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槐树真的睡了,坐下唠唠嗑儿吧~

[郭星]壮族村寨中“活着”的神话——云南省西畴县“女子太阳节”调查记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3-27 15:09:44 / 个人分类:《中国海洋大学报》田野采风专栏系列文章

编者案:本文系《中国海洋大学报》“田野采风”专栏系列文章

  此次由云南民间文艺家协会组织的田野调查位于文山州西畴县,调查内容是“女子太阳节”祭祀活动。按照带队老师的安排,我满怀期待的展开了调查前的案头准备工作。由于当时相关的学术研究成果还比较缺乏,因此我只好利用州县的“三集成”来查阅“女子太阳节”的相关资料,来对于它的文化背景做一大致了解。

  “女子太阳节”是西畴县上果村的传统节日,在当地的传承已有千年,目前是省级和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我们这次田野调查的主要任务是观察记录节日祭祀仪式的全过程,搜集整理与节日神话有关的文本。这对于从小生长在中原地区的我来说是一次极其特别的田野体验,也是我在“尚未崩溃的神话王国”——云南的第一次神话考察之旅。

  每年农历二月初一,西畴县上果村壮族村民都要举行“女子太阳节”祭祀活动。关于“上果村”,地名志解释:“上果”,壮语即“探果”,有“源头”和“躲藏”之意。我们可以暂时将它理解为“壮族文化的源头和太阳躲藏的地方”。这一村名引起了我的好奇——究竟上果村的村民们讲述着怎样的神话呢?


(图一:左边为太阳山)



  在上果村村头,我们开始了第一天的田野考察工作。身为壮族的县委书记为大家讲了太阳节的神话故事。随后我运用神话“母题”的方法将其概括如下:十二个太阳并出;朗星射日;最后一个太阳躲藏;乜星寻日;路途生女;寄养上果村;几年后寻日不得,哀哭村旁;母女相认;感动太阳;村中女子沐浴祭祀;化作飞鸟驮日升天。正是这一神话,不仅使上果村成为了“射日神话”的重要演述场地,而且还传承了千百年来的祭祀仪式。

  祭祀活动的第一项仪式是年满十六岁的成人女子在村边鸡街河中沐浴净身,换装后前往太阳山。在田间的岔路上男女被分开,只有成年女子可以去河边,男人们需要远离,也包括随行的调查人员。在树丛后,我听到了潺潺流水和嬉戏歌唱的声音。由于我是成年女孩,在征得了大家的允许后,也脱下了鞋袜,下到清凉的河水中,与当地壮族女子嬉水玩耍,贴近观察对象,体验那份净洁与欢快,聆听她们那悦耳的天籁之音。女人们认为这样可以去除污垢,以更加纯洁的身体和灵魂来参加祭祀太阳的仪式。

  太阳山祭祀仪式在正午太阳当空之时举行。太阳山位于村寨西侧,山头平缓,树林郁郁葱葱,祭台位于中央。主祭司布摩是男性,还有几位男性助手。在山脚的小路口,横放着一截树枝,它是神圣与俗世的“阈限”,表示着村寨中无关的男性和未满十六岁的小女孩都不得在此时上山。

  我们随着祭祀队伍一起来到太阳山,记录完整的太阳祭祀仪式。一路上女人们挥动着白毛巾,用壮语呼喊着“找着太阳咯!”,主祭司布摩穿着整洁的祭祀服装,为即将到来的祭祀仪式做认真的准备。祭品有献祭的红公鸡,有用“朵亨”花染色的黄糯米饭,整个祭祀现场充满了肃穆、敬畏和神秘的气息。我想,这也许便是神话的力量吧!


(图二:祭司祭祀太阳仪式,正中间的老人为祭司)




(图三:祭司祭祀)



  祭祀仪式正式开始。首先由参加祭祀的女人们分段唱诵《祭太阳古歌》,内容便是太阳神话的情节,歌声舒缓悠扬,极富叙事性。接下来,祭司布摩请太阳,布摩在祭祀台上献上各种牺牲,杀鸡滴血,摆放金黄糯米饭,跪拜、燃香、上香,祭台前围成半圆的女人们又开始唱诵古歌,在歌声中送太阳升空。我抬头看看头顶上刺眼的太阳,感受到了天地间的温暖。仪式结尾是把第一碗黄糯米饭给今年村里满十六岁的女孩子吃,标志着女孩成年,从此可以谈恋爱了。随后其他人也可以吃黄糯米饭,表示一年中的吉祥平安。祭祀中保留了女孩子的“成人礼”,是上果村神话祭祀仪式的独特之处,我想这是对古歌中颂扬的千辛万苦寻找太阳的乜星和长大成人的女儿的“嘉奖”吧!正是女人们一代又一代的辛苦和担当才有了生活的幸福。


(图四:祭坛及祭祀的黄米饭)



  在整场祭祀现场中,除了祭司、记者和学者,没有当地其他的男人。在跟随着妇女主任回去的路上,我发现男人们都在各自的家中忙碌着。妇女主任告诉我,今天女人不需要承担家务,“女子太阳节”是女人自己的节日,而男人们要在这一天体验女人操持家务的辛苦。

  这一天晚上,全村女人集中在小河边的田坝里享受着男人们做出来的晚餐。整个席间只有女人,大家在杯盏交换中笑声不断。只有等到女人们全部用完晚饭,男人们才能在村委会的小院里开席。夜幕降临,男人们还在猜拳喝酒,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酒香和女人们美满幸福的歌声。

  提着寨老送我的几瓶香米酒,在返回县城的车上我仍在沉醉,沉醉在这独特的田野经历之中。我体味到,神话并不只是老奶奶口头上或者书本上的传统叙事,它还鲜活的生存在民众的“生活世界”之中。千百年来因为农耕,人们在周而复始的年轮交替中感受自然,依赖着日月交辉,用传统的祭祀仪式祈祷幸福,构成了“天人和谐”,保留和享受了这最质朴的民俗节日。我在写这篇田调札记时,西畴又被命名为壮族“童谣”之乡,这一切都预示着吉祥甜美的生活啊!

作者简介:郭星,女,云南大学人文学民俗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原文载于:中国海洋大学校报-第1923期(2016年1月15日)-第04版:副刊

分享到:

TAG: 神话 云南省 西畴县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大耳朵

大耳朵

中国海洋大学14级历代民间文学与民俗文化方向李扬门下硕士喽罗兵,大耳朵,不是图图。

日历

« 2019-11-20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7569
  • 日志数: 28
  • 建立时间: 2015-01-02
  • 更新时间: 2016-07-04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