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晚上喝杂酒•老家每家去喝酒•张怀群纪实散文(图)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01-22 08:49:44











































三十晚上喝杂酒•老家每家去喝酒•张怀群散文[图]

(2010-02-14 08:13:55)[编辑][删除]

 张怀群散文集

                                                       三十晚上喝杂酒

 

   这个本家人口占全生产队四分之一,一个队由四朵人组成,以生产队为区域来往了40多年,如一个厂一个公司,和邻队就少有来往了。这四朵中,每一朵是一个本家,30多户,百多口人。在外工作的无论地位高低,年三十前都一定回来,和老家的上至老汉下至能跑得动的男子们,一齐出动,打着手电,踏着积雪,咯吱咯吱走向辈份最高的一家。

   大门在漆黑的深夜早开得大大的,挂个马灯,或纸糊的火罐罐灯,有的还挂自做的宫灯,一片一串蒙蒙晕晕的灯火,不似城市那刺眼的大亮。娃娃们少不了放三响两响的小炮迎接,没有持续的聋耳的500响鞭,而是拆开来一个一个啪、啪这么放。70以上的最高辈最老好的老人从炕上跳下来,革及拉着鞋,跑到院心,屋里(女人)老人从伙房或厨窑里跑出来,腰里还围着护巾,手湿着:“哦,他大哥来了,他八哥回来了。”年龄大的一律称他哥,在外工作的一律叫名字,总问几时回来的,娃乘着哩?怎么没有领娃?说领着哩,一 连说五六 个快进去。大家拥着太爷:“你先上去。”6尺大炕,把被都取掉了,一页大毡完完整整铺满,羊粪豆或麦衣把炕煨得温温的,越坐越烙。太爷在炕正中靠墙坐了,两边是60岁以上的晚辈,在外工作的二三十岁的如是军官或教授什么的,也推让在炕。能划拳的挤在一旁,依次以辈份年龄为序。边上有土栏杆,栏杆上坐一溜人,十只脚齐摆在炕上。炕棱边两面可坐4人,孙子辈的30多岁的人挤一条长板凳,地上有一饭桌,便把所有15岁以下至能跑的娃娃安顿在那里了。女孩媳妇是一个也不来的,来就坐不下了。

   主家小伙或家长把十个菜碟往炕上连盘子一摆,胡萝卜丝、豆芽、扁豆芽各三个,内和上肝丝、鸡肉丝、葱花丝,油炸果子、陆食等共组成十个数字,黄酒便一人一盅从上席左右依次升起,喝得一片吸溜声,便说:今年谁没回来,去年谁曾回来,明年谁定回来。这浓浓的亲情、人情、感情、乡情已使人泪花闪烁,但却是一片笑声,大声说话声。喝了一大会,酒是从屋中小火炉上用腰里有圆眼扑扑喷火的铝壶中烧开的,放了少许糖精,不放酒就太酸。不用带蓝花的拳大瓷盅,不用腰中喷火的壶在屋中央烧开,就没有年的氛围了。用大塑料桶带给城里大姐二姑的黄酒,总训人不要入糖精,用大玻璃杯那么不摆这些小菜而喝,就如在街上喝了饮料。老农民则终生体味这一种“过”的过程,深谙过程本身和过程以外的意义。书呆子学者们光讲拜年有意义或无意义,农民就要这个过程,糖精喝下去胃不也好好的。所以,书生学者大人物的年或家庭生活永远是清汤寡水、板着脸有一股霉味的。中国人于是十个有九个都盼着回乡下过年。年在乡下,是亿万人公认的。

   酒喝着,就说:你今年苹果成破了,你爹还不让栽。还是小儿子能行!他这个碎老子,你今年发了把好酒提出来!你提得总是最好的酒吧?有哩,提呷!又说你,你今年玉米种到相上了,你今年牛卖得价好。你有一段病得不行了,又活过来了!哎,人就这么个事么。这是例行套话。小子便从柜中把酒提了出来,啥酒?陇南春。嗨,把他家的,一般酒。好酒,这酒好着哩。每人倒一小盅,一齐喝了。总有一个人一口白酒也不能喝却能喝一夜黄酒,总有一老者一口黄酒不能喝却特能喝白酒。一致推举某人划着喝,会划者嫌所有人都不会划,是臭拳。不会划者不服:谁说不会划?一两个会划的猛唱猛划,代拳的多,代喝的无,一圈又一圈过去,小子又拿出一瓶扳倒井:好酒来了。“这涩皮把好酒才拿出来”,又一圈喝了过去。农村人喝酒,和买肉买烟一样,一样一种叫你尝,含卖牌、显示之意,买三瓶一种牌子的酒放在那里,似乎委曲了钱。烟也买多种,一种一包,这就叫喝杂酒。

   忘了说刚进门时,上房前的院让小子们早扫白了,几十人一进大门便爬了下去,领头的说给你二爷磕头,一齐磕了下去,刚会跑的小不点儿也被大娃娃按倒在地,人家起来,他腰正弯下去;人家毕了,他跑了。“再给你三奶磕。”此时,老人站在前头忙挡:对了!对 了!快对了,冷地,快进去。娃娃们忙着打膝上土,领头的60老头和大人们坚决不打,曾给小子讲过多少遍,不能当着老人面打土。他就带着这土上了炕,土面落在毡上。在这家喝得差不多了:走!到你四奶家去。老人送到门口:你不出来了。哎!忘了给娃娃吃的么。奶和爷同时从不同的角落里搜出一包核桃干枣水果糖,给娃娃满把装,后面的轮不上,干脆撒在院里,娃娃们互相挤着拾个干净,有的跑出大门了看见门角还有一颗干枣,又跑进来拾了,惹来一场骂声。有老人的家只有三五家,依次按年龄为序走过去,不论庄子紧挨,那怕又走回来。到了领头的平辈家中,就基本到高潮了,酒的品种已喝过10种,偶尔有一种国家名酒,是家里有人在省会干事。多半是当年流行的大众酒,有本省本县的酒,有已经早没人喝的1元多1斤的酒,还有放了好多年当时是一二元现在成了老酒,这家人一年内不喝一次酒。酒的品种不同,一是别出心裁,显示与众不同。二是为敬心,在人家喝的这你还是这就对不起人,为啥不给人喝个新酒呢?三是怕与去年重复,去年是这今年还是这,人说你光景没变化,你这人就是死板。菜也别出新裁,主体传统菜外,一家总要上个藕,大家专门吃这一个菜,连说好吃,娃娃还没吃上。一家就端出一碟酒枣,嗨!好吃,解酒,又抢光了,别的菜不再动。前几年是大肉片苫在胡萝卜丝上,纯肉炒一盘,便是富家,一人一片吃了。现在既炒也苫,但吃不完。有的人家凉粉好,就叫:来吃你大妈的凉粉。有的酒菜果都不好,却有带嘴中华烟,结束时一人一根,他们认中华不认红塔山,有的老汉就把把儿掐了吸,吸得好舒坦。

   互相的庄子相隔一里、二里地,夜里不可辨路,前面总有一只手电,有的娃娃掉进雪坑里,笑骂声中自个折腾。有的顺胡同溜下去了,他爷骂:你急得上桩呷!更多的年夜有雪,吱呀吱呀一片踏雪声。田野里一片静寂,远处的炮声更为清脆,灯火在天地相接处形成一个扇面。嚷嚷着吱呀开这扇大门,嚷够了,那家又开,满院的电灯齐亮,雪下来了,在灯光中是银银的片儿。

    到了光景最困难的一家,只做了三个胡萝卜碟子,再没什么。只有20元 钱过年的家至今还有,只买了1斤肉,那么就要把这三碟菜吃个一丝不剩,主人就高兴极了。偏偏是一斤散酒,也喝个干,每人给这家的娃必要给1.5角钱,这叫看得起。出得门来 ,风一吹,不醉也得醉,现在已是30种酒下肚了,一家喝一盅,也半斤了,喝三盅就1斤半了,但无人吐。一年不喝,明知醉了,但现在还未醉。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节目断断续续地在某一家看了,多是黑白电视,模糊不清,城里回来的人多看,其余不看,不知国家发生了什么事。心里烧得要命,转到最后一家已两点多了,到后尾一家,住得太远,已3点多了,这里还要摆开大阵势,必是和今夜酒完全不同的一种三级酒,也肯定是城里席上的酒,一律摆着三瓶,喝,又是开手划拳。这时,鸡吃老虎,大压小,螃蟹拳,十几种拳全上来了,人们喊着捆上划,指与旁边不会划者和起来划,旁者只喝,三变六,六变十二,一拳划九四,十三太保,就是最后的拳了。竟有人肚子饿了,馍有馒头和热极的包子,上来三个炒菜,有的吃三个馍。

   这时总要念叼,咱这一门子人不行,太老实,不去找人,出不了一个当官的,邻近的一朵就出了个科级干部,人家都出来了,咱们没有,咱们有大学生,现在这娃娃都不好好念书,念不下去。有的说:哎,念不起么。还有一些家务事都说了起来,多是儿子和媳妇不和,小俩口和老俩口不悦。还要盘算今年谁的庄子要修,生意要做,鸡便咕一声叫了。

   喝完最后一家,大家晕晕糊糊走着,娃娃还陪着熬眼,有的已在某家炕上睡着了,有的被背在身上。总有一个酒量小的翻肠倒肚,不能动而睡在人家。大家到家里已是早晨5点,刚睡下一会就起来吃长面。下午是集体吃饭,但杂酒正在发作,喝黄酒不会很多。这杂酒给人的酒伤,半月才可消散,但正月里还可以支撑着再喝。杂酒,一家一种,一种一心,心是情,所有的情都喝在心中了。 

 

                              

1996年1月30日早记 1997年1月29日抄


TAG: 纪实 老家 散文

mjgnbsc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mjgnbsc   /   2015-05-16 10:54:32
紫砂壶开壶技巧知识:http://www.juhutang.com/know.php?mod=list&catid=22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9-11-12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83864
  • 日志数: 333
  • 图片数: 3
  • 建立时间: 2010-03-25
  • 更新时间: 2019-11-03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