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变形与记忆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12-09 19:52:27 / 个人分类:读书笔记

查看( 203 ) / 评论( 9 )
  “在性的和大地—母亲的创世神话中,死亡无须解释——死亡已经构筑到这一过程当中了。但由智慧创造的世界原先本不能有任何的死亡或者邪恶,因此就需要有堕落的神话来完成它。”(诺思洛普·弗莱《世俗的经典:传奇故事结构研究》,孟向春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年2月第一版,p122)
  堕落,可以看作是“堕”和“落”的同意联用,含向下之意,如果作以延伸,也可理解为对既有秩序或现状的自我放逐或是被动逐出。对于堕落,不管是自我放逐还是被动逐出都要接受既有秩序的惩罚,变形就是众多惩罚的手段之一。变形作为一种惩罚形式,不仅包含着形体的变化,也是由一个高的层次向一个低的层次的变化,暗含着对其原在集团所赋予权利的剥夺,同时又因其远在层次的差异其剥夺程度而又存在差异。
  在中外文学叙事中,存在着众多的变形故事,而堕落是其变形的重要原因之一。而此处的堕落的理解相对宽泛,更多是现有秩序对其破坏者的称呼,而惩罚更多也是既有秩序施加在破坏者身上的。由拥有言说自己能力的人的形态,到失去言说自己能力的动物形态是对堕落的一种惩罚。以变形的形式让其脱离正常秩序,成为异类而遭受耻辱。
  在鲧禹治水神话中,鲧治水失败,尧殛鲧于羽山,其神化为黄熊;后羿的妻子嫦娥,窃王母不死药服下,飞升月宫却成了蟾蜍;猪八戒在天宫中调戏嫦娥,由天蓬元帅而在投胎中变成猪的形态;原本是天上的卷帘大将的沙僧,因在蟠桃宴上打碎了玉玻璃被玉帝贬到下界流沙河为妖;在志怪小说中,也常出现作恶之人化称虎的故事;蒲松龄小说《促织》成名的儿子变成蟋蟀的故事;再如西方文学叙事中的,达芙妮化成桂树,青蛙王子故事等。神仙的变形成人或妖,由仙境降到凡间显然也是一种惩罚方式。对人而言,由人而变形为动物,则又降了一层,也是一种惩罚。
  在变形的前后,记忆成为联系前后身份的桥梁,此时记忆也成了一种惩罚,成了一种抹不掉的耻辱的存在和象征。在获得新的身份的,却无法摆脱的记忆的困扰,成为在过去和现在身份之间的摇摆状态。而一旦经过某种仪式,如在西游记中取经,又重新获得原来的身份。此时,记忆又成了恢复其原有身份的一种可能。在此,堕落成为一种成为罪恶的诱因,变形成为一种惩罚,记忆成了原罪的印记。

TAG: 堕落 记忆 变形

空客小屋 朱卿 发布于2013-12-09 19:52:09
想法可能有点混乱,没有表达清楚
没头脑和不高兴 归有光 发布于2013-12-09 19:52:24
你看书好多啊
空客小屋 朱卿 发布于2013-12-09 20:06:22

QUOTE:

原帖由 归有光 于 2013-12-9 19:52 发表
你看书好多啊
你这么说,我只能惭愧了,你们都是默默读书
赤道企鹅 胡寄奴 发布于2013-12-09 20:19:34
回复 4# 的帖子
    她们都是辛勤耕耘的 好孩子!
没头脑和不高兴 归有光 发布于2013-12-09 20:28:30

QUOTE:

原帖由 胡寄奴 于 2013-12-9 20:19 发表
    她们都是辛勤耕耘的 好孩子!
多谢夸奖,安慰这些可怜的娃,愿你还有机会吃到杂肝汤...
多多益善的民俗空间 张多 发布于2013-12-09 21:13:02
呵呵,想法不错,把它的逻辑表达得更条理化一些就好了。
福柯《规训与惩罚》,卡夫卡《变形记》,加缪《西西弗斯的神话》,
南池子 南池子 发布于2013-12-09 21:40:18
可是我觉得这些故事背后都有一个“神话的复活”的ending
或许,有一些的“堕落”可能只是英雄史诗的“受难”?
空客小屋 朱卿 发布于2013-12-09 22:20:04

QUOTE:

原帖由 南池子 于 2013-12-9 21:40 发表
可是我觉得这些故事背后都有一个“神话的复活”的ending
或许,有一些的“堕落”可能只是英雄史诗的“受难”?
嗯,确实在堕落在很多故事英雄受难的一种形式,不一定是惩罚性的,在此过程却存在一个向下运动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也存在变形的问题,此时也需要一个仪式性的表达来完成受难的过程
空客小屋 朱卿 发布于2013-12-09 22:29:05
回复 8# 的帖子
在这里我更关注的是变形作为堕落的一种惩罚方式的表达,更多从既有的秩序出发,去考虑关于堕落的界定,卡夫卡小说《变形记》里的 格里高利变成甲虫 可以视作是当时现行的社会对其 不能适应这个社会 的一种处理方式,因为变成甲虫之后,它可以摆脱原来有的责任和义务,但是但是他的变形并没有伴随着失忆,是具有人记忆的甲虫,是人和动物的合一体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