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各位老师同学拜年啦!虎年吉祥!

“中缅边境当地少数民族的边界与领地意识及影响问题研究”课题组田野纪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2-06 07:12:52

 

“中缅边境当地少数民族的边界与领地意识及影响问题研究”
课题组田野纪事

 

  因为承担国家社科基金西边项目“中缅边境当地少数民族的边界与领地意识及影响问题研究”课题的关系,2009年6月28日,云南社科院民族文学所的李金明副所长和刘镜净踏上了前往中缅边境北段地区的田野之路。

  课题研究的具体问题是:

  (1)近代中缅边境北段划界的历史过程及遗留问题;

  (2)中缅边境当地少数民族的领地观念、活动范围以及中央行政管辖问题;

  (3)中缅边境当地少数民族的边界与领土意识以及对当前中缅边界划界的看法和理解;

  (4)中缅边界的划定给当地世居少数民族所带来的影响;

  (5)中缅民族间的相互往来及亲缘关系。

  课题研究的主要区域是:

  尖高山以北至中缅边界西端终点的广大地区,就是遵照传统的习惯线即按照英国人愿意的以高黎贡山分水岭为定界的尖高山以北到中缅边界的西端终点的广大区域。具体是指从尖高山起沿着以太平江、瑞丽江、怒江、独龙江为一方和恩梅开江为一方的分水岭向北,直到在靖丹和木刻嘎之间跨越独龙江的地方,然后继续沿着以独龙江和察隅河为一方和除独龙江以外的全部伊洛瓦底江上游支系为另一方的分水岭,直到中缅边界西端的终点为止的广大区域,涉及云南省的怒江、独龙江地区以及西藏察隅县等地。

  课题涉及的主要民族有:

  景颇茶山人,傈僳族,独龙族,藏族

  课题组的田野路线:

  1、昆明—六库—片马—六库—福贡—贡山

  2、贡山—丙中洛—察瓦龙—门空—日东—察隅—下察隅—贡山

  3、贡山—孔当—巴坡—马库—贡山

  公路总里程3000多公里

2009年7月1日,我们到了怒江州泸水县片马镇。

  片马位于高黎贡山西坡,面积约为153平方公里,国境线全长64公里,西、南、北三面与缅甸克钦邦接壤,东与鲁掌镇相连。“片马”在景颇语里的意思是“木材堆积的地方”。

  镇政府海拔1,897米,下辖片马、古浪、岗房、片四河4个村委会和景朗居委会,共有12个村民小组。

  片马居民有景颇族、傈僳族、白族、汉族等民族,2005年常住人口1,740人,流动人口3万多人。

  片马是中、缅两国间最大的陆路贸易口岸,是云南省各口岸中距离缅甸北部中心城市密支那最近的,公路全程792公里。

片马方位图

片马全景

  片马前两年应该是很繁荣的一个地方,现在还能依稀看出当年的风光。这两年萧条下来了,不知是不是那几天下雨的原因,街上很冷清,跑客运的面包车师傅都说现在生意太难做了。­

  我们在下片马村采访到了一个景颇茶山人的民间艺人——董恰浪,他还是文化厅和省民委联合授名的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呢。片马的陈副镇长和片马村的村委会禇书记陪同我们一起去采访,禇书记懂得非常多,对我们的问题作了很多极有价值的补充,让我们得到了丰富的资料和一张极为珍贵的地图。

董恰浪

褚书记画地图

  董恰浪的父辈家族成员在划界前全部搬迁到了缅方的大田坝区,1974年时董恰浪家又搬回下片马,其大伯和小叔家留在了缅方。

  片马的边民往来情况:免费办出境证,一年一换;往来很方便,以前经常互相换工、探亲;通婚自由(缅嫁中居多); 毗邻的大田坝区居民物资采购都到片马;缅方有钱人喜欢送子女到片马读书学习中文。

  茶山人的边界与领土意识:对界桩情况了解较为清楚,不会轻易过界;很多家庭土地都被划到缅方了,但并不觉得可惜;族群认同高于国家认同。

  中缅边界划定给当地茶山人带来的影响:亲人被分隔;坝区被划出;往来没有划界前自由;两国政策不一给当地治安带来不稳定因素;国家认同意识增强,有明显的自豪感和优越感。

  离开片马,我们继续往北走,7月4日我们抵达了福贡县。

  福贡县国土面积2756.44平方公里,辖六乡一镇,57个村委会、1个社区,总人口9.8万人;境内有以傈僳族、怒族为主体民族的20多个民族,少数民族人口占总人口的98.3%;边境线长142.218公里,有7棵界桩(27---33号);县内通往缅甸的各种通道有11条,其中国家批准通行的有5条,通公路的2条。在国家批准通行的5条通道上,截至2007年,县边防大队共设有2个边境执勤点,实施对出入境人员进行检查管理。

福贡县城一角

  在福贡县文联主席普言东的引见和陪同下,我们采访了福贡县志的编写者木劲松老人。老人今年67岁,傈僳族,福贡县沟底乡人。做过教师,然后改行到文化站,在过区委,最后到了县志办,2000年2月于县志办退休。他的妻子有3个姐姐在缅甸,其中两个搬到了密支那。家里的缅甸亲戚经常会到福贡来串门。

木劲松老人

福贡文联主席普言东

访谈

  福贡县边民往来情况:免费办出境证,一年一换;往来很方便,做生意、探亲及文艺交流; 通婚自由(基本是缅嫁中)。

  福贡傈僳族的边界与领土意识:很多经历过划界时期的老人都已去世了,现在的傈僳族已经没有缅方有自己领地的意识了;一般老百姓并不清楚界桩的具体情况,年轻人越过界桩可能自己都意识不到; 七棵界桩都在山上,离中缅两方百姓住地都较远,所以当地百姓的边界与领土意识普遍较弱; 族群认同高于国家认同。

  中缅边界划定给当地傈僳族带来的影响:亲人被分隔;由于界桩较远的原因,当地傈僳族大多觉得划界对自己生活并无影响,无所谓怎么划;国家认同意识增强,有明显的自豪感和优越感。

  7月7日,我们从贡山县城出发,前往西藏察隅县。陪同我们进藏的是贡山县政府的小丰师傅和肖师傅,还有肖师傅的弟弟,负责帮我们解决路上遇到的一些难题。

  贡山到察隅县察瓦龙乡的路小丰师傅原来走过两次,比较有把握,但察瓦龙到察隅县城的路是今年6月才挖通的,路面很差,还没通过验收,我们是整个贡山县走这条路的第一张车。

丙中洛至察瓦龙路段

怒江峡谷

流沙河(干燥天气沙石会一直往下滑坡)

察瓦龙乡政府

察瓦龙街景

  察瓦龙不像想象中那么美,山都是光的,要不就寸草不生,要不就长满仙人掌。整个乡政府所在地就只有一条街,街上非常冷清,环境很是恶劣。乡长说察瓦龙有6900多人,占察隅总人口的三分之一,可能都居住在村里吧。

  在察瓦龙住了一晚上,我们8号一大早就出发前往察隅了。察瓦龙到察隅不到两百公里,不定时会有战旗车跑客运,车费是每人300块。路上遇到两个辽宁驴友,不住慨叹忘记买保险太后悔了。

察瓦龙往察隅的路

肖师傅的弟弟在挖路

途中风光

察隅县城

终于到达县政府了

察隅县委宣传部朱部长

  我们早上七点出发,一路颠簸,下午五点五十才到达察隅县城。察隅县城很小,只有三条街,和内地的乡镇差不多,而且感觉整个县城就是对口援建城市建盖起来的。不过察隅人还是非常纯朴的。我们一路上遇到的老乡,不论老少都特别友善,对我们微笑,和我们挥手。有个背柴的老婆婆居然还会跟我说拜拜。

察隅街景

  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上午到县委宣传部找到了朱部长,没想到他竟然是头天下午在县政府门口给我们指路的人,而且是宣威的,老乡见老乡,激动了一下。朱部长真是难得的好人,为我们提供了一切他能提供的方便,给了我们很多资料,让察隅成了我们这次田野最顺利的一站。

  我们9号下午到了察隅县城所在的竹瓦根镇,朱部长提前帮我们联系了,所以镇长书记都很配合,很放心地和我们聊了各种情况。在察瓦龙时我看到察隅县地图,竹瓦根镇和下察隅镇都和缅甸接壤,计划着主要跑下这两个镇,没想到到了竹瓦根才知道,下察隅和缅甸接壤的地方现在是印占区,过不去了。

采访竹瓦根镇乡长、人大主任及副书记

研究地图

  在乡长的建议和协调下,我们10号上午从察隅县城出发,到竹瓦根镇雄久村委会采访缅民洛松。和我们同行的还有察隅统战部的颜副部长和竹瓦根镇政府的两名工作人员。

  上世纪二十年代到五十年代(西藏和平解放前),竹瓦根的日东、格达、吉公、巴嘎等一带的部分居民由于交不起旧西藏政府的苛捐杂税和对共产党政策的不了解,逃往缅甸米芝那地区罗孟当现德西都(相当于区、乡)辖区的桑当、西朱当、门登村生活,几十年来缅政府一直未批准他们加入缅甸国籍。1984~1986年期间,这些缅民陆续返回察隅(共两批13户61人),要求定居。直至2006年年底,我国外交部和公安部才特批他们加入了中国国籍。

  由于二十年间多次劝诫都未能将这些缅民遣送出境,察隅县政府在竹瓦根镇的西托拉、扎嘎、珠吾三个地方设置了既不属于察隅县的行政村,也不属于自然村的定居点,让他们居住下来。

缅民定居点的小卖部

缅民房屋

红旗与经幡

  我们的采访是在雄久村委会副主任扎西曲珍家进行的,我们都觉得她家很漂亮,颜副部长说这只是当地中等家庭的样子。

扎西曲珍家

扎西曲珍家1

 洛松兄妹(左一为洛松)

访谈中

协助洛松画地图

西托拉卡合影

  今年56岁,藏族,是1986年从缅甸迁回察隅的缅民,能讲藏语、傈僳语、独龙语。他妻子已去世,有6个孩子,都在西托拉卡村里。

  洛松在缅甸出生缅甸成家,不清楚父辈何时搬过去的。1986年时父母和8个兄妹都迁回察隅了,父亲96岁,巴扎村人,母亲已去世,日东村人。

  察隅边民往来情况:来往密切,以做生意和物资交流为主;探亲和做生意的缅民大多走山路,不办通行证;原来缅民可以从察隅河河沟直接到达察隅县城,现在有边防把守,不准他们进到县城,只能走到吉太村交易;没有通婚情况,在缅甸的亲戚都是以前跑出去的。

  察隅藏族的边界与领土意识:对藏族边民来说,国界和其他边界一样,并没有太特别之处,只是有区分意识; 老百姓清楚界线、界桩的情况,但并无严肃的边界意识,越界挖药材等情况比较普遍;对自己越界不太在意的同时,藏族边民又有很强的守土固边意识,边境村寨对缅民进出有详细记录,民众主观上不愿缅民偷渡或搬过来生活,不愿资源被分享;有族群认同意识,也有较强的国家认同意识。

  中缅边界划定给当地藏族带来的影响:亲人被分隔;国家各项惠民政策及边疆政策极大地改善了当地藏族边民的生活状况;国家认同意识增强,有明显的自豪感和优越感;有强烈的守土固边的主观愿望。

洛松口述的地图

  从西托拉卡出来,我们又赶往下察隅镇。下察隅是与印度接壤的边境地区了,我们都还要先办边境通行证才能到镇里。同行的肖师傅是藏族,办证时还被多加盘问了一番。

通行证你给见着?

浑水不犯清水的桑昂曲河与察隅河

下察隅镇政府

  在下察隅,我们拜访了沙琼村的僜人头人阿鲁松,主要想了解僜人的民族识别问题、边界意识问题和中印边界问题对僜人的影响情况。

僜人生活的沙琼村

沙琼村

僜人头人阿鲁松

阿鲁松家

  阿鲁松是察隅的名人,非常幽默风趣,网络以及各种杂志对他的介绍都很多。阿鲁松70岁的年纪,还有个34岁的老婆。他介绍说,这几年各级统战部门都一再给他们做工作,希望他们能同意并入珞巴族。但僜人认为自己在历史上就是一个独立民族,况且在族源、语言、风俗等各方面都与珞巴不同,所以不愿意并入珞巴族。

阿鲁松家满墙的牛头

阿鲁松的老婆给我们倒米酒

僜人手抓饭

下察隅镇僜人书记达友松协助画地图

沙琼村合影

 


TAG: 纪事 课题组 领地 少数民族 田野

施爱东博客 引用 删除 施爱东   /   2010-02-06 21:37:23
来照照镜子
玉麓俗谭——英古阿格的博客 引用 删除 英古阿格   /   2010-02-06 14:11:49
Silver的小屋 引用 删除 silver   /   2010-02-06 07:19:28
cheerio!
Silver的小屋 引用 删除 silver   /   2010-02-06 07:16:39
8錯~~
加油~~~~~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1-07-24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78293
  • 日志数: 33
  • 图片数: 2
  • 影音数: 4
  • 文件数: 18
  • 书签数: 20
  • 建立时间: 2008-10-14
  • 更新时间: 2011-09-19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