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怀群)吴建国,当代泾川籍泥塑艺术家的代表人物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2-04-02 20:36:27

查看( 14 ) / 评论( 0 )
吴建国先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在西王母祖祠泾川回山王母宫三皇五帝殿塑了三皇五帝像,西王母祖祠三皇五帝殿的历史和三皇五帝的历史,因此走出了古书的文字记载,转化成了立体的形象,让三皇五帝穿越五千年时空隧道,走进了来泾川回山的当代人的视野。从此,三皇五帝不再抽象,而是以神人、以神圣的恣态,每一天和当代的人们见面,这就是造像的神奇。作为人文始祖塑像,一经在回山落成,即成了传世之像,己经和正在接受着无数人的瞻礼和朝拜。
吴建国先生又为庄浪吴玠吴璘纪念馆吴家父子英雄塑了一组站像,自问世起,让今人似见到了英雄真人,又见到了超越真人的英雄形象。这应是英雄的故乡在当代第一次为英雄塑像,是古今珍稀的吴玠吴璘父子塑像。
除了主攻大型人物造像,为生态造像、为当代人生和生存状态造像,也是他泥塑艺术实践的日常作业。
在泾川境内出土和现在还能看到的,有十六国的华盖鎏金铜佛像,有王母宫石窟、南石窟、罗汉洞石窟的大型、中型、小型佛造像和佛教艺术造像,馆藏的北朝至清朝的石造像、铜像,2012年12月31日发现的泾州龙兴寺窖藏数百件造像(北朝至宋朝未曾断代)。石窟造像有石胎泥表、石雕像、佛教文化情景造像,皆为各朝代的经典之作。这些造像,有多少古泾州籍雕塑家参与创作,尚难考证。但能肯定的,是古泾州人和中外雕塑家团队一起完成了这些传世经典的创造。古泾州人也肯定走岀去,参与了各大石窟造像和开窟的伟大工程。只有一个地方的雕塑家,是完不成如此造像峰巅的杰作的。
如此说来,至迟从北朝起,至清朝,今人可以看到每个朝代在泾川水土间产生的雕塑经典。雕塑家灵性的升华、悟性的定格,眼力的定型,手功的定位,古泾州的雕塑秉赋、智慧,我们有幸还能见到真实的范本,而非文字描写。
清朝至当代,泾川籍雕塑家和代表作有多少?限于资料,一时还无定论。我们现在能看到的,就是吴建国的创作了,即他是古代之后,现代或当代泥塑艺术家的代表人物。
石窟造像,是把与石山连成一体的石头上的多余部分取(去)掉,留下来的就是造像,这个取(去)的功夫,应该是天工的功夫,因为缺之丝毫,再无法补救。而更重要的是传神,传神则是“留”出来的,如何以“留”而传神,这更是天工的语言才能表述。窟外石造像也是如此。据说,先以粉本在石壁或石头上印出画像,再一丝一缕的雕琢,其过程和工艺、功力以语言难表。泥塑像,是把泥胎上的多余部分取(去)掉,留下的就是塑像。好在泥塑有补救和修改的机会。
令世人崇拜的,无论是石雕、泥塑,都是雕塑家双手的神奇创造出的神奇,是雕塑家的眼里看出来的神奇,其思维和眼力调动着双手,抽象的灵性因双手凝固成了具体的灵性,这对无此天赋者言,只能用不可思议等词表达。
雕塑,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高度,今人也难以超越北魏人物(北魏之前的人物造像罕见)造像的高度,但今人可以创造出当代造像的高度。人物造像,高度和难度最可能体现在眼睛的塑造上,目光代表一个时代的精神高度,可能是关键词。属于审美的即造型、状态的完美展示,则是基础功夫的基本固化,而眼晴是灵魂的窗口,眼睛的塑造,这是雕塑家终生为之攀登的峰巅上的峰巅。
吴建国先生己有二三十年泥塑创作实践,开阔视野、学习和创作的空间正在敦煌和古泾州及更大地域间展开。如果说,一方水土间的灵性基因是能够遗传、传承的话,祝愿他能够尽瞻天下造像经典,不断升华灵性,不断理解、感悟时代的精神高度,是能够成为当代泾川籍泥塑造像艺术的代表性传承者的,不畏为古今人物泥塑造像这座高峰之高,其经典之作必然会产生。
2022年1月25日辛丑小年
分享到:

TAG: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