问题又出现了。因为自己不是本地人,调查的主题又涉及当地百姓日常生活中的精神世界,许多受访对象对我有很强的戒备心理,回答我提出的问题总是似是而非,吞吞吐吐,有的干脆直接回绝我访谈他们的要求。得不到访谈对象的认可,就无法得到一手的资料,田野调查再次陷入困境。

  怎么办呢?我决定再次到小卖部去碰碰运气,一连几天,我都待在储君庙对面的小卖部里看他们打麻将,跟他们拉家常。随着时间的推移,经常到店里玩儿的许多人渐渐跟我熟悉起来,起初我照例跟他们聊聊家常,后来当他们得知我是研究生,到这里是研究他们信仰的神灵储君的时候,便慢慢跟我熟络起来,主动跟我讲许多与储君信仰相关的事情,我也抓住机会,顺势从他们口中了解到几位对储君信仰和当地文化了解较深的人,并将他们列为我的主要访谈对象。这段经历,让我逐渐明白,田野调查除了运气,耐心更为重要。

  有了当地人的引荐,我顺利地接触到了几位主要的访谈对象,并对储君信仰有了初步的了解。接下来,就期盼着亲身参与到储君庙举办的庆祝关公诞辰(农历五月十二)庙会和庆祝储君诞辰(农历七月二十四)庙会中去,但最早迎来的却是当地人庆祝端午节举办的赛龙舟活动。储君庙里除了供奉储君之外,还供奉着关公、龙王、“三清”、“四大天王”和赣江十八滩滩神,以“水”为中心,架构出一套储君庙内部特有的神灵体系。端午节前夕,各村的龙舟代表队陆续来到储君庙祭拜神灵,龙船点睛后下水,各龙舟队陆续下水训练。端午节当天,他们将龙王神像抬到赣江边上,让龙王“观看”比赛,赛后聚餐庆祝并再次祭拜储君庙的神灵后封船。几天的全程参与,让我获得了许多第一手研究资料,也让我的研究思路发生了改变。

  在这次活动期间,我接触到了一位储君庙理事会的“边缘”人物,他向我透露了储君庙2006年重修期间的一些事情,让我颇感兴趣。随后,我查阅了一系列的资料,发现储君庙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庙,据清同治年间《赣州府志》记载,自宋朝到清朝的近千年时间里,储君庙有六次重修的记录。加上1993年和2006年的两次重修,储君庙先后历经八次重修。这让我充满了好奇,是什么力量支撑储君庙得以不断发展?历次重修经历了怎样的过程?这期间有怎样的故事

  带着这些疑问,我顺藤摸瓜,继续访问并在接下来储君庙举办的几次活动中重点对理事会举办活动的运作机制进行了仔细的观察。通过资料的不断累积,我逐步改变了自己原来的研究储君信仰仪式的思路,将研究的重点放到储君庙内部的运作机制和储君信仰与地方社会的关系上来,并尝试以2006年的重修为重点,对研究主题进行阐释。

  在历经几个月的田野调查后,带着满满的信心和积累的丰富资料,我回到学校开始了自己的论文撰写,期间又重返储潭镇做过几次短暂的田野调查,主要是补充资料,完善论文。最终,我按照学校规定的时间提交了《赣县储君信仰》的毕业论文,顺利通过答辩,论文还被评为学校当年的优秀硕士论文。带着这份属于来自田野的殊荣,我回到山东,参加工作。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已是三年。回望当年的田野调查,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在这次长达几个月的田野调查中,问题不断出现,我一次次失望后又一次次坚持下来,最终得以顺利完成论文。坚持的力量让我在后来的工作中受益匪浅。面对众多的访谈对象,他们的真诚和帮助,让我一次次树立战胜困难的信心,让我真切地体会到客家人的热情与他们带给我的感动,这份感动也一直延续到现在,我与他们当中一些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至今仍保持联系。当然,还有田野中的那些无法用文字书写的酸甜苦辣,都成为我人生前进道路上不竭的动力。


插图:笔者与访谈对象在储君庙内合影,拍摄于2012年11月。



作者简介:王学义,男,山东省邹城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干部,中国民俗学会会员。

原文载于:中国海洋大学校报 - 第1936期(2016年5月26日) - 第04版:副刊

TAG: 大学 文章 中国海洋 小卖部

Silver的小屋 引用 删除 silver   /   2016-05-28 19:00:22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大耳朵

大耳朵

中国海洋大学14级历代民间文学与民俗文化方向李扬门下硕士喽罗兵,大耳朵,不是图图。

日历

« 2019-11-23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7569
  • 日志数: 28
  • 建立时间: 2015-01-02
  • 更新时间: 2016-07-04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