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萧南浦的字纸篓;http://www.douban.com/people/3110829/

似是故人來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1-31 02:57:16 / 不允许评论 / 个人分类:野狐的龙门阵

身在逆旅,永夜寂寂,偏又冷雨敲窗。一些诗句被风雨携裹而至,给我的夜读抹上几笔暧昧的暖色,竟然,似是故人来。

花间词就像是巧克力,不仅能提神,还能致幻,让人不知今夕何夕,沉醉在香侬绵软的句子里:兰烬落,屏上暗红蕉。闲梦江南梅熟日, 夜船吹笛雨潇潇。 人语驿边桥。 ——皇甫松,《梦江南》

蒋竹山那一句“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当真是长短句之长城。时值江山半壁的宋末,少年得中进士的蒋捷归隐山林,终生不仕。不在政治的波澜里起伏,却免不了人生的流离。人总要走在路上,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时候,梧桐树,三更雨,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寂寥可以概述。

江湖夜雨十年灯,一蓑烟雨任平生。雨夜,最该二三友朋,闲敲棋子,煮一壶浊酒,添几粒青梅。把酒夜话,酒酣耳热之际扯点牛皮,“天下英雄,使君与操耳,余子何堪共酒杯?”可是,东方既白,酒醒后,只是长吐一口浊气:叹年光过尽,功名未就;书生老去,机会方来。使李将军,遇高皇帝,万户侯何足道哉!

“想写一首诗,描述秋的妩媚。可是,今夜的细雨,淋湿我所有的词汇。”我硕士的同学如是写道。今夜,我也被雨打得湿淋淋的,不仅仅是我的词汇。


分享到:

TAG: 故人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