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神的传说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03-18 19:23:07

一遇仙得道术
传说在明朝宏治年间,有个男子姓冯名克利,原籍贵县1,父母早已亡故,因家乡闹灾荒无法生活,便流落到梧州。他孑然一身,住在河西角嘴口山边的一间破庙内。日间上山打柴为生。

冯克利生得五官端正,品性善良。自己虽然贫穷,但却也乐意帮助别人,他每天打柴到市镇卖,若遇年老贫苦的人,他不但不收柴钱,还帮老人担柴上门呢。
有一日,天微微亮,冯克利带了柴刀绳索上大云山砍柴。他有气有力,用不到两个时辰,便砍够了一担干柴。他将干柴捆扎好后,擦擦身上汗水坐下休息一会。忽见离他不远的地方,不知何时来了七男一女,有老有少神采奕奕地谈笑笑,还向冯克利招手叫他过去。冯克利本着好奇心便走过去看看。只见在八人的面前摆着一堆金元宝,其中一个长者将金元宝分为九份,各人取了一份后,剩下一份叫冯克利取。冯克利是个本份人,认为无功不受财,不愿接受。八人见状登时哈哈大笑起来,拍掌称善。一位长着五绺长须的男子对冯克利说:“你不贪财,真是难得。好吧,不如我送一件长衣给你御寒吧。”说着便从身上脱下长衣递给冯克利。冯克利犹豫了一回,不好意思推辞便接了,正要拜谢,谁知一眨眼,那八人就不见了,使他非常的惊异。
冯克利回到破庙后,将长衣仔细地端详,那长衣轻薄如蝉翼,上下无缝,在衣带上却有一个回字。他想了很久,忽然醒悟了,回字两个口不是可拼成吕字吗,平日也曾听父老讲过八仙的故事,在八仙中有一个就是吕洞宾。是了,那八人就是八仙,送长衣的就是吕洞宾。
冯克利万分欢喜,便将长衣穿在身上,想不到他穿上仙衣后,奇事来了。成个人和原来大不一样,他能知过去未来事,想做的事情都能随心所欲。他心里顿时明白了:这是八仙以分金来试他的利欲,然后赠仙衣赋与他的法力,使他能更好地为百姓效劳。从此,冯克利立下决心,要为百姓多做好事。
自从冯克利获仙衣得道后,生活上仍与往日一样,天天上山砍柴到市镇卖,附近的居民也不知道他得道的事。
过了一段时间,有天晚上,附近几个居民从冯克利住的破庙门前经过,无意中从破窗缝中看见冯克利手中拿着一只木勺子,正从竹篮子里取物,但木勺子取出来的不是什么东西,却是一团白光。一连取了几次,所取出的光团把整座破庙照耀得如白天般明亮。这些举动使得那几个居民惊异不已。
大家认定冯克利是个异人,于是,一齐走进破庙向着冯克利倒身便拜。当询问刚才所见的事,冯克利只是笑而不言。经众人再三请求,又见他们出于诚意,冯克利便将在山砍柴遇八仙赠仙衣得道的事向众人说了,並说刚才从篮中取出的光团,原是在白天用篮子所储存的阳光,留作晚上照明用。众人听后不禁咄咄赞异。
从此,冯克利遇仙得道的事,便渐渐在百姓中传扬开了。城里城外百姓,凡遇到危难灾祸事,便去找冯克利请求帮助,冯克利也义不容辞地为众人效劳。
二麻篮喷泉水
 
有日,冯克利进城在山边经过。忽然传来几句山歌声,“难了难呀难了难,麻篮担水上高山。麻篮担得几多水呀?肚饥捱得几多餐?”跟着便是叹息和啜泣声。
冯克利有点纳闷,走着却见前面山脚下,有个年约十六岁的女子,坐在石块上,身边搁着两只麻篮一条担挑,女子流泪满面啜泣着。冯克利不禁上前问道:“小姑娘,你为什么这样悲伤呢?”那女子见来人满脸慈详,是个正派人,便擦干泪水答道:“小女子叫当翠玲,是本县县太爷身边的丫环,只因县太爷见我长得美丽,多次欲玩弄我,我誓死不从,他那拈酸吃醋的金太太知道后,却反将我痛打,又折磨我,要我每天用麻篮担水淋三百棵花木,不淋完就不给吃喝。你看,这麻篮周身是孔,它又怎能盛水呢,两天了都得不到饭吃,她分明是要将我活活饿死。我又无亲无故,逃跑不了。刚才唱几句家乡的山歌解闷,唱唱又不禁悲伤起来。”
冯克利听后,动了恻隐之心,暗骂那县官夫妇是狼心狗肺。便对方翠玲说:“小姑娘,你不要伤心,我可帮助你。”
方翠玲以为来人要帮她担水,连忙摆手说:“相公不行呀!你若帮我担水,被金太太知道我又免不了一顿痛打。”
冯克利笑着说:“你不用着急,我不是替你担水。”他摘了两块大叶,放进两只麻篮内,口中念念有词,然后对方翠玲说:“现在你就用这对篮子去担水吧,担一次就用不完了。用这篮子淋过水后,即把它挂在树丫上,明天照样取来水就行了。”
方翠玲带着疑惑的眼光看着篮子。冯克利说:“你不相信么?不妨去试试看吧。”说完便走了。 
方翠玲半信半疑地挑了麻篮去取水,说也奇怪,那两只麻篮居然能盛满水,一滴也不外流。她把两篮水担上山岗后,以为篮子虽小,但能淋上一棵花木也好。不料篮子的水倒在花木上,就像是喷泉般流个不完,使她十分惊异。淋完一棵又一棵,很快就将三百棵花木淋完。她按照冯克利的吩咐,将麻篮挂在树枝上。
方翠玲回到府中,金太太问她:“三百棵花木都淋完了吗?”回答说:“都淋完了。”又问:“是用麻篮担水的吗?”回答说:“是我在麻篮内放进木叶盛水的。”金太太叫家丁查看过是事实后,暗想:这贱婢耍小聪明,就算木叶能盛点儿水,看你能耐烦都几多天,要方翠玲天天照样去担水淋花木。
第二天,方翠玲用那麻篮淋花木,只要将篮子一倾斜,便有水流出来,很不费力。一连三天,她淋完花木后就在山上休息,待太阳将下山时才回去,免得引起金太太的疑心。
就在这天的深夜,突然有一股怪风吹来,把挂在树枝上的两只麻篮吹跌在地,水便从麻篮里哗啦啦地流出来,象两口大喷泉,越流越猛,往山冈下淌。
原来,县太爷的宅第正靠再山冈旁,泉水正好流进县太爷的宅院内。县太爷发觉时,泉水已把整座宅院冲得积水盈尺,污泥遍地,一塌糊涂了。县太爷惊恐万分,还以为是山洪暴发呢。他急派人寻着水源上山,拾起了两只麻篮,才停止了流水。
县太爷质问丫环方翠玲,方翠玲只得如实地讲出了情况。这时,县太爷心中明白啦!关于冯克利得道后,常常仗义帮助百姓的事,他早有耳闻。方翠玲所遇见的就是冯克利。这分明是冯克利给他的一点警告。他不敢拷打方翠玲,以免再惹麻烦,但对冯克利却怀恨在心,盘算着寻找机会制裁冯克利。
 
三变鱼救壮丁
 
皇上有旨要征集壮丁,县太爷便采取强行抓壮丁的办法,派出四个差役下乡途中遇到冯克利。冯克利见这四人身佩朴刀、怀着绳索,气势汹汹地直奔村庄,看来定非好事。便有意上前问道:“四位长官下乡有何贵干呀?”
四个差役白了他一眼,一个差役吆喝道:“呸!老爷下乡当然有要事,这与你何干,你打听做什么?”
冯克利赔笑道:“没什么,只不过我也是到村里去,正好同路有伴呢。”
差役也不理睬他,冯克利随后跟着走。他掐指一算,知道差役是到村里抓丁的,心里就盘算着如何通知村里青壮丁赶快逃避。
经过一块水田边,冯克利灵机一动,即把脚上两只破鞋除下,口中念念有词,将两只破鞋往水田丢去。两只破鞋在水田中立时变成两条又大又肥的鲩鱼,每条足有6斤重。鲩鱼在水田中活蹦蹦地跳跃,溅得田水作响。
那四个差役正在赶路,忽然听到水响声,朝水田一看,见了那两条活鲜鲜的大鲩鱼,觉得奇怪,便停步观看。其中一人说:“哗呀!这样大的鲩鱼捉回去做个红烧五柳鱼下酒,大可美美地饱餐一顿呀!”
又一个说:“哎!可惜今天公务在身,不然就有食神啦。”
另一个说:“怕什么,水田那么浅,三两下子就可手到鱼来。正好我带有一只布袋子,装着它也没甚碍事呀!”
为首的一个差役点头说:“好吧,兄弟们一齐动手,捉它来慰劳一下我们的口腹吧。”
于是,四人脱了鞋子,卷起裤筒和衣袖,便落水田捉鱼。四人合拢过来,看看正要捉到手,鲩鱼朝泥浆里一钻,却在一个差役的身后出现,那差役转身一扑,扑了个空。鲩鱼蹦跳着朝前跃走,四个差役踉踉跄跄追扑。
就这样,两条大鲩鱼一忽儿跳跃,一忽儿钻泥,累得四人满头大汗,把整块水田都踏成了泥糊田。捉了老半天,才把两条大鲩鱼捉到手。
再说冯克利乘四个差役落水捉鱼的时机,早已赶到村里,告知村民说县里正派差役来村抓丁的事。村里的青壮丁听到这消息后,一下子都逃躲个精光。待四个差役赶到村里时,哪里找得着半个壮丁的影子呢。他们还以为是县里有人走漏了消息的呢。
四个差役在回府路上,少不了互相埋怨几句,为了捉鱼而误了公务,不知怎样向县太爷交差才好。背着鱼的那个差役摸摸布袋的鲩鱼,手触到的是两块硬梆梆的东西,他连忙摸出来一看,分明是两只破鞋子。四人十分惊异,仔细一想,才恍然大悟:他们早已闻说冯克利道术高超,刚才遇到的定然是他。吓得四人背冒冷汗。
四人回到县氩,哪里敢隐瞒,只得战战兢兢地向县太爷回禀了情况,但把责任都推在冯克利身上。气得县太爷两眼发昏,喝令将四个差役各重打五十大板。打得四人皮开肉绽,叫苦不迭。
 
四洪钟锻金身
 
再说县太爷遭冯克利的两次干扰后,他心里忖度,自己平日贪赃枉法做了不少坏事,难以瞒得过冯克利,说不定会在那天受到惩罚。心里终日惶惶不安,把冯克利当作眼中钉肉中刺,下决心非拔掉他不可。
县太爷终于想出了一条毒计来。他立即派差役突然将冯克利捉拿,监禁起来,在城门旁贴出布告,内容是说冯克利妖术惑众,扰乱民心,有碍治安。现已捉拿归案,定于某月某日在何西角嘴口,将他当众处置。
到了处置冯克利的那天,县太爷已使人在河西角嘴口备好了一口上千斤重的大洪钟,以及数千斤干柴。
那天,上千上万百姓拥来观看。县太爷当众审问冯克利。他喝道:“妖道,你胡诌什么上大云山遇八仙得道的妖言欺骗迷惑群众,扰乱民心,你知罪否?”
冯克利从容自若地答道:“我遇仙赠衣是真的,为百姓排灾解难也是事实。但我不取分文,难道这也算得是罪过么?”
县太爷拍台怒道:“大胆妖道尚敢狡辩。来人!快将这妖道覆盖在洪钟内煅烧,看看那仙衣能否保护你!”
众差役一声吆喝,如狼似虎地把冯克利罩在洪钟内,并在洪钟周围架起干柴,引火燃烧起来。
围观的老百姓,想起平日冯克利的恩义,都说他是个好人,眼看这好人得不到好报,却落得个烈火煅烧的下场,无不摇头叹息,纷纷下泪。不少人大喊冤枉。
县太爷命令几个兵丁日夜轮流加柴煅烧,严禁百姓走近,然后他才乘轿回府。但那围观的百姓还是依依不舍不愿离开。
十几个兵丁日夜加柴煅烧洪钟,连续三天。熊熊烈火,映红了三江水口,映红了半个山城。洪钟被煅烧得红彤彤,就象刚从烘炉倒铸出来的一样。
洪钟冷却后,县太爷命人揭开洪钟一看,啊!当堂把县太爷惊呆啦,把观看的百姓惊喜啦!为什么?原来,只是活生生的一个冯克利,满脸慈祥,闭目端坐,那长衣和皮毛都没受到一点儿损害。
这时,县太爷才信服冯克利是个得道仙人,千不该万不该得罪了他。吓得县太爷满头冒冷汗,战战兢兢地跪在冯克利年前磕头如捣蒜,请求恕罪。众百姓见到县太爷这副可怜相,无不拍手称快。
冯克利睁目看看众百姓,伸腰打了一个呵欠,突然哈哈狂笑,站起来拂拂衣袖便走了。而县太爷还呆若木鸡,跪在那里。
 

五 制龙退洪水
 

住在西江的是一条老龙,它性情十分残暴,每年都要施威掀发洪水一次,有时甚至一年两次。每当洪水掀起,便淹死很多庄稼,摧毁民房,掀翻渔船。害得老百姓衣食无着,叫苦连天。
这年西江老龙又施威作祟掀发洪水。只见波涛汹涌,洪水急速上涨,一天内便把大半个山城泡在水里。
老百姓无法生活,便纷纷请求冯克利设法制治洪水。冯克利早想惩戒一下西江老龙,便答应了百姓们的请求。
冯克利叫人用木桶在江心取了三桶江水回来。第一天,他在第一桶内放进了十斤生盐,使人用一条梧桐木棍子在桶内猛搅。第二天,他将二十斤酸醋放进第二桶水内,也使人用梧桐木棍子猛搅。第三天,他将三十斤辣椒粉放进第三桶水内,照样猛搅。众人虽未明白这样做的作用,但深信冯克利是有办法的。
再说西江老龙施威掀洪后,正得意洋洋地坐在龙宫里饮酒作乐。忽然一股盐水冲进龙宫来,在龙宫内回旋,不一回,整个龙宫便充满盐水。西江老龙和它的水族最怕盐水醃得老龙和家眷以及众虾兵蟹将坐立不安。
第二天,又有一股酸水滚进龙宫来。这群水族被这酸水一冲,加上原来的盐水,又咸又酸,更是难受,个个叫苦不迭。
第三天,龙宫内又流进一股辣椒水。这回宫内的水却变得又咸又酸又辣,更是要命啦。老龙及水族成员个个咳嗽不休,有些成员受不了,窒息死去了。
这时西江老龙可惊慌啦。它明白了这是自己作孽触怒了人间道长,以致遭到惩罚,必须赶快上岸去求道长饶恕。它便当即变成人形上岸而去。
再说冯克利与众人在泡制三桶水的第三天下午,便有一个青衣小帽打扮的老者上门求见。冯克利已知其来意。老者见了冯克利便连忙下拜,口称:“在下是西江老龙。老朽该死,得罪了道长,特此前来赔罪。恳请道长解除仙法,拯救龙宫水族生灵,则感恩不尽了。”

冯克利厉声说道:“你作孽泛洪,残害百姓,百姓们比你龙宫水族所受的苦还苦。现在众怒难犯,这只不过给你尝一点儿苦,如若不改,更大的苦头还在后面呢。”
老龙连忙说道:“老朽知罪了,我立即退去洪水,今后不敢胡作非为。”
冯克利见它诚恳认罪立意改过,也就答应解除三桶水的法力。西江老龙再三拜谢后回龙宫去了,洪水也就立即退去。此时,众人才知道那三桶水的法力厉害,非常感激冯克利。
此后,冯克利在梧州的几年,西江老龙果然没掀发过洪水。
六 羽化登仙去
从此,冯克利的行踪莫测,但他在明里或暗里都为百姓做就很多好事。
一日,冯克利在原来被煅烧过他的地方盘膝打坐,对着前来参拜他的群众说:“我自遇仙得道,已道通三界之上。如今已成正果,登返仙界去也。”说罢含笑闭目,不再言语。
群众连连呼叫仙师,却不见回答。大家上前一看,原来冯克利已羽化登仙去了。
后来,明朝正德皇帝得知冯克利的事迹便敕封他为“游天得道三界圣爷”。当地百姓就在他羽化登仙的地方建造了一座三界庙来纪念他。
 
注:①民间也有三界神原姓许的传说,说许是平南武林人。但故事内容大同小异。
流传地区:梧州、苍梧县、平南县、贵县。
口述:黄耀栖,男,汉族,66岁,初小文化,工人,住梧州市云盖路,1959年口述。
搜集整理:黄海涵,男,汉族,55岁大专文化,梧州市图书馆干部。
中国民间文学三套集成-梧州市民间故事集》


TAG: 传说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0-09-28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3449
  • 日志数: 6
  • 图片数: 1
  • 建立时间: 2014-09-30
  • 更新时间: 2015-03-28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