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萧南浦的字纸篓;http://www.douban.com/people/3110829/

历史的风花雪月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1-14 15:13:11 / 个人分类:野狐的龙门阵

早上醒來,第一件事,開電視,恰好是谷村新司的訪談。60歲的老音樂人,創作380首歌,《星》、《昂》等歌,被傳唱太廣,以至於被歐美或者韓國、中國的年輕人認為是自己民族的歌。在日本,有井水處,就有谷村的歌。新年紅白歌會聽到他的歌,鄉愁卻氤氳而至。
  他年輕時代也不曾英俊過,到得老年,竟有一種氣度。有些事物,非得經歷歲月不可。就像歷經校勘疏證方可稱典籍;大浪淘盡渣滓方可披沙揀金;羊脂玉沾了世代人氣才溫潤;陳釀的花雕酒,啟封就讓人沉醉。谷村的聲音,有古琴的音色。
  今天他還如同在ALICE樂隊一般,捧著吉他,彈唱的是《三國志》的插曲《風姿花傳》。車轔轔馬蕭蕭的三國時代,一改大江東去的雄渾悲涼的大歷史書寫程式,以《風姿花傳》為名,就像是微觀書寫歷史,從一聲悠悠長嘆翻開這一頁,結義時飄落肩頭的桃花,赤壁前的滔滔江水,戎馬倥傯、風起雲涌都到眼前。當白骨遍於野、千里無雞鳴,當國破家亡,當亂世的個人斷雁孤鴻一樣飄零,那聲長嘆,跟陰謀權術相比,是更好的心靈史版本吧。
  日本有以風花喻英雄的傳統。室町时代世阿弥元清说:“若能将此花,由我心传至君心,谓之风姿花传。”這首歌,我整整聽了4個小時了。谷村體物及人寫就唱出,我心有戚戚,輝映之間,算得上是真正的《風姿花傳》了。
  附:
  风姿花伝
  风は叫ぶ 人の世の哀しみを
  星に抱かれた 静寂の中で
  胸を开けば 燃ゆる血潮の赤は
  共に混ざりて 大いなる流れに
  人は梦见る 故に儚く
  人は梦见る 故に生きるもの
  呜呼 呜呼 谁も知らない
  呜呼 呜呼 明日散る花さえも
  固い契り 烂漫の花の下
  月を饮み干す 宴の杯
  君は帰らず 残されて伫めば
  肩にあの日の 誓いの花吹雪
  人は信じて そして破れて
  人は信じて そして生きるもの
  呜呼 呜呼 谁も知らない
  呜呼 呜呼 明日散る花さえも
  国は破れて 城も破れて
  草は枯れても 风は鸣き渡る
  呜呼 呜呼 谁も知らない
  呜呼 呜呼 风のその姿を
  呜呼 呜呼 花が伝える
  呜呼 呜呼 风のその姿を
  
分享到:

TAG: 历史 音乐 风花雪月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