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激进”与“政变”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7-28 08:26:44

英古阿格在跟帖中说,“冒然提出普选的激进方案,[]给外界造成学会似乎沉疴难治而发生政变的错觉”。我知道这种担心并无恶意,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错觉”,我得略陈己见。

 首先,正如高丙中在帖子里所说,“大词是民主小词是参与”。就我本人而言,是小题大做,是用中国民俗学会来说事,我的主要目标是中国社会的民主,而学会的民主只是从我身边做起而已,所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学会是民间学术团体,本来也不是什么政治权力机构,所以在我看来,无论如何都与“政变”扯不上关系。

 其次,民主参与的建议没有任何“阴”谋,而是完全公开和摆在桌面上的讨论和建议而已,因此,无论从动机还是实际做法来看,都与“政变”无关。高丙中的建议,主要内容无非是推进“全体会员便利参与的制度设计”,这在我看来是有利于学会的可持续发展的,与其说是“激进”,不如说是和风细雨。

 再次,建立广泛的民主参与制度与对本届学会领导机构的评价无关。也就是说,制度是对事不对人的,广泛的民主参与制度也不涉及现任领导班子成就的大小问题。如果硬要说成就,那我不仅不否认现任领导班子的成绩和学术代表性,反而是对以朝大侠为代表的本届领导班子寄予厚望。否则,我还说个啥劲?我虽然没有参与,也知道本届班子在民主进程上已经较以往有很大进步,但他们的宽广胸怀和国际视野让我可以有更多、更大的期待,我相信他们能够做得更好。

 前几天,有位日本民俗学者说,他们之所以选东京大学的岩本通弥教授当日本民俗学会的代表理事,主要有两点考虑:一是有学术理想和使命感,二是学术上可以代表日本民俗学的水平和形象。我听后有点激动,因为这两点都是学术上的,它们不仅正合吾意,而且已经被日本民俗学界付诸实践,这也表明这种想法不只是我个人的书生之见。根据有关学者的研究:

在日本民俗学会史上,柳田担任了第一届日本民俗学会会长后,自第二届理事班子开始将会长制改为“代表理事”制。因此,柳田国男是第一任也是唯一的一任“日本民俗学会会长”。

日本民俗学会现行组织机构由代表理事1名、理事20名以内、评议员70名以内、监察2名构成,每届任期3年。其中,评议员由全国会员投票选出,轮流担任;理事会成员从评议员中选出。

 (何彬:《日本民俗学学术史及研究法略述》,另参见蔡文高:《日本民俗学百年要略》,周星主编《民俗学的历史、理论与方法》,第200页,第197页,第253—256页,商务印书馆,2006

    中国民俗学会本来就是一个民间学术团体,自然应该以学术为重。萧放兄和西北狼在跟帖中都提到了“引领学会研究方向”、“使这个学会真正成为能带动民俗学这个学科发展的强大力量”,可见有不少人跟我一样,认为学会应该在学术上有更大的权重和作为。因此,我想,中国民俗学会能否从本次换届开始,像日本民俗学会那样,把学术的考量和民主参与的程序加以制度化、常规化和日常化?
分享到:

TAG: 民主参与

户晓辉的2014 引用 删除 户晓辉   /   2014-07-29 07:24:03
谢谢宁锐老师的鼓励
一笑堂 引用 删除 宁锐   /   2014-07-28 16:23:44
把学术的考量和民主参与的程序加以制度化、常规化和日常化--好!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0-11-26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7246
  • 日志数: 50
  • 建立时间: 2014-02-25
  • 更新时间: 2014-12-31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