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二”漫笔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3-02 21:53:40


     我近段时间在家待业备考,知道今是公历32日,竟忽略了也是农历二月二,直到傍晚听到邻居间问候——“没赶会去?”后才发觉。
 

“二月二,龙抬头”,家乡常见习俗是炒“蝎子爪”(用白糖炒的大豆或花生),早上在院中和大门外“撒青灰”——用草木灰撒成圆圈“围仓囤”、“引仓龙”,灰圈之中挖小坑放五谷杂粮“填仓”,还有自己不曾记得的早上吃面条——“喝‘龙须’”和中午包大饺子——“蒸龙蛋”,以及晚上家庭主妇要做的“敲瓢盖”,当然还有与此有关的语言和禁忌;但家里及周边邻居都没有做。这段时间正是大棚土豆种植时节,人们都在地里“忙活”,甚至顾不上吃饭,没有时间。每年二月二日,距离我村10多里外的北沙河村有个“北沙河会”,小时候经常去“赶”,除手工艺品销售外,还有牛马等牲畜交易,还有“唱戏”的,甚是热闹。同一会期的还有峄山脚下的“峄山会”,前几年还专门去过一次。

 

家乡界河镇现为“中国马铃薯之乡”的核心区,近年来,随着农作物种植从小麦转向经济效益较好的大棚土豆并开始大规模种植所带来的影响,“薯乡”的称谓开始出现,在靠近镇政府的道路宣传门上,横批“薯乡人民欢迎您”的印刷字清晰可见,“界河无界,土豆不土”的宣传拓展为“界河无界心无界,土豆不土土生金”的左右门联。
 

农业生产的节奏已悄然发生变化。若是小麦种植,此时节相对空闲;但自从大棚土豆开始大规模种植以后,生产节奏发生了改变。大棚土豆的种植需要年前耕好地、买好土豆种等,还需要育芽。一般而言,春节前后正是育芽的时间。育芽之后,大约在立春后半月左右开始种植,随即开始的是艰辛的一段时间的种植劳作。种植过后是灌溉、助芽等田间管理,其后迎来收获。大概在阳历六月左右,土豆就收获出售了,又是一番劳作的景象。秋季种一下玉米和少量秋土豆。本来是多元化种植,上半年主要种植小麦和一部分非大棚土豆(露地土豆),其后有葱、姜、大蒜、毛芋头、花生、秋季土豆等。由此,农业生产从粮食作物的小麦到经济作物土豆的转变导致家乡人民生活节奏的改变,从而一定程度上出现了节日的淡化、弱化或“遗忘”,当然这只是其中一种因素。
 

家乡种植作物从小麦到土豆的转变是复杂的过程。它与自然环境、种子、政策、市场、技术等有着密切复杂的关系,此不多言。土豆登上家乡土地大舞台后,民俗也随之悄然变化。生活节奏的变化是其中一方面。另一方面主要体现在民居上。传统的四合院式的房屋一般建2-3面(正房、侧房、牲畜圈等),伴随土豆种植的不断扩大,农机、农具、化肥、竹竿或钢架、塑料布和用于运输的车辆等都需要相应的空间来存放,因而,在房屋修建时,出于需要建设成了四面有建筑的院落,不同的区域有着相应的功能。当然,这与土豆所带来的经济收入相对增加有着一定的关系。与此相关,出于干净和保暖考虑,封闭阳台的出现也是新型民居的一大特点。另外,许多家庭的新年挂历是买化肥时商家赠送的,上面印着品牌宣传。
 

当然,伴随着家乡“土豆经济”的出现,土豆常是人们经常讨论的话题,从买种、育芽、种植技术到销售价格。土豆种植对家乡的影响还不止这些,此外还有:它还带动了从“开沟机”、“施肥机”、到“收获机”等农业机械的不断进入,一定程度上实现了生产过程的半机械化,促使着农具也不断创造或改进;它促使了土豆劳作劳工群体的出现、农业合作社的出现;它促进了区域生产的整合,将家庭、村庄、地方与市场等联系在一起。
 

家乡鲁班研究学者王中先生有着深深的土豆情结,他利用自家的老宅建设的土豆文化馆于20125月开馆,意在“提高农民的文化水平,把土豆种出文化来,把土豆种出道德来,有公德就无公害。更实际的说法是擦亮界河土豆的品牌。”开馆之日还启动了首届马铃薯摄影大赛。文化与土豆产业结合在了一起。
 

 “土豆”,这个历史上漂洋过海、从美洲传播到世界各地的作物,深深影响了家乡,“界河无界、土豆不土”!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