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萧南浦的字纸篓;http://www.douban.com/people/3110829/

异乡的饕餮客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10-01 23:02:41 / 个人分类:野狐的龙门阵

我不善饮。可是冰箱里有一升装的梅酒、朝日啤酒还有难以下咽的清酒。所以,常常是烹煮食物的时候,抿上一小口。
日本,饮食习惯也变得奇怪。深夜饿了,起身去吃Sauce豆腐,或者烤一条鱼。八百屋的翅尖约等于不要钱,我常常买一大盒,红烧或者酱烧,来做零食,看电影的时候来磨牙。女人像老鼠一样,需要磨牙来抑制不知名的欲望。刺身用的扇贝最新鲜,我吃不得生,烹煮时水一滚就关火,鲜嫩无匹。青森县产的鲑鱼,浅浅渍过,一点点油煎了,色泽橘红。再来一盘绿肥红瘦的沙拉,洒上乳白的千岛酱。MiuMiu教我fish&chips,我偏爱蘸番茄酱。最简单的美食,莫过于おでん(oden)。第一次吃到,是在奥多摩的森林里野餐,我一下子记住了它对我味觉的冲击,由此对日本速食的印象统统改观。
妹妹说,若我是动物,一定是偶蹄科的。体型庞大,行动笨拙,有时横冲直撞,可是终究是食草动物,骨子里有种温驯。于我而言,肉食始终是点缀。就像荷塘深处,若没几茎荷花,那就算不得是个完整的夏天了。所以,我常常买牛肉。其实,它远不如我的面包好吃,更何谈跟馒头相比。可我像鱼鹰一样,常常被鱼类惹出口水。
每天不超过一杯咖啡。午后不再喝红茶。睡前喝一杯牛奶。铁观音有种风骨:浓时刚健,淡时清雅,真正男人的饮品,我只是拿来把玩,不是拿来解渴的。吃涂玫瑰酱的面包的时候,要饮大麦茶。普洱的味道,远在我的生活之外。我尝了一口,说呸,这是人喝的吗?就像带慕任在王府井小吃街,他看着蝎子和海星说,这不是食物。
偏偏这一年,我吃了太多在我的文化系统里“不是食物”的东西。它们冲撞我齿铗的感官,同时,也冲击了我堡垒严整的文化。是与不是之间,有个尚待发掘的快感地带。

TAG: 异乡 饕餮

任双霞的野狐禅 引用 删除 任双霞   /   2009-11-18 23:45:31
多谢陶老师!
刚刚回来,埋头在宿舍写论文呢。
从田野到书斋——陶立璠空间 引用 删除 陶立璠   /   2009-10-18 10:11:37
在横滨过得很滋润麽,生活愉快。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