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槐树真的睡了,坐下唠唠嗑儿吧~

老爸的谋生之路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01-03 09:14:32 / 天气: 热 / 心情: 平静

旧作


图:春季载种西瓜


老爸在将近三十岁的时候才结婚。今年,老爸已经五十四岁了。但是,大致说来,我只是对于老爸二十岁之后的人生有所耳闻,有所目见。因此,关于老爸的往事,我只好从近三十余个春秋写起。一提到老爸的人生往事,我的头绪颇有些纷乱。因此,我就从老爸的“谋生之路”说起吧。之所以用“谋生”一词,而避开使用“工作”,是因为对于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民来讲,“工作”之说,实在是并不是十分恰当。

老爸曾经在我村的造纸厂打工,这大概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的事儿了。关于这段往事,老爸似乎并未对我提及,我是在一次偶然的谈天中听家中的大伯和哥哥提到的。对于村子中的造纸厂,我至今还有一些模糊的印象。在我读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我经常会跑去那个地方玩耍。当时的造纸厂只剩下了残破的厂房,还有七八个大型的洋灰池子,已经许久以来不再经营产业了。后来,随着于坊黄瓜市场的渐渐兴起,那块地皮应该是被村子中的大队买下,一度成为了于坊黄瓜市场的一部分。后来,随着光阴流转,我已经绝然不见了它往日的踪迹。关于老爸在纸厂上班的工资水平,我不得而知。但是,我听家中的哥哥说过,在八十年代中期前后,大伯有一段时间经常外出跑买卖,碰到好运气的话,一天可以挣到五块钱。以此推算,想必老爸在纸厂上班的日工资也就是在两三元左右吧。

大约在我十岁之前,也就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老爸是以“喝榆皮”(喝,在于坊老家为方言,大致是“吆喝买卖、收取××”之意)为生的。关于老爸的这段谋生往事,我是亲眼所见、亲身所历的,因此,言说起来,方便了许多。榆树,在我们这个地方,是比较常见的一种树木。但是,在当时的农村地区,貌似榆树的可用之处并不多。记得爷爷还在世的时候,一位远房家族中的老奶奶去世了,他家儿子前来询问是否可以用榆树做一口棺木。当时,爷爷说:“用榆树做棺材不太好,老人们常讲‘榆木脑袋’的说法。”但是,凡事都无绝对可言,榆树的树皮却是制作寺庙上供所需香火的上等材料。于是,在老家地区,“喝榆皮”成为了上个世纪末风行一时的行当。

当时,老爸有一辆半旧的自行车,二六的车轮。每天清晨,老爸都要骑上自行车到周边的各个村子去,走街串巷,吆喝着:“喝榆皮来,有卖榆皮滴唛……”。当找好卖家之后,老爸还要刨树、伐树、割树皮、捆扎,……。总之,活计并不是十分轻松。在老爸自行车的后座上,搭着一根横木根,他将割下来的榆树皮,捆扎好之后,左右各担一大捆儿,约一百来斤,多时可达一百五六十斤。然后,老爸就骑着自行车将榆树皮带回家,到村内之后,到“收榆皮的”家中将榆树皮卖掉。当时,榆树皮的价格并不高。在九十年代初,一斤树皮大致在5分钱至8分钱之间,到了九十年代末的时候,一斤树皮大约就涨到了25分钱。因此,老爸一天的“工钱”,也由五六块钱上涨到了十余块钱。

在“喝榆皮”的行当,老爸大约做了十年之久。在这之后,老爸就去保定的工地上打工了。在工地上,老爸主要是做些搬砖、除灰之类的杂活累活。在这期间,除了零星的几个月来回跑宿,其余的,老爸基本上都是在工地上吃住了,十天半月左右回家一次。在二十世纪初,老爸每天的工资大约是十八块钱。这样算下来,月工资只有五六百块钱。我记得,有一年老爸发了工资之后,从保定买回家一台录音机,可以放磁带的那种,大约花了二三百元钱。到家之后,老妈问老爸怎么少了半个月的工资,老爸如实交代——买了一台收音机。因为此事,老爸和老妈还大吵了一架。到了2006年前后,老爸的月工资就涨到了一千二百块钱左右。那一年,我家买了第一台手机,牌子是诺基亚的,只有基本功能,其中机子自带的游戏是贪吃蛇、俄罗斯方块。但是,在当时,它的价格大约是九百多块钱。

我在2006年到2010年期间,就读于徐水一中。当时,老爸总是翻看我的初、高中物理课本。我一时好奇,便问他怎么会看起这些东西来了,他说想要学习一下课本中线路方面的知识。之后,我又陆陆续续地给老爸买了几本电工专用的书籍。渐渐的,老爸便学会了安装电线、布置开关,等等。因此,在街坊四邻内,谁家的线路出了问题,都会找我老爸帮助解决问题。现在,老爸主要是靠为别人家安装电线来养家糊口。如果碰到好活儿的话,每天大约能够挣到一百五十块钱。但是,在老家地区,并不是总有活儿干的,其余的时间,老爸还是会去保定工地上打工。现在,老爸主要是在工地上做一些安装电线之类的活儿,较前些年的打工生涯来说,活儿还是轻松了不少。

当然,除了上班以外,务农也是我家的一大谋生之道。在我读小学之前,到我现在读大学之后,我家几乎年年都是春季种西瓜,秋季种黄瓜。每年两季的瓜果蔬菜,应该是我家一年之内最累的农活儿了。而且,我家由最初种植的两三亩地,已经渐渐过渡到了现在的七八亩。但是,从前两三年开始,我家已经不再种秋黄瓜了。这主要是由于我村“黄瓜市场”的渐渐萎缩。我们这个地方距离保定市区较近,因此,许多人选择了进城打工,而放弃了种植黄瓜的养家之道。曾经,在三里五乡之内闻名的“于坊黄瓜市场”,现今也已经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功能,变为了一个废品收购站。

除了上班和务农之外,我家还断断续续地做过几年买卖。在我读小学的期间,我家在冬季里经常会贩卖苹果。当时,我叔也贩卖苹果。但是,与我家不同的是,我叔同时还贩卖橘子、西瓜等等。我偏偏喜爱吃橘子,不爱吃苹果。于是,我总是去我叔家吃橘子,当时,我是多么天真的希望我家也贩卖橘子啊。在我读小学之前,我家还养过几年的狗羊和猪,当时我家还有羊圈和猪圈。关于猪的话,并没有什么可提的。在上个世纪的农村地区,我们这个地方几乎家家户户都养过猪。但是,针对狗羊,我还是可以多少啰嗦两句的。狗羊是不是山羊,我不太清楚,只是村里面的人都这样称呼。狗羊是一种极其不安分的家畜,生性顽皮,我家的狗羊就曾经蹬着猪圈棚爬到了墙头之上。我记得,小时候,我经常会跟着老妈去河坡上放羊,有时候,我还会骑着狗羊玩耍。

时光远去,当旧影渐渐消失的时候,三十余年的光阴转瞬即逝。或许,老爸已经淡忘了这些匆匆岁月。但是,这些往事却常驻我心,每当回首之时,颇有恍如隔世之感。

 

2014815

甲午年七月二十于坊老家宅内初稿

2014825

甲午年八月初一于坊老家宅内修改 

分享到:

TAG:

大耳朵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大耳朵   /   2015-01-06 18:28:23
原帖由车前子于2015-01-06 14:39:42发表
这文章写的好,真切。


车前子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车前子   /   2015-01-06 14:39:42
这文章写的好,真切。
奴本多情 引用 删除 补桐书屋   /   2015-01-03 21:24:28
5
Silver的小屋 引用 删除 silver   /   2015-01-03 15:50:08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大耳朵

大耳朵

中国海洋大学14级历代民间文学与民俗文化方向李扬门下硕士喽罗兵,大耳朵,不是图图。

日历

« 2019-08-22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7425
  • 日志数: 28
  • 建立时间: 2015-01-02
  • 更新时间: 2016-07-04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