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必树立行之一生之信仰,力心一道,必执此信仰行之一生。

狮子病的传闻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12-31 11:41:45

  

小时候,在酷夏的深夜,人们大都难以入眠,于是集在打麦场的石磙边聊天,男人们“巴巴”地抽着烟,女人们则笑着,说到动情处,又拍肩搭背的不能自已。这时候则说些有趣的事,女人们远嫁而来,自然天南地北,风俗殊异,又长有年纪,风风雨雨的见多识广,加之添油加醋,娓娓道来,情态万般,惟妙惟肖。

正是“非典”肆虐的时候,人们必要聊到这地方,说是谁家的汉子远来探亲,下车站就被扣了,隔离在省城,至今不能出来。谁家人因为都咳嗽得厉害,故而全家被抓走,又说北京、香港紧张得很,死人是常事,好多国家已经宣布失控。于是大家唏嘘,女人们拄着扫把、铁叉都担心起来,良久才舒口气,好在自己生得偏僻,“非典”即便翻山越岭也不能到这里的吧!

于是讲起自己亲历的大难,至今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个胖胖的婶子,一手拉着吊儿郎当打转的孙子,一边说出惊悚的事来。“啊呦,那时候才可怕呢,原上的洋芋刚挖完,人们都欢喜呢,互相炫耀各自的收成,那月霜降般明朗。那夜的灯也都熄的晚,人们尽喝了酒,所以睡得颇为酣然。突然感觉空气里气味有些不对,酸重压抑至于沉闷,不久即有人惨叫起来,撕心裂肺,又像受了极度的惊吓。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多,我父亲还以为遭了狼呢,于是把门搬了水缸顶住。我们一宿未睡,裹着棉衣围炉向火,还捡了圆好的洋芋烤了许多,那声音真可怕啊,此起彼伏的,像遭了匪,哭喊得心都碎了。第二日,屋外落起大雪,父亲早早出去了,回来时踉踉跄跄,面如土色,扶到门首就晕厥过去了。我姐忙掐住人中,煮碗热汤灌下去,父亲才慢慢醒过来,眼睛直愣愣的,干‘啊’了一声,继而面色狰狞以致可怕了。他说得极慢,又呜咽起来,原来邻庄死了好多人,里边有我们的亲戚。而且死得可怕离奇,说是什么‘狮子病’,我虽读了几年书,却从不知此病的。说是昨夜好多人无缘无故死了,死的时候,有的正举杯待饮,有的正想睡觉,有的站在高岗上临风小便,还有的给孩子喂奶。突然就浑身抖擞起来,遍体的肉就像胶黏着似的,此刻胶化了,肉便簌簌的往下掉。指头,胳膊,耳朵、手、小便、接着便一头栽倒,于是旁边的人惊叫哭喊,上去抱住,‘哗啦’一声分明扯下一堆肉来,白花花的骨头啊,怎不叫人怕?所以之后我们都不曾出去,每日烤洋芋煮面吃,一个月后才出门,外面白雪皑皑,山林一片肃静。邻居家老汉捂着耳,说得“狮子病”的人都烧了,就在几里外敞风的山口,我嗅嗅鼻子,还真有那么一股焦臭味呢!哈哈,你说这种事都是有的,不可怕么?”她说完,又点着顽皮的孙子骂起来。

拿着短棍的叔叔摸着下巴,在石磙上蹭一蹭,呕一声,忽然说:这都是有的,政府什么事都能压住。之后,我便不想再听,眼也觉得困倦,所以回家睡觉了。那“狮子病”的事,至今不能忘却,虽然离奇以致荒谬,但每每想起总觉妙趣横生。试想,人无缘无故死了,肉簌簌的掉,难道不可怕么?


分享到:

TAG: 女人 狮子 巴巴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雒焕鼎

雒焕鼎

石河子大学在读,好读书,梦想周游天下

日历

« 2021-02-28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758
  • 日志数: 3
  • 建立时间: 2012-12-31
  • 更新时间: 2013-01-01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