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萧南浦的字纸篓;http://www.douban.com/people/3110829/

小世界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6-03 16:52:51 / 个人分类:野狐的龙门阵

 

弟弟说可能去肯尼亚,公司派驻工作。我觉得弟弟去工作是好事。肯尼亚在中非,常年凉风习习,自然风光优美,高甸草原上斑马、野鹿奔走,成群的火烈鸟聚集在水草丰茂的湿地。

我总想起何勇唱的《非洲梦》:

我们就住在茅草房的里边

我要用鲜花给你做件衣裳

小鸟儿一叫,我们就起床

树上的水果是最好的干粮

骑着那大象四处去游荡

寻找那故事中 故事中的宝藏

 

弟弟说,虽然那里的民生和政治都有点问题,据说前几年因为腐败,很多国家终止了援助。城市平民人均年收入只有280美元,工作环境会比较艰苦。但是,他的薪水不错,两年可以挣套房子了;而且还可以游遍非洲。总体来说,也算有失有得。

 

可妈妈得为这事抓狂。家里,就这样泾渭分明地分成了三派。妈妈觉得,去“番邦”总是不好的,平时吃不上糊涂鸡不说,过年连个韭菜馅的饺子都吃不上。第一次妹妹被派驻到韩国工作,她非常焦虑不安,我们做她的思想工作说,那里就像是东北梅河口的大姨家。跟山东没什么两样,不过是馒头换成米饭,猪肉换成了鱼,泡菜都是一样的;再说了,妹妹是政府派出的,你又不好去跟政府讨价还价。。。最后,在妈妈的提心吊胆中,妹妹三个月就回家一次,我妈一看还胖了一点,乐了,不再夜夜失眠了。我到日本来之前,也撒了谎,说,不去不行,不去学校就不给学位了。妈妈没办法,放行。不过,我得定期汇报:吃饭情况、睡觉情况,功课情况,甚至日本的天气。现在看完新闻联播,妈妈要看关于东京的天气预报。只是因为,我在这里,她就有个牵挂在这里。这半年时间里,妈妈许诺了我很多事情:回来给你包韭菜馅的素水饺、炖地锅全羊,那汤都是奶白的,。。。

在她看来,中国之外的地方,都充满着潜在的危险。在小村里子,她的生活很简单,也没有什么不可控制的事情让人担忧。可是,外国就不一样了。首先是物质匮乏,“连瓜子都没有?唉,咱们的小卖部里,三块钱一斤。。。”其次是外国人的说话行事不可捉摸,语言不通,做事的习惯也不一样,万一有个行差蹈错,可就麻烦了。还有,陌生的、遥远的国度里,会不会有不可控制的自然力,比如地震、海啸,还有那些形形色色的她想不出来名堂,却潜存的危机。海里会不会有大浪头?山上或者林子里,会不会有猛兽?繁华的大城市的车流,得出多少车祸啊?想想这些,妈妈就愁肠百结。

我很理解她。本来她在那个小村子好端端的,当儿女们越走越远,逼迫她从安稳静好的小世界探出头来打量一个未知的大世界,满眼都是“他者”、“远方”和“没有把握的彼岸”。对于那些本来处于毫不相干的异乡,却突然涌现到眼前,她以往的生活世界没有提供任何的感性经验,更没有知识储备或者应对措施,因此手足无措,陷入迷茫和担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世界”,只是尺度不一样。有一次,我在鲁中的山区做田野调查,刚好有个老太太想搭我们顺风车去看嫁到他县的女儿。那台车临时有事,先去了一个更远的地方,才能到老太太的女儿家。一路上,老太太越来越紧张,用手紧抓住她的提包带子,不住向窗外观望。后来,她终于抬脸问我,“我们走了多少里了?”司机师傅说,大概70里。老太太很惊讶,问道,“70里外,还有人家吗?”70里,一定是突破了她的小世界的临界空间距离, 70里之外的生活世界,那已经是她的想象之外了。

若是用《山海经》这样的上古想象,已经是“荒”的范畴了。后世人所控制的地域,越来越向“荒”的领域推进,一些相对的概念和范畴不断被改写,比如“海外”“宇内”等等。可能中国古代,随着疆域的变化,以及对周边地区认识的加深,一直在修订对于世界的想象。中原文明之外,南蛮北戎东夷西狄,都被认为是未知的,不开化的和危险的。明朝以前的地图,总是稳稳当当地把中国画在世界的中心,周边是小小的其他国家。

我妈妈基本上还在这种观念里边。在我看来,美国日本与中国的空间距离也不过是飞行多长时间才能到达的问题;可妈妈觉得,那是一个陌生的彼岸。一旦离开生长的那个县,那个省,就会“他乡各异县,辗转不相见”,就会陷入流离和困顿,会漂泊在路上,会居无定所,会人事倥偬,会丢掉了自己的根。或许她是对的。可是,我们的世界真的变大了,我们的世界观必须要改变。两代人之间,世界观的张力,造成意见的不一致,甚至一些纠结的痛苦。我一直很想解释,我一时远离家人,远离故土,并不是因为我不爱,而是因为,我要在大世界里,找到我自己。

我是浪漫主义,妈妈是保守主义,弟弟呢,是现实主义。不同的梦想和期待之下,世界呈现不同的姿态和外在表现。或许真的是“尺度决定现象”。可能面对同一个机遇与挑战并存、契机与危险同在的未知世界,进取者总期待从远方得到救赎;而守成者,则对陌生的彼岸充满恐惧。其实走的距离越远,乡土中那个自己的本生相也越来越单薄。世界大了,人却小了。我们从世界索取到的,未必多于我们不经意间抛开的。有时候,走了很远的距离,而位移为零。而人总要在路上吧,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相去万馀里,各在天一涯。走路这个过程,一定程度上是种慰藉。现代人在穿行,穿行在失范了的小世界,以及未定型的大世界中。在边界明确而封闭的小天地之外,人往往会有飘零感。或许,这就是代价。


分享到:

TAG: 小世界

桃花水中鱼儿游 引用 删除 一剑指北   /   2009-06-14 09:50:08
每每进到你的空间,就想起儿时的“盼望着,盼望着”。越过了一个春天,还是见不到你,怎不叫人泪落似雨。
难道你终究是不肯再来的么?
任双霞的野狐禅 引用 删除 任双霞   /   2009-06-04 14:17:54
原帖由放牛班的课堂于2009-06-03 22:40:06发表
坛主终于来更新啦~~~

为什么不把你163的博文搬家过来呢,哈哈!


啊,我最近登陆民俗学论坛总是太难,博客没问题,可是论坛总是上不去,或者是上去发不了贴。163里头乱七八糟的东西太多,怕污了大家的法眼。还是挑挑拣拣一下,贴给大家一个纯净版。
任双霞的野狐禅 引用 删除 任双霞   /   2009-06-04 14:16:25
原帖由马知遥于2009-06-03 17:25:43发表
漂亮的文字,理智中不乏单纯的美

哈哈,多谢。
我更希望是单纯的文字里,有理性的美。
放牛班的课堂 引用 删除 放牛班的课堂   /   2009-06-03 22:40:06
坛主终于来更新啦~~~

为什么不把你163的博文搬家过来呢,哈哈!
马知遥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马知遥   /   2009-06-03 17:25:43
漂亮的文字,理智中不乏单纯的美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