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派父亲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5-29 09:03:34 / 个人分类:小说

  

野兽派父亲

    哲君是我儿时的玩伴,他的父亲是公务员,能和这样一个白领家庭的少年一同嬉闹,现在想想都是一件奇事。

    因为家境相对富裕,所以他的家长就有这份财力对他进行适当的智力开发,最终他的父亲将目标锁定在英语、微机和小提琴上。

    除了微机对贪玩的孩子尚有那么一丁点吸引力之外,英语和小提琴都是需要时间和耐性的。本来我父亲也想让我学英语的,无奈当时他与母亲双双下岗,家中积蓄仅够维持日常开销,实在是没这个精力了。

    哲君极少到我家,可每次来的时候都能碰上父亲,父亲会异常和蔼的问他英语学的怎么样,偶尔还会自我炫耀一番,蹦几个英语单词出来,临了还不忘提醒我不懂的时候多向哲君请教。这时,我脸上的不屑就与哲君脸上那一抹忧郁的微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当我去哲君家的时候,最不愿意看到的自然是他的父亲,瘦削的脸黑的可怕,棱角分明并且像一个发育不完全的长方形,眼窝深陷,鼻梁尖挺,颧骨外凸十分明显, 那种就像要把你吃掉的感觉才让我明白了什么叫不怒自威。我想和哲君一起出去玩,他总要先怯怯的转头征询他父亲的意见,只见此时的他却将目光转到我身上,上 下扫描一段时间后才缓缓点头,我们俩才敢像猫一样蹑手蹑脚往门口走,往往刚到门口,身后还会传来一声“别玩太晚回来。”那声音低沉沙哑,仿佛来自地狱。

    好在两家相隔不远,那个年代,网吧,KTV还远没有现在这样盛行,我们俩的娱乐无非是踢球聊天而已,哲君体能不好,没踢几个回合就累的跑不动了,他的偶像 是克罗地亚的苏克,我嘲笑说你这个体能在足球队顶多算个第三门将的替补。他依旧微笑不说话。谈天的时候也基本上是我说他听,动画片中的情节永远都是他最感 兴趣的,看到他瞪着不大的眼睛聚精会神的听我讲述这些时,我总能表示充分理解,毕竟对于那个时代的我们,《灌篮高手》永远比《新概念英语》中的单词有趣的 多。

    晚上写作业的时候,我总能听到有小提琴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附近没有几个孩子碰乐器的,所以我也就停下笔默默欣赏这尚且稚嫩的演奏。我最喜欢听哲君拉《化 蝶》和《枉凝眉》,因为这两个曲子可以让我产生美好的幻想,特别是那个时候,我对班上一个漂亮女生十分着迷,于是那几个夜晚我经常借着这缠绵悠扬的旋律, 右手握笔,左手托腮,两眼望着夜空,无尽遐想。而如此美妙的时刻一般不会持续很久,只听“啪”的一声闷响,我的头皮猛然缩紧,一阵要命的疼痛袭来,随后就 是父亲的咒骂:

    “混小子,还不快点写作业,发个毛愣啊!又是英语不知道怎么写了吧?让你上课不好好听讲,活该!”

    这种生活发生转折是在几个月之后的一个周末,还有不到四天就要期末考试了,老师布置的作业就是整理复习试卷。那个下午我正在家百无聊赖,哲君忽然来找我嚷 着踢球,当时我自然也不会考虑太多,拿着足球就和他在家门口的小巷子踢了起来,没有几个回合,我刚刚一个大脚开过去,突然发现身后一个男人阴着脸将球狠狠 踩住,同时,一句蛮气十足但不乏文明的话霎那间让整个小巷颤抖了起来:

    “为什么还在这里玩,难道你忘了今天该干什么了吗?”

    哲君回头一看,他父亲正如判官一样立在身后,让晴朗的小巷瞬间死气沉沉。接下来的事情更出乎我的意料,哲君竟然没有吓呆,条件反射一般快速跑回住处,一边跑还一边嘟囔:“忘了,忘了......”

    但这一切还是没有逃过他父亲的法眼,当哲君跑向他身边时,他踩球的脚忽的踢向哲君的右膝内侧,这一下力道很足,哲君被踢了个趔趄差点摔倒,而他也没有顾上看我,就此转身而去。

    好奇的我没有马上离开事发现场,只是抱着球静静等待,不一会儿,哲君推着他的小自行车走出了院门,身后还背着一个黑黑长长的包,紧接着,他的父亲,也推着 那种高座大梁的自行车监工一样地跟了出来。离开的时候,他父亲许是感觉到了我的存在,回头瞪了我一眼,那一眼充满了仇恨,轻蔑与愤怒,我抱着球站在那里已 经完全呆住,之后几个小时的事情,竟没有任何印象了。

    那天晚上我听到《化蝶》和《枉凝眉》的时刻明显比平常晚了许多,我在猜想哲君是不是被他的父亲打了?因为每次我因为贪玩忘记写作业的时候,父亲总会像拎小 鸡一样把我从街上提回家,解下皮带,哪儿都不管就是一顿抽,直抽的我妈和我奶奶过来夺下皮带才肯罢手,但在那一段安静的时间内我并没有听到任何物体撞击的 响声以及人的叫喊声,索性我也以为一切就这么过去了,刚要准备洗漱睡觉,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了小提琴版的《欢乐颂》,曲调慷慨激昂,充满活力,根本就是活在 一个自由世界的精灵在抒发自己的喜悦。我又一次呆住了,直到一曲完毕我都没有搞懂哲君好端端的为什么来这样一出?

    之后几天我都没有见到哲君,也没听到那两首熟悉的曲子,学生时代,期末考试永远是重中之重,如同宿命一样无法逃离。虽然表面上放松,但心中谁都是异常紧张的,这是一场真正属于自己的战役,所有的友谊,欢笑全都被抛到了一边,我也没有例外。

    再路过他家门口时,我看到的是警察们拉起的隔离带以及数不清的围观者。空荡的屋子和进进出出的制服人员激发了我们无尽的联想,哲君的父亲不见了踪影,有人 说他打死了哲君被公安局的人抓走了,有人说他莫名其妙被带到精神病院,更有人说他畏罪自杀。但有一点没有人否认,那就是哲君已经死了,因为我站在人群中的 时候就已经看到几个抬着一具尸体出来,尸体大部分被白布罩住了,我可以判断那是哲君的依据非常简单,那双白底黑边的运动鞋是他经常穿的,中年男子不可能穿 这么小的尺码。当哲君路过我面前时,他的胳膊从白布中露了出来,上面全是用烟头烫的伤疤,这在之前的日子中是不曾有过的。

    户籍警最终还是给我们透露了事件的真相,哲君死于自杀,就是在我听到《欢乐颂》的那个凌晨,理由简单到了荒唐,哲君小提琴考级失败,加上期末考试日益临 近,太多无形但却微不足道的压力让他喘不过气来,于是在那个深夜他选择用毒药结束自己的生命——因为那段时间他父亲外派考察,尸体几天后才被发现。

    没人知道哲君从哪里搞到的毒药,而且警察还想获得一些线索的希望也由于他们一次人性化的失误而落空,例行调查询问后,哲君父亲回到家里,第二天派出所就又 一次接到群众报案,哲君的父亲直愣愣的吊在房梁上。警察们赶到时,看到这个男人正瞪着双眼注视着这个时间,眼神里全是不解与无辜。一个本来就不完整的家庭 就这样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记录这个故事时,我正在一个以讲英语为主的国家里面有一天没一天的混日子,当这种世界通用语言一次又一次阻碍了我的交流时,无限苦闷的我只得给家里倾诉, 父亲闻听我的现状后就开始在电话那边不住的后悔,“早知道是这样,当初借钱也该让你去学英语,”话说到这里,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又无限感叹道,“唉,可惜 了哲,那么懂事听话的一个孩子。”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我的栏目

日历

« 2019-10-17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3183
  • 日志数: 7
  • 建立时间: 2014-02-17
  • 更新时间: 2015-02-17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