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逸都市,享受慵懒,在普罗旺斯做个时间的盗贼。

紫色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8-06 16:27:45

紫,蓝和红的合成色,融合了红色的激情和蓝色的宁静。

紫也分好几种,浓淡深浅各不相一。我不喜欢紫气东来的紫,那是属于皇家,属于天子,属于老子般圣贤之人的。这种紫太过高贵,高贵的有些冷艳,让人难以亲近。我也不喜欢紫丁香那种浅到梦的紫,那么的虚无,像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孩,未经世事,懵懵懂懂,尚有些许轻浮。我独爱的是薰衣草的紫,那是紫的二十岁。这一时刻的紫,开始摆脱稚气,学着沉淀。

紫,来自上天。它是“赤松临上游,驾鸿乘紫烟”的紫色瑞云;是“一日乘白鹤,如云翔紫虚”的紫色天空;是“深宫高楼入紫清,金作蛟龙盘绣楹”的神仙居所;是“告紫宙之成功,定皇天之宝位”的上天。

孔子曰:“恶紫之夺朱也。”可见用紫要慎重,少而贵,多而贱。紫色颜料的稳定性不高,纯度也低。一位蛋糕师就曾告诉我说;“紫色的蛋糕好看是好看,可是要调出这好看的颜色却极难。”而世间能从心所欲用紫的也只有上帝了。

夕阳西沉,倦鸟归林,花儿即将睡去。耕者跺跺脚泥,荷锄而归,口中歌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天边还残留着最后一丝余辉,那是上帝在闭眼前,给天空洒上的最后一抹紫色。暮色中的紫带着慵懒,倦怠,这是上帝在倦看苍生。

多想穿越时空,回到春秋,来到齐桓公统治的齐国,亲眼目睹下一国尽服紫的壮观场面,这不禁使我想到法国那座被薰衣草熏紫了的城市。我幻想着有一天,可以来到普罗旺斯这个“紫的天堂”。在开满薰衣草的地方搭建小屋,不用太大,只要有我容身之地即可。也不要装饰,因为再美的装潢也无法与这大片的紫媲美。

早上,当我醒来,推开窗,视野所及之处尽是薰衣草,每一朵在微风中随意的摇摆,那么的惬意。

我可以在薰衣草田里尽情的狂奔,宣泄情绪。也可以静静的站在田间,微闭双眼,发丝轻扬,感受花的气息,倾听花的细语,它们会为我讲述一个个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

午后,坐在藤椅上,手捧一杯薰衣草茶,阳光下的花香,弥漫着思念的味道。

晚上,当倦意来袭,阵阵幽香将伴我入眠。淡淡的,甜甜的,轻轻的······

 

就让我逃逸都市,享受慵懒,在普罗旺斯做个时间的盗贼······


TAG: 紫色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