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萧南浦的字纸篓;http://www.douban.com/people/3110829/

玩偶人生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11-26 16:39:12 / 个人分类:一个民俗学麻瓜的诞生

今天读《LIFE LIKE DOLLS:the collector doll phonomenon and the lives fo women who love them》(A.F.Robertson,Routledge,New York and London,2004),翻成中文,大意是《像玩偶一样生活:玩偶收藏与乐于此道女人的生活》。
  作者Robertson是个研究非洲部落的人类学家。在这本书里,她将对象置换成了玩偶收藏者。1980年代后的人类学家,研究对象发生着变化,有从异文化社会向自身所在的本土社会转移目光的倾向。同样改变着的,还有研究视角主位/客位(emic/etic).究竟是像土著(或者其他研究对象,比如玩偶收藏者)一样思考,还是自己置身之外,做个客观公断?人类学家常常装作自己一会儿能投身其中(self-engagement),一会儿又装作可以拽着自己的头发脱离土著思维的泥沼,成了黑脸包公。
  而这本书里,Robertson的聪明之处,在于不谈这些。她声称同情并理解这种行为,只是轻轻巧巧地,讲故事一样地叙述和讨论玩偶及其收藏者。叙伦中,他讨论究竟收藏者(procelin dolls colletor,pdc)的feeling如何?玩偶有何meaning?人类学家,如何认识玩偶市场,以及玩偶数量和玩偶依赖人群的增长?第二章中,作为商品的玩偶,是给小孩玩的,还是给大人?玩偶作为一种产品,它是怎样被“发明”出来的?它们的价格/价值和投资潜力如何?第三章她的眼光转向pdc,首先分析行为,play or display?生物学意义上的收藏行为,出于贪婪,还是一种内在需要的激情的推动?第四章,标题非常有意思,the doll that needs you.她区分了需求的三个层次:needs,wants and desires.第一册是我需;第二层是我要(能力所及),第三层是我想。究竟是处于空巢状态的女人,还是一个人孤零零进坟墓的女人,在渴望玩偶?第六章分析玩偶。身体形式与功能,从脸到胳膊腿,从衣服到小饰物,这些有名字的,被人格化的小玩偶,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改变着收藏者的生活。第七章讨论,玩偶能长大吗?人们给它化妆,跟它说话,它们看起来惹人怜爱,有一天玩偶死去,还能涅磐重生吗?结尾一章,题目是innocence and fear.PDC究竟如何在爱着玩偶?她们也陷入了一种玩偶一样的生活吗?
  走马观花地浏览完毕,我想,人类学家还真是狡猾阿。看起来叙事,铺陈,甚至讨论,又乖又讨巧。可是,没有提出问题,也没有解决问题。人类学家像赫尔墨斯,他向上帝承诺不说谎,但是,并没有承诺说出全部真相。以前的人类学家,还以“真相”(the fact)为名来言说,解构时代的人类学家,根本不用提fact,就拥有批评和叙事的权柄。
  Susan Nauiqh曾经教我如何写作。其实她讲了一个简单的规则,只是我从来不曾做好。首先,圈定topic,然后,提出自己的problem,然后提出hypothesis,然后找材料demonstration,有conclusion非常好,没有的话,closing 也不赖。而很多文章,只是在topic的阶段,连problem也没有.道既隐矣,莫奈何。
  LIFE LIKE DOLLS给我的启示是,一定程度上,学术也是学者的玩偶。学术真的需要我们吗?作为学者,我们是play,还是display?学术给了很多人快感,若是玩学术的人,也同样回报给学术点快感,善莫大焉。


 


TAG:

天曳 引用 删除 天曳   /   2009-12-21 11:16:55
哈哈,第一次来,迫不及待走马观花似的翻了几篇,最喜欢这篇
当然,自己最为师长们所批判的,就是:“玩”气太重,过犹不及!

等静心时,再来看过,现在急急的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