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木根深林始茂,哲人智足理方明——广西田林县民间文化人陈道平撰题

梁庭望教授序《师公·仪式·信仰——壮族民间师公教研究》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9-21 13:31:55 / 个人分类:师公探幽

师公·仪式·信仰——壮族民间师公教研究·序》

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梁庭望

       《师公·仪式·信仰——壮族民间师公教研究》是大家期待已久的著作,它的出版发行正逢其时,这就是改革开放大环境下的思想解放。不久之前,国务院宗教局建立了第四司即民间宗教司,并听取了我关于壮族原生性民间宗教当前情况的汇报,其中主要汇报的便是师公教。故而本书的出版,正适应了形势的需要和国家职能部门的要求。

       师公教是历史悠久的壮族原生性民间宗教,它是在秦汉时期越巫的基础上,吸收了道教的若干成分和佛教的一些成分,加以融合而成的。从它的渊源、信仰、教义、神灵系统、语言运用和活动方式等各方面来看,它并不属于外来人为宗教的变体,而是吸收了外来宗教成分的壮族原生性民间宗教。它虽然从原始宗教演化而来,但已经基本脱离了原始宗教;它已受到人为的推动,但还没有发展到世界大教那样的人为宗教的程度,实为处于原始宗教和人为宗教之间的过渡阶段,因而可视为准宗教。师公教并非是宗教文化的凝固物,而是壮族民间相当活跃的现实,乡间壮族老人去世,如果不找师公或道公追荐亡灵,必被亲友邻里视为不孝,很难做人,可见其影响之大。

       由于过去没有对师公教进行过系统的田野调查和深入研究,对师公教的来源和性质尚有不同的看法,这是很自然的。正是在这种看法纷纭的情况下,广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杨树喆博士的《师公·仪式·信仰——桂中壮族民间师公教探秘》出版了,这无疑是壮学研究的一个亮点,其影响必将超出壮学的范围。首先,本书作者撰写此书不是凭道听途说和零星文献,而是下苦功夫到民间做田野调查。而且这种调查不是访问性质,不是个人专访,而是跟着一个师公班,像他们当中的一员一样,参加了该师公班的全程宗教活动,仔细观察和了解每个环节。像这样亲历对一个师公班的实践,目前还没有第二人。而这种田野调查方式,是目前世界上社会科学研究最为提倡的。

       本书的另外一个特点,是扎实的个案研究,这也是目前社会科学研究最提倡的方法之一。壮族师公教没有全民族统一的组织,各地师公班多如牛毛,本书采取了个别与一般相结合的方法,一方面普遍查阅相关资料,了解各地师公班的一般情况;另一方面,对上林西燕镇的一个师公班进行了长达数月的跟踪研究,通过跟踪,详细了解师公教的信仰、唱本、教义、通神方法和手段、戒度法事和筵头法事、神灵系统等方面,获得了丰富的材料,成为本书比较扎实的论据,为本书的成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本书的论证方法比较科学,这就是在扎实占有材料的基础上,将点与面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使读者既对师公教有一个宏观的比较完整的概念,又有翔实的感性材料。全书由绪论、仪式论、信仰论、余论组成,结构完整,层次分明,既具有代表性,又自成一家之言,从而使这部著作在理论的阐述和材料的运用上达到比较完美的结合。所涉及到的若干重要问题的观点,言之有据,言之有理。在进入论证的时候,首先遇到的问题是师公教算不算宗教?这是因为在漫长的历史上,师公教虽然一直存在于民间,但从来没有得到过承认,今日亦然,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下面就无从着手。作者在绪论的开头,便做了明确的回答:“师公教是广西(尤其是桂中地区)壮族乡村民众普遍信仰的一种民间宗教。”这就为下面的论证定下基调。关于师公教的渊源,作者正确地指出:“壮族师公教作为一种民俗文化现象和社会力量,是在古西瓯、骆越人越巫信仰的基础上,广泛吸收与整合了中原古巫傩、道教、佛教等外来宗教文化因素以及儒家思想观念而形成的,具有巨大的包容性。”这个论点很重要,它正确地回答了师公教的来源和性质,澄清了对师公教的种种误解。对师公角色的属性,书中认为:“师公是祭司、巫师、萨满三者兼而有之的宗教职业者。”这是对师公教性质的重要补充,应当说明的是,它也有道教的一些职能,如使用灵符。书中最有说服力的部分之一是它的仪式论,作者将其分为戒度法事和筵头法事,关于戒度法事,书中将西燕师公班和武宣师公班作比较,归纳出打禳、定坛、净坛禁坛、搭桥请圣、乐三光、宣牒、起誓等26个环节;筵头法事又分为小筵头法事打解结、禳关煞、谢坟、解凶狗四类;大筵头法事则分为解秽娘、请神降筵、请师入筵、搭桥送魂等10个环节,这是过去从来没有归纳过的,这使人一看一目了然。从这些环节和程序里,作者理出了它们后面的动因,如大小筵头法事,“由于在壮族师公教观念体系中,一方面,生死祸福主要被理解为某种超自然力量特别是人格化神灵对人间的惩罚或赐予,因而师公教的筵头法事大多围绕着对人的行为的调整来进行的,”另一方面“又将祸福的产生与自然的有机运行联系起来,认为前者是后者的结果”,于是产生了上述环节,目的在于“在行为的层面上既体现为对自然的调节,也体现对人间秩序的调节。”达到平安无祸、转祸为福的目的。这些论述,对法事的机制和目的的把握是比较准确的。

       信仰是本书的核心部分,包括唱本、科书及其反映的信条和教义;以多神论为宗旨的神灵系统,是为所有的仪式安排的依据。书中所归纳的“善恶因果报应说”、“天庭地府与仙境说”、“人生皆苦易罪说”、“重孝说”、“多神崇拜,万物为神鬼主宰说”,基本概括了师公教的教义。不过这部分的真正价值在于,无论是唱本或科书,都保存了丰富的壮族传统文化,不少民间神话传说是有赖于唱本才得以保存下来的,如神话《布伯》,就完整地保存在唱本里,师公为利用它,加入了一些宗教内容,但影响不大。《白马三娘》甚至没有宗教的内容,有很强的现实色彩。壮族唯一的英雄史诗莫一大王的传说,也是完整地保存在《唱莫一》里的。限于篇幅,作者只举了十一种唱本和两种科仪本,在120多种唱本及科仪本中仅占十分之一,即便如此,也能看出在保存传统文化方面,师公教真的功不可没。另一价值在于,唱本和科书体现了壮汉文化的融合,不少唱本的题材来自汉族,但都经过了民族化的处理,以壮族民歌形式重新创作,蔚为壮观。从这类本子里,我们能够感受到汉文化的强大影响;另一方面又感受到壮族传统文化的力量,无论怎样的汉族题材,都被化了过来,变成了壮族文化系统里的东西,满足了壮人的审美要求。有的只是在标题上看出是汉族题材,内容几乎无关。从本书的分析里,人们不应该忽视壮族传统文化的能量。

       神灵系统这部分特别有意义,作者归纳出了“衙师”、“衙帅”、“衙圣”等七个序列,并将其身份还原,归纳为本教主神、道教神灵、佛教神灵、土俗神灵、其他神灵五类,实际是三类,即土俗神灵、汉族神灵、外来神灵,后两种神灵都做了民族化处理,与原来身份有很大区别。例如主神唐葛周,本为周历王姬胡(公元前857—842)谏官,到宋真宗(998——1022在位)时突然被抬出来做三真君,师公教为了自己的生存,把他们拉过来做挡箭牌,给予改造,出身变为壮族姑娘达凼的三个儿子(同母异父),从身份到行藏都变了。这和有的壮人姓氏攀附中原大姓的原因是一样的。这部分的意义在于说明师公教的神灵系统仍属于多神论,主神地位并不明显,说明它与原始宗教关系密切,不是道教体系。其意义还在于,壮族思想体系中不存在排他性,相反有很大的包容性,后来壮族与汉族以及其他民族的关系融洽,不无意识根源。在世界上,因宗教的排他性而发生战争的迄今连绵不断,对比之下可知,壮族的这种包容性意义多大!

       在做了上述论证之后,本书从宗教是一种文化的角度对师公教的价值做出判断,指出:“从某种意义上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数千年来壮族传统文化发展史的核心史观,便是师公教的传承史。师公教是壮族传统文化和民俗形态的母源,是壮族传统文化中具有相对稳定性和共同性的部分。”“换句话说,师公教信仰在历史上对壮族社会的延续,对壮族自身的民族认同、民族凝聚力的形成发生过重要的影响。”这些论述都比较贴切,比较精辟。毫无疑问,本书的面世,是对壮学的新贡献,对人们正确认识师公教会有多方面的启迪,可以促进对类似原生性民间宗教的研究,并为职能部门制定政策提供依据。

 2006年8月5日于中央民族大学

 

 

 


分享到:

TAG: 梁庭望 师公 信仰 仪式 壮族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