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了就笑,不开心了就过会儿再笑。

罕见资料:西安曾命名“长安市”民国38年陕、西京全图,规划为铁路枢杻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11-07 23:36:25 / 个人分类:转载

罕见资料西安命名长安市”民国38年陕、西京全图,规划为铁路枢杻

来源:http://www.ixian.cn/thread-344857-1-1.html
据1927年1月1日国民军联军驻陕总司令部发布的《关于改革旧政制之命令》(载同日《新秦日报》)和1927年11月陕西省建设厅编印的《建设汇报》(藏陕西省档案馆),西安设市,最初曾有命名“长安市”的打算。因为这个命令第3条已明确地讲“陕西省会警察厅改为长安市公安局,在市政厅未成立前暂改属本部民政厅”;这个刊物“计划”栏目下,也赫然刊载过一篇《陕西长安市市政建设计划》,并且不惟《计划》的标题不容置疑地揭橥“长安市”的名称,其《计划》的“引言”部分亦且公然宣称:      长安为古帝王建都之地,宫殿之壮丽、道路之坦平、桥梁之利涉,以及各种建筑物之发达,史乘所载,令人眩目。然大都供皇家贵族之娱乐,为民众利者少,故无所谓市政建设计划。唐以后国都东迁,即所谓皇家贵族之娱乐者,亦归烟消云灭。直至于今,故国乔木无有存者,而去岁围城八月,更经一次空前之破坏,废宇颓垣,断桥残路,凑成一片蔓草荒烟!迨西北国民革命军特起解长安之围,行见扫荡中原而统一之,而长安之市应作速建设,以为西北市政模范,实为刻不容缓之事矣。
      不言而喻,《命令》和《计划》是两个内容、价值迥异于一般文件的文种。两个如此重要的文件都明白地提到“长安市”的名称,显见不是一文一处偶一为之的随便说说而已;而《计划》区区百余言之引言,竟有三处提及“长安”,甚至还有“长安之市应作速建设,以为西北市政模范”说法,更足见彼时关于西安拟设之市的名称,确是有过一些斟酌、争论,或曰最初打算叫啥,最后又确定叫啥一段曲折,只不过后之治史志者,未曾或无条件见到此令、此刊与此文,或见到了不甚在意(《计划》难得一见,固是事实,但《命令》曾见载于郭琦、史念海、张岂之主编之《陕西通史》,惜其未深措意),故而蔽焉不知罢了。至于何以当初拟名“长安”,何以后来又定名“西安”,“文献不足征也”,无由得明。笔者妄揣,就前者而言,想必是彼时西安就称“长安”(所谓“长安之围”、所谓“二虎守长安”,即是明证,革命公园《殉难群众碑》“长安之民,为革命守长安之城”云云,也是明证),现成拈来,并不复杂。就后者而言,则可能一方面是惩于去焉不久、惨烈至极的“围城”浩劫,有意避开“长安”二字;另一方面,民国2年“废府设道”,关中道也只存续到民国15年,而此前上推至明,西安一直称为“西安府”,“西安”早已声名昭著,深入人心,而拟设的“西安市”又是从当时的“长安县”分出的,设市后“长安县”的建制依然存在(县称“长安”,市也称“长安”,理论与事实上均多不便)。当然,因袭朱明王朝易“奉元”为“西安”的故义,表示“解围”之后西陲大定、兵燹不再,有点咸与维新的意思;或鉴于当时的报纸和某些领袖人物提到“围城”时多用的是“西安”二字(1926年1月4日北京《晨报》:“西安自彼刘镇华围困九个多月,城内百姓粮食缺乏,枪弹乱飞,死于非命者,不知凡几”。1927年1月6日《新秦日报》:“军界消息:国军驻陕总部前日接到湖北政治委员会主任邓演达来电,询问西安详情,文云:‘探送驻陕国民军于总司令右任勋鉴:西安详情若何?’”),顺应舆情人心,也未可知。是耶非耶,识者鉴之。

TAG: 长安 命名 西安 资料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0-12-06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3489
  • 日志数: 16
  • 建立时间: 2013-05-31
  • 更新时间: 2014-11-10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