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华亭——从启新磁厂走出来唐山工运领袖(一)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9-07-03 18:18:01

杜华亭——从启新磁厂走出来唐山工运领袖(一)

黄志强

     摘要:杜华亭,又名杜森,原唐山启新磁厂画磁部画工,中共地下党员,是启新洋灰公司附属厂唐山启新磁厂工人运动的主要领导人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一直在唐山市政协工作。1958年,在上级领导的指示安排下,他创办的唐山市政协机关陶瓷加工厂,安排市区生活困难的宗教人士、民主党派人士到厂工作,起到了团结社会各界民主人士,维护社会稳定的重要作用。杜华亭作为从启新磁厂走出来的唐山工人运动领袖,解放初期开创了唐山市政协统战工作新的历史篇章。

关键词:吴德杜华亭唐山启新磁厂工人运动唐山市政协陶瓷加工厂

     第一个参加反帝大同盟

杜华亭在唐山六中校办瓷厂工作的老照片(杜光华提供)

     杜华亭,1909年生,唐山市曹家口村人。1928年,19岁的他考入唐山启新磁厂画磁部作画工,师从唐山著名陶瓷艺术大师庄子明先生,其陶瓷山水画作品独具特色,深受人们的喜爱。

唐山启新磁厂画磁部(资料图片

唐山启新磁厂日用瓷产品陈列室(资料图片)

1928年,北伐战争的最后阶段,白崇禧率领国民革命军第四集团军进住唐山,在唐山设立前敌总指挥部。北伐战争胜利后,国民党在唐山成立了市党部,并在唐山各厂矿企业组织成立工会,史称“黄色工会”后来又成立了唐山总工会。19289月,启新磁厂成立了黄色工会,全厂的工人都是会员,杜华亭被推选为二车间的支部干事。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拉开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序幕。1933年初,杜华亭通过启新洋灰公司北石场会计李印甫认识了中共地下党吴德,李印甫是吴德父亲。吴德,唐山丰润人。原名李春华。1932年,他在北平弘达中学学习时参加了反帝大同盟;19333月,他加入中国共产党。

反帝大同盟的全称是“反对帝国主义大同盟”。是由法国著名作家、共产党员巴比塞、作家罗曼·罗兰、苏联作家高尔基、中国近代革命先行者孙中山的夫人宋庆龄女士等一些著名人士,于19272月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发起成立的一个国际组织。19297月,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该组织首先在上海建立上海反帝大同盟。随后,全国各地也先后建立了反帝大同盟,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一个群众组织。

已经是启新磁厂黄色工会委员的杜华亭认识吴德之后,了解到参加反帝大同盟进行抗日斗争的重要意义,他第一个参加了反帝大同盟,并主动向工友们进行抗日宣传。在杜华亭的带动下,启新磁厂画磁部画工李润芝,以及刘治、崔伯然、贾瑞亭、阎殿新、杨贺云、陈凤奎、王凤韶、赵西华等人参加了反帝大同盟,这些人都是黄色工会的委员和干事,后来他们都是组织工人进行罢工斗争的骨干。

      19335月,长城抗战失败后,国民政府与日本侵略者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使包括唐山在内的冀东地区成为日本侵略者的殖民地。在这民族危亡的紧要关头,同年7月,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唐山市工会联合会(既赤色工联)秘密成立,吴德任中华全国总工会华北办事处驻唐山市工会特派员、党团书记,直接受中华全国总工会华北办事处领导。赤色工联以“三新”为中心,既启新洋灰公司、华新纺织厂、启新磁厂为中心,发展工会会员,开展工人运动。

组织唐山启新磁厂的罢工斗争

     唐山启新磁厂是启新洋灰公司的附属厂,1924年由启新洋灰公司总技师、德国人汉斯·昆德租赁承包,独立经营。到19335月,启新磁厂主要由汉斯·昆德的次子欧特·昆德负责经营。与为人忠厚的汉斯·昆德不同,欧特·昆德的经营原则是“少投入,多产出”他借口受时局的影响,启新磁厂货物积压,宣布部分车间停工一个月。到7月份又宣布全厂工人减薪百分之十。当时,杜华亭带领工友们以黄色工会的名义发动了一次斗争,因为缺乏经验,遭到监工王庆棠和各车间的工头刘旺、陆老四、高金池等人的破坏,这次斗争失败了。

      1934年初,欧特·昆德张贴告示,又宣布由25再减薪百分之十五,并解雇了部分工人。正在这个时候,吴德第二次来到唐山。杜华亭与吴德取得联系后,向他汇报了启新磁厂减薪裁人的事情。他们两人商议后,决定继续以黄色工会的名义,公开组织工人举行罢工对抗厂方减薪裁人。

     杜华亭与刘治、杨贺云、王凤韶、陈凤奎是启新磁厂黄色工会的执行委员,同时他们都参加了反帝大同盟,在工人们中具有相当的威望。他们在杜华亭的带领下,首先对欧特·昆德宣布减薪裁人的告示,组织全厂各车间工人进行讨论;然后以支部为单位,每个支部选出两名代表,全厂共十几名代表,采取车轮战的方法,轮流去找欧特·昆德进行说理斗争。

     在此同时,在吴德的直接领导下,杜华亭与工友们积极进行罢工斗争前的准备工作。一是确定斗争纲领,提出了四条罢工要求:(一)厂方补发19337月以前停工一个月的工资;(二)不承认19337月的减薪,应发原薪;(三)补足年偿;(四)取消库房包工制。二是组织纠察队,以十人为一小队,三小队为一中队,三中队为一大队。三是罢工斗争的指挥机关,设在厂外淑德女中北面小花园中的亭子内,吴德在那里亲自指挥。杜华亭担任现场指挥和交通,随时汇报斗争情况和传达吴德的指示和部署。

     在做好各项准备工作后,在193425厂方开始实施减薪的当天早晨,开始了罢工斗争。杜华亭与工人代表一起将全厂工人写给厂方的一封公开信,递交给欧特·昆德,并要求他在几个小时内答复,不许减薪和裁掉一个工人。欧特·昆德接到公开信后,马上打电话给唐山警察局,声称有不良分子企图捣毁工厂,准备暴动,请求派警察弹压。同时,他又召集各车间工人谈话,企图分裂工人队伍。他说:“是好工人都站在左边来,站在右边不过来的,日后一定开除。”他说完后盼着工人们都到左边来,结果工人们站在那里一个也不动,没有一个人向左边去。

     分裂工人队伍的图谋失败后,欧特·昆德回到公事房无计可施。工人们见状随即包围了公事房,许多工人冲进公事房继续与欧特·昆德进行说理斗争。气急败坏的欧特·昆德掏出手枪用力在桌子上一摔,想以此吓唬住工人们。当时,工人代表刘治马上将手枪拿起来,扔出了门外,他说:“你用这个吓唬谁?我们工人见过这个东西!”

正当工人们围斗欧特·昆德时,警察局第四分局派来的两名警官和几名警察,企图进厂进行弹压。在这种情况下,吴德、杜华亭指挥工人纠察队一方面监视欧特·昆德的行动,一方面把守厂门,坚持斗争。到晚上7点多钟,斗争仍无结果。这时全厂工人聚集一天了,饭也没吃,困了就睡在窑房里。为了第二天继续斗争,吴德、杜华亭指示工人代表与两名警官交涉,允许欧特·昆德回家睡觉,因为其住宅离工厂不远,也在工人的包围之中。在警察撤走后,除工人纠察队留守外,工人们也回家休息准备第二天的斗争。

     就在这天的夜里,启新磁厂的监工王庆棠召集各车间的工头们秘密开会,企图利用威胁、恐吓的手段分裂工人队伍,破坏罢工斗争。吴德、杜华亭等人得知这个消息后,便在第二天的上午九点半,在厂内组织召开了全厂工人大会。在大会上,首先宣布全厂工人都要宣誓参加罢工,并得到大家的一致同意,就连各车间的工头也没有一个人敢出来反对。随即大会宣布组织正式的工人纠察队,当场就组织了100多名队员,大队长由工会积极分子兰寿铭担任。纠察队公布了罢工纪律,封锁大门仅留小门,出入厂门要有罢工委员会发给的出入证。还通过了七条罢工要求,这七条要求除了罢工开始提出的四条要求外,又加上了这样三条要求:一是履行过去劳资合订的厂规,不许开除一个工人;二是驱逐监工王庆棠出厂;三是打倒大工贼陈刚(库房及杂工的大头子)。最后,大会选出代表50人,主席团24人,组成罢工委员会,下设组织、宣传、交际、调查、秘书、事务等股。大会散后,各股即开始办公。

     这次罢工斗争先后持续了五天。最后,经警察局四分局的一名警官,会同启新洋灰公司的代表和河北省实业厅的监督员李荫亭三人,与罢工委员会进行谈判调解。当时启新磁厂减薪裁人的事情,没有得到河北省实业厅的批准。启新洋灰公司的代表及李荫亭等人深恐事态闹大,影响到启新洋灰公司及其它厂矿的工人。因此,在罢工工人强大的压力下,他们不得不迫使欧特·昆德答应工人们的要求,这次罢工斗争得以胜利结束。

      1934年启新磁厂反减薪裁人的罢工斗争,是在以吴德为代表的唐山地下党的领导下,由杜华亭等黄色工会骨干成员出面公开组织发动的,实际上是黄色工会出面办了赤色工会的事。中共上级党组织对启新磁厂的罢工斗争很重视,吴德曾对杜华亭讲,这次罢工胜利的消息,在红军小报上报道过。经过这次罢工斗争的锻炼,杜华亭、李润芝、刘治、贾瑞廷、陈凤奎、王凤韶等参加反帝大同盟的人,都成了黄色工会中赤色会员的骨干,将启新磁厂的黄色工会变成了赤色工会。吴德对杜华亭等骨干力量非常重视,嘱咐杜华亭团结好和组织好这些骨干力量。这个期间,在吴德的介绍下,杜华亭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参加党组织后,杜华亭发展了李润芝等十几名工友成为中共党员,并在华新纺织厂开展工人运动。

      1934年的唐山,除了有国民党组织的黄色工会外,还有在日本人指使下,由汉奸赵大中组织成立的“河北省战区工人联合自治总会”及“劳资总社”这些社团被称为“汉奸工会”。汉奸工会作为日本人的帮凶,经常与黄色工会争夺势力范围。

1935年春天,也就是在罢工斗争胜利后的第二年春天,杜华亭早上到启新磁厂上班,看见厂门口站满了汉奸工会赵大中派来的维持队,这些人带着白色的袖标,说是要进厂抓人,封黄色工会的门。这时,已经进厂的杜华亭发现情况不妙,便从北小门出去到了北石场,从那里借了一把钳子,剪断北石场外围的铁丝网跑了出去。杜华亭与刘治、杨贺云、陈凤奎等罢工斗争骨干汇合后,一起跑到北京躲避。后来,启新磁厂的黄色工会被封门,成立了汉奸工会,又让监工王庆棠和工头陈刚回厂恢复职位,并宣布开除杜华亭、刘治、杨贺云、陈凤奎等人的厂籍。汉奸工会成立不久,国民党的行政专员公署严令缉拿赵大中,发布布告解散汉奸工会。赵大中闻讯逃亡,汉奸工会瓦解。

机智勇敢为党组织传递重要文件

杜华亭离开唐山启新磁厂后,与吴德一直保持着单线联系,在北京、天津、唐山等地秘密为中共地下党组织工作。

杜华亭的大哥杜献亭,原名杜连捷。小时候到天津学做买卖,当小伙计,什么杂活累活都干。成年后,杜献亭到了天津开利洋行工作,这家洋行是英国人开的,卖五金、水暖配件。杜献亭聪明、勤快,很快他就学会讲一口流利的英国话。老板很信任他,教他管理英文帐目。那时候的五金配件大都是从外国进口的,这家洋行的商品主要在天津、北京、唐山等地销售,进出帐目都是英文。杜献亭每天帐目不结清,就不回家,因此他很受英国老板的赏识。有了稳定的工作,生活逐渐富裕起来,杜献亭娶妻生子,并在天津谦德庄附近买了一个四合院的住宅。

1937年,七七事变后,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全面暴发。抗战时期,杜献亭的四合院住宅就成了吴德、杜华亭等地下党的联络站。

侵华日军占领天津前的一天,吴德与杜华亭等地下党在天津开会,他们原来计划开完会后,一起回唐山。可是会后,吴德与杜华亭接到紧急任务,要将一份重要秘密文件带回唐山,交给冀东党组织。于是他们急忙赶到杜献亭家,商量如何把文件带回唐山。那时,白色恐怖很厉害,火车站军警要对旅客搜身,检查包裹,并且检查的很仔细。商量后,吴德让杜华亭到天津滨江道的中原百货公司买了一个铁皮暖水瓶。回到杜献亭家,打开暖水瓶的底盖,他们把重要的文件卷成圆形,慢慢塞进瓶胆和铁皮之间的空隙里,并在藏有文件的铁皮暖水瓶灌好开水,准备携带回唐山。剩下的文件,杜华亭让杜献亭藏好,过几天再来取。

准备停当后,吴德与杜华亭两人来到天津火车站,准备坐火车回唐山。进车站时,只见军警对旅客搜查的很严格,发现一点不对,就拉到一边扣起来。当时的吴德,家境富庶,他身穿着狐狸皮的大衣,头上是水獭皮的高帽子,脚上的皮鞋锃亮。带着金丝眼镜,手提着文明棍,很是气派。杜华亭穿着毛宝蓝的棉大褂,一个跟包的(下人)打扮,他背着一个布包,里面装了一些那时唐山还没有卖的牛奶饼干、毛巾、牙粉等一般物品,手里提着带提梁的藏有文件的铁皮暖水瓶。

吴德与杜华亭两个人的穿戴像是一个阔佬带随从出行,很气派。他们跟着排队的人们慢慢往前进车站,在前面还有两三个旅客后,就要检查他们。这时,吴德向杜华亭示意,他口渴了要喝水,于是杜华亭走向前,在军警和检查人员的众目睽睽之下打开暖水瓶,往瓶盖子里倒了一些热气腾腾的开水递给他。吴德派头十足地喝着水,与杜华亭一起进了火车站。搜身的时候,军警对灌满开水暖水瓶就没有注意,这样他们带着暖水瓶上火车。到了唐山站,他们也是用这个方法顺利出了火车站。

日军占领下的天津站(资料图片)

1937730侵华日军占领天津以后,吴德与杜华亭利用这个方法和其它方法,多次成功地越过日军的封锁线,机智勇敢地完成了为冀东党组织传递重要文件和情报的任务。

1940年,吴德被调到延安工作,任中共中央敌后城市工作委员会秘书长,中共中央情报部第四室副主任。因为杜华亭与吴德是单线联系,杜华亭与党组织失去了联系。1945年以后,吴德任中共冀热辽分局委员、组织部部长,中共晋察冀中央局秘书长,冀东区委书记兼唐山市委书记。抗战胜利后,杜华亭再次与冀东地下党取得联系。为了便于开展地下工作,杜华亭开始使用“杜森”这个化名。

创办唐山市政协机关陶瓷加工厂

19481212,唐山解放的当天,杜华亭被调到中共唐山市委工作。19499月,唐山市召开首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选举产生了唐山市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常驻委员会,代行政治协商委员会的职能,杜华亭在这次会议上担任秘书,开始了他在唐山市政协的工作。

1949101,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成立。195522426日,唐山市政协第一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在开滦高级员司俱乐部举行。杜华亭作为会议秘书,为会议的举行做了大量准备工作。

当年的唐山市政协机关所在地在复兴路西,对面是复兴路小学。大门向东开,门口北侧是一个传达室,大院三面全是平房。北侧还有一个四合院,上几级台阶,进院子,院内有藤萝架,大莲花缸;院内的房子很讲究,东西厢房正房都是前出廊,室内启新花砖漫地,东厢房是会客厅,有沙发。大院西侧房子后面与清真寺一墙之隔,南侧房子与院墙之间有一个夹道,院墙外面是水沟沿街,路南是德成面粉厂。

如今,当年的唐山市政协机关所在地,已经成为唐山市交警支队一大队的驻地,北面是著名的小山服装批发市场。

1958年初,唐山市委的几个领导到市政协开会。在会上,时任统战部长的冀行(化名,姓尹)提出,现在的宗教界人士不能工作,生活不好过,还有一些无党派人士,民主人士和家属也是这样,市政协是否想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会后,杜华亭想到是否可以开办一个陶瓷加工厂,建一个小烤花窑,买一些白胎瓷,让这些生活困难的宗教界人士、无党派人士,民主人士和家属来上班,贴贴花纸,画上色边,瓷器由白胎变彩瓷,交给土产公司去卖,从中赚取一些加工费。收入虽然不多,但也可以解决这些人的生活问题。杜华亭年轻时是启新磁厂的画工,有这方面的技术。他的这些想法向统战部的领导汇报后,得到了上级领导批准,拨了一些资金,让杜华亭筹备陶瓷加工厂。

由于资金有限,杜华亭决定将市政协机关大院南面的一间闲置的平房作为车间,在车间的后面建一座用于瓷器烤花的小锦窑。方案确定下来后,杜华亭和几位同事找来一些旧砖,买了几根缸管,自己动手盘起锦窑。杜华亭学过盘锦窑,很快建好了一个容积为一个立方米的小锦窑。

有了小锦窑,下一步就是买白胎瓷。杜华亭在市政协开了几封介绍信,自己拉着排子车,放上几个大筐,到东、西缸窑找人买残次的白胎日用瓷。因为解放初期,市场物资紧缺,残次的日用瓷器也有销路。杜华亭找的人都是市政协委员,或是熟悉的工商业者,这些人听说这件事后,都很支持。得知要用一些残次产品,纷纷无偿提供,并说以后再来要多少给多少,并给了一些花纸。这个小瓷器加工厂就是这样开始生产了。

经过杜华亭等人的努力,小瓷厂能够加工出漂亮的瓷器了,领导们和同事们都很高兴,找来几个人也很愿意干这个工作,并安排生活困难的天主教的神父和修女来工作。来工作的人越来越多,又腾出几间房子,也不够用了。为此,杜华亭就与天主教会商量,让他们腾出在双桥里的一个小教堂,扩大生产规模,办成一个真正的工厂。

1959年,经过市委、市政府批准,市政协正式建立一个陶瓷加工厂。杜华亭被任命为厂长,负责加工厂的建设。工厂正式定名为“唐山市政协机关陶瓷加工厂”,公章上的全称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河北省唐山市委员会机关陶瓷加工厂”

位于双桥里的陶瓷加工厂建好后,天主教的神父、修女们都来参加工作了,其中有刘景和、谢博思、梁化纯几位神父和几位修女;基督教的付振华牧师及家属,还有几位传道员及家属;还有华侨的家属,以及一些民主人士的家属。在杜华亭和同事的努力下,加工厂越办越好,也有了明显的经济效益。为进一步扩大生产规模,他们又请唐山陶瓷研究所艺术室主任杨荫斋先生设计“天女散花”和“嫦娥奔月”等画面,并到景德镇买了许多花纸和彩绘原料,增加瓷器的花色品种。从那时起,加工厂就不在加工残次日用瓷了,正式开始加工日用细瓷。

天女散花盖杯,图案杨荫斋设计,唐山市政协机关陶瓷加工厂产品。

黄志强藏品

嫦娥奔月茶壶,杨荫斋作品,唐山市政协机关陶瓷加工厂产品。

李慧武藏品

陶瓷加工厂的手绘和贴花日用细瓷画面新颖,深受人们的喜爱。195912月,唐山市路北区雷庄子办事处在陶瓷加工厂,专门为1959年度办事处的先进工作者定制了奖品茶具。为提高产量,他们还在便宜街路北三义斋旁的刻字店,刻了带有画面的红橡皮印章,将画面轮廓盖到瓷器上,然后填上各种颜色,这种工艺俗称“打戳填色”。入窑烤制成品后,送到各个土产门市部销售,受到群众的欢迎。

唐山市路北区雷庄子办事处定制的成套奖品茶具中的茶杯(正面)

黄志强藏品

唐山市路北区雷庄子办事处定制的成套奖品茶具中的茶杯(背面)。有手书的“奖给魏秀敏同志留念 雷庄子办事处59.12.字样。

唐山市路北区雷庄子办事处定制的成套奖品茶具中茶杯的底款

杜华亭并不满足现状,除了加工厂的日常管理工作,他还虚心向唐山陶瓷研究所的孙海峰、杨荫斋、刘万青等著名陶瓷艺术家学习。他想到别的瓷厂生产的大小饭碗上面的装饰,大部分都是三多图案,就是用橡皮印章盖上石榴、蝙蝠、佛手纹样的轮廓,再填上红颜色,代表多子多福多寿,这种传统图案的饭碗也叫“三多碗”,已经生产很多年了,比较陈旧。于是杜华亭就设计了一个新的图案代替原来三多图案,新的图案由两种图案组成,一种图案由麦穗、玉米、罗卜组成,另一种图案由麦穗围绕着丰收两个字,这种饭碗定名为“丰收碗”,上市后受到大家好评和喜爱。为此,唐山劳动日报曾有过报道。称其为除旧立新。

丰收碗(一),图案杜华亭设计,唐山市政协机关陶瓷加工厂产品。

李慧武藏品

丰收碗(二),图案杜华亭设计,唐山市政协机关陶瓷加工厂产品。

李慧武藏品

杜华亭还创造了一种新的装饰方法,就是在茶具的杯碟壶口下沿贴上花纸后,再用片笔(水彩笔)抹上一圈淡黄色的装饰线,宽度一公分到两公分宽。工人拿好杯子底足,由左边杯把转圈,一抹到右边,很熟练的就完成了。然后再镶上金边。这样的装饰,便使茶具变得高档起来,在土产商店很受欢迎。

手绘竹石纹毛主席诗词盖杯(正面)

1961年唐山市政协机关陶瓷加工厂产品

申恩藏品


手绘竹石纹毛主席诗词盖杯(背面)

1961年唐山市政协机关陶瓷加工厂产品

申恩藏品

唐山市政协机关陶瓷加工厂产品底款

随着加工厂的不断发展,先后又建造了两个较大的烤花锦窑,还购置了一辆马车,这样工厂买货送货就不用拉排子车了。随着经济效益的提高,加工厂在唐山也有了一些知名度。1962年,当时的唐山市委书记马力带领各个部门的领导和报社记者到厂子参观指导,并与杜华亭现场合影留念。过了些日子,马力书记找到杜华亭说,你这个厂子效益不错,是否可以拿些钱帮市委买一辆小轿车。杜华亭说,可以,厂子是属于市委的,理应帮助。就这样加工厂拿了十几万多块钱,找到当时的吉林省委书记吴德帮忙联系,全款给市委买了一辆华沙牌的小轿车。

唐山市政协机关陶瓷加工厂的成功创办,得到了市委、市政府、市政协各级领导的大力支持。1962年之后,市政府有关部门将陶瓷加工厂纳入了编制,从此那些神职人员、无党派人士、民主人士成了国家正式职工,享受国家给予的各项福利待遇。

文革期间,唐山市政协机关陶瓷加工厂更名为唐山双桥里陶瓷加工厂。1968年,该厂并入唐山陶瓷总厂,工厂搬走后厂址改作他用。存在了近十年的唐山市政协机关陶瓷加工厂,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手绘兰花茶碟,唐山双桥里陶瓷加工厂产品。黄志强藏品

唐山双桥里陶瓷加工厂产品底款

1968年之后,60岁的杜华亭,急流勇退。作为政协委员,他辞去了工厂的领导职务,拿起画笔,从新开始了他钟爱的陶瓷艺术工作。63岁离休后的杜华亭,先后在唐山六中、三十六中、河北轻工业学校等校办瓷厂,从事教学和艺术创作工作。晚年的杜华亭一直笔耕不辍,他的作品常用“老杜”为笔名,可见一位革命老人淡泊名利、朴实无华的博大胸怀。

1999年,杜华亭去世,享年90岁。

无限风光在险峰盖杯,1977年杜华亭作品(杜光华收藏)

山无今古色长青茶壶,1979年杜华亭作品(杜光华收藏)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