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博客作品均系原创,版权属本人所有,任何网站或纸媒如需转载、采用,请与作者本人联系。 联系方式: 邮箱—baoguizhong@126.com 谢谢!

我与景爷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04-20 09:16:33 / 个人分类:情感

我与景爷

包贵忠

 

我已经有将近两年的时间没去看望景爷了,心里常想着要去,但总是抽不了空。这次终于下定决心要在参加完民建会议之后去看望一下景爷了。可是,会议之前我得到的消息是:

景爷走了!!!

我与景爷相识已有二十五个年头了。因为文学的缘故,我们相识、相知。二十多年里,景爷赠书时曾以“贵忠同学”、“包贵忠同志”、“贵忠挚友”称呼我,而在我的心里景爷一直是我的老师、我的父辈。

景爷本名生魁,19304月出生在甘肃岷县。新中国成立前曾参与过中共地下党工作和岷县和平解放的相关工作。文化大革命后,曾先后在岷县三中(校址在中寨)和岷县四中(校址在闾井)任教,其中在岷县四中工作近三个年头(1980年至1982年)。在这三年里,景爷工作积极认真,业余从事文学创作和秦腔自乐,曾与同事李芝萼及闾井乡贤石应章等人交往甚密,三人合写了许多有关闾井的诗文,其中《大石头记》、《林口烟雨》等诗脍炙人口,至今被人们吟诵。景爷疼爱学生如亲生子女,与学生结下了师生深情,每每提及景爷,学生们无不称赞。

景爷比我父亲大八岁。我与景爷相识是在1990年。那年十月出刊的《读者园地》(岷县图书馆主办)上有景爷写的关于红军长征过岷县的一篇文章,也选发了我的一篇题为《游闾井大石头滩》的作文。因为景爷曾在闾井工作过,对闾井这片地方和人民有着深厚的感情,所以他特别留意了我的那篇作文。当时在岷县四中工作的其子晓钟在一节课下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向我说起景爷读过那一期《读者园地》里我的那篇作文。从那时起景爷的名字和景爷的那篇文章就留在了我的印象里。后来,我在晓钟宿舍里见到了一本好像是《中国三千名作家简介》的书,里头就有景爷的事迹,由此我对景爷多了一份了解。1991年,景爷来岷县四中看望晓钟,期间给当时上高二的马晓平指导了作文,我也第一次见到了景爷本人,瘦脸配着一副眼镜,和蔼且风趣的言语以及那略弓的背影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里。

此后,多次在岷县创办的多种文学报刊——诸如《陇岷诗坛》、《轨道诗报》、《叠藏河》、《岷县文学作品选》等上面看到景爷的许多作品,也多次听到景爷义务为各学校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事迹。

20011210日上午,我刚上完一节课,我们学校(闾井镇中心小学)教导主任叫我,说景爷来我们学校了,是来进行爱国主义讲座的,在找我,现在校长办等我。我走进校长办公室,景爷从沙发上起身,与我握手并问候。交谈了一阵之后,我和景爷又来到我的宿舍兼办公室,一杯清茶间,我们相互了解了十多年来各自的变化与发展。景爷穿着依然那么朴素,头戴一顶羊毛暖帽,身穿一套岷县传统老人装,脚上穿一双岷县手工布棉鞋。景爷离开我宿舍之后,我妻子问我那个爷是谁,我说这就是我时常给你提说的景爷。下午,景爷在学校的安排下给毕业班做了爱国主义讲座。第二日景爷去了马坞,第三日早上又返回了闾井。在我的邀请下,又专门为毕业班的学生做了题为《怎样写好作文》的写作专题讲座。景爷在讲台上神情并茂,讲的特别投入。当他讲到写作文要投入感情时他说,伤心的哭起来,他就真的哭将起来;又讲到高兴的跳起来时,他就真的纵身一跃双脚离地跳将起来。一百多名学生,二十余位教师都被景爷精彩的讲座陶醉了。一小时后中间休息十分钟,孩子们把景爷团团围住,问这问那,孩子们的笑脸围着景爷的笑脸,仿佛一朵盛开的花。十分钟的课间休息之后,又开始了下半堂讲座。整整两个小时下来,听的人没觉得时间长,倒觉得时间有点太短。随后我组织曾是景爷的学生或与景爷有联系的我校同事和景爷合了影,景爷还为我赠送了他的小说《群山在呼唤》,我也为景爷赠了我主编的近三期校刊《星星河》。景爷说他县上还有事,就又急匆匆回了县城。临走时景爷给我说了他的住址,二郎山下喇嘛庙儿旁建国街8号,特别强调了一句——门槛比路低。

每次进县城打印校刊和校报,我几乎都要去景爷跟前转转、坐坐、聊聊或留宿。景爷在建国街的院子地势较低,门槛比路面将近低一尺,南、西、北三面各修一排房屋,临街的是两檐水,其余两排是一檐水的厦房。每次拜访景爷,景爷都笑脸相迎。每次我们都聊得很开心,关于闾井之变化,关于他的文学创作,关于我们学校的校刊校报,关于岷县的文学现象,关于岷县民俗研究,每次交谈都有“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每次跟景爷聊天,都是在接收智慧和哲思发出的光和热。吃过晚饭,景爷把我带到他的书房,让我找一些喜欢的书读,并嘱咐我不想看的时候就过来在卧室睡觉,他也找一些东西拿到卧室去看。我翻阅了部分自己感兴趣的书籍和文章后,到卧室准备睡觉,发现卧室里灯还亮着,景爷已以书为伴鼾声四起。

景爷对谁都那么亲意,所以认识或熟悉景爷的人都对景爷很是尊重和爱戴。记得在一个冬天的早晨,景爷带我去买煮牛蹄,顺便端点牛骨汤。寒风中,年过古稀的景爷依然步履轻快。一路问候景爷的人和景爷问候的人特别特别多,应接不暇是很准确的形容。十五六岁以上的人都叫景爷,小学生们碰见都叫他景爷爷。那次,我真正感受到了这位和蔼可亲的老人良好的人缘儿。

我去定西参加全市少先队辅导员培训班培训,到岷县城停留了一天,准备去景爷跟前坐坐。给景爷打电话,家里人说景爷住院了,在中医院。我和马晓平通过给晓钟打电话,问了景爷的病情和病房号,之后我们前去中医院看望景爷。轻声敲门,轻轻地进去,景爷躺在病床上,往日干瘦的脸颊显得有点虚肿,两腮有点发青发紫。见我们进来,景爷从病床上起身,给我们让位置叫坐下。景爷尽管呼吸急促说话有点困难,但还是和我们谈了很多——特别还过问了和我同是代课教师的晓平的工资情况和家庭生活。为了不打扰景爷休息,没坐多久我俩便离开了景爷的病房。离开病房,我在内心一直祈祷:愿我们的景爷早日康复。过了半个月,我打电话给景爷,是景爷接的电话,说他病好了,在家整理稿子。景爷在电话中说,他要送我几本书,问我进城了没,我说没有,我是专门打电话问问病好了没。

2004124日,我去县城办新一期校刊校报,并请马步斗老师和景爷为我们学校的校报《青青苗》题字。景爷的题字是一首诗,是用毛笔题的,校报的报头也是景爷题的。让景爷题写报头,有青青文学之苗在景爷等老一辈文化人的呵护和培养下茁壮成长之意,也表达着我们对为全县校园文化建设做出过重大贡献的景爷的一份敬仰。题字后,景爷把我叫到他的书房,给我说:“给你没有啥送的,就送你几本书,送一些文化,你爱读书,就把书当做礼物吧!”我手捧着一整套由景爷和宋志贤老师编纂的岷县民俗文化丛书时,我如获至宝,手里沉甸甸的,我的内心也记录了这套书所包含的爱的分量。我很感动,也有点担心——担心日后无法报答景爷对我的关爱。

这之后,我写了一首小诗,发在了岷县文联主办的《叠藏河》上,题目是《老骥颂歌——写给景生魁老师》,后来这首诗被景爷选在了他的《洮庢庐诗文戏曲集》的附页上。那首诗虽然写的不怎么好,但至少表达了我内心对景爷的真实感情。

在景爷建国街8号的家里,我去的次数不下二十次。在那低矮的瓦房里,我体会到了景爷对生活的热爱和对人的疼爱。在景爷眼里人仿佛都是善良的、美好的。在那低矮的瓦房里,我真正了解了一位离休了本该悠闲地安度晚年却又心甘情愿为千千万万的孩子们和地方文艺事业而辛苦地奔走着的景爷。景爷辛苦着、劳累着,但从景爷脸上的笑容和那走起路来的精气神中都可以看得出景爷也在幸福着。景爷和儿子、孙子的关系处的特别好,虽然儿子晓钟一家在刘家堡子的新房里住着,但时常会来景爷和阿姨住的旧屋照看老人。景爷总是把他的宝贝孙子昇昇挂在嘴边,放在心里,爱在血液里。

后来,晓钟家阿姨过世了,景爷和儿子晓钟一家搬进了岷峰市场家属楼,住在了一起。搬到那里后,我去过四五次。2012年,我看望景爷时,正好景爷的最新力作《活在人世》已出版。景爷拿出一本在扉页上题字后连同他的近期书、画作品各一幅一并赠予我。我接收的景爷的赠予太多了,光书就有十几本。景爷除了赠予我他的著作,还赠予了我热爱生活、热爱祖国、热爱家乡、热爱人民的这些精神思想,它们一起构成了我受用一生的精神财富,我在内心也默默许下承诺会把他的那些闪光而温暖的精神思想传递给我的孩子和学生们,让那些精神思想点亮他们的人生道路。离开景爷之前,我让昇昇用我带的相机给我和景爷照了张合影。我们坐在沙发上,背景是漂亮的寒梅图,我的左手与景爷的右手紧紧相握。一次闪光,留下了我们在一起的美丽而幸福的瞬间!

20131月,在岷县作家协会年会上,我与文友王循礼向老前辈们敬酒,给李璘老师敬酒结束,循礼示意给景爷敬,他向景爷介绍我,两句之后还想说第三句的时候被景爷打断,景爷说:“循礼不用介绍了,我和贵忠是忘年交,熟。”循礼还有点不好意思。景爷问我阿么屋里没来,我说有时间我会过来的,他说他等着。那次,我因为忙其他琐事而没有去看望景爷,心想下次来县城了一定去看看。

今年的27日,我接到了民建岷县总支通知——8日召开2015年工作会议,心里暗暗提醒自己会议结束后一定要去看看景爷。然而,就在会员们步入会场的时候,我得到了景爷过世的消息。入座后,我闭目静坐数分钟,心里很是难过——这样的难过在我的经历中只有一两次,内心深处在为近一段时间未能去看望景爷而深感愧疚。会后,我与容冰、文珂、循礼等驱车前去给景爷烧纸。丧事设在刘家堡子的那座院落里。我点香后跪地烧了好一些纸钱,浇奠了茶水,然后三叩头,动作有点慢,是因为心情很是沉重。一位与我交往了二十五年之久的可敬可亲的景爷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躺在了灵堂之上,与我阴阳相隔!!

院子一圈摆满的花圈和帐篷四周挂满的挽幛,除了表达对逝者的哀悼与追思之外,还表达着人们对景爷辉煌一生的点赞。景爷走了,与我同悲的不光是他的亲戚朋友,还有那些曾今听过他讲的故事和看过他写的故事的千千万万的中小学生以及社会各阶层的人们!

在我与景爷交往的这二十多年里,景爷给了我太多的关爱、帮助以及文化营养和精神财富,在他的精神光芒的照耀下,我懂得了一个生命存在的价值,也学会了景爷如春天一般的奉献和大爱。景爷虽然已离开了这个世界,但在我的心里景爷将永远活在人世!

临了,作为一种情感的表达,我还是要把我写给景爷的那首稚嫩的小诗读给景爷听听:

老骥颂歌

——写给景生魁老师

 

在遥远的记忆

你是一匹瘦马

远征的艰难与困苦

铸就了你的一身金骨

 

你们的套车

把古老的中国拉进春天

你穿上单薄的衣衫

准备去享受阳光灿烂的初春

一股风却把你带入严冬

 

当春天第二次走来

你已两鬓斑白

该到歇息的时候了

你还闯北征南

追寻遗失的诺言

你的声音如同二月里的春风

唤醒了冬眠的树苗和蛙声

你一天天老去

而春天在一天天长大

 

 

 

 

 

 

 

                        201531日初稿

                       201545日(清明)修改稿



TAG:

张润平 引用 删除 张润平   /   2015-04-23 07:42:11
写得真好!
张润平 引用 删除 张润平   /   2015-04-23 07:41:11
5
一笑堂 引用 删除 宁锐   /   2015-04-21 02:25:40
我的老友宋志贤早已走了!现在“花儿美猴王”景生奎兄又走了!!!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包贵忠

包贵忠

包贵忠,笔名山泉,甘肃岷县人。1976年4月生。自考兰州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专科毕业。兼任《学习报》社特约编辑,校刊《星星河》、校报《青青苗》主编,民间刊物《狼渡文艺》常务副主编等职,现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会员、甘肃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定西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1995年起有六十余篇(首)文学作品及教育论文相继在《陇岷诗坛》、《甘肃教育报》、《黄河少年》、《岷县教研》、《学生天地》、《中国教育报》、《少先队活动》、《轨道诗报》、《叠藏河》、《定西日报》、《轨道诗刊》等报刊发表。

日历

« 2022-08-18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3450
  • 日志数: 28
  • 建立时间: 2012-03-21
  • 更新时间: 2020-08-30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