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让“礼”回归精神本质?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1-25 19:08:45 / 个人分类:网络文章

查看( 1406 ) / 评论( 4 )
对话与讨论

怎样让“礼”回归精神本质?

中国新闻网 2011年01月25日 09:09 来源:北京晨报


怎样让礼回归精神本质?

  “礼”逐渐失去了它的精神性,变得更加物质,无论是送礼者还是受礼者,他们看到的更多是“利”。

  年终岁尾,送礼大军再一次出征起航,送亲戚、送朋友,送领导、送客户……

  不少网友在网上哀叹,过年到底送什么?与此同时,各类商家也挖空心思地推出各种礼品,千奇百怪、价值不菲的礼品再一次被人们所关注。

  针对当下的“送礼热”,中国社科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李河说:“在当今社会,礼正在变质,甚至变态,当礼和利益挂钩之后,它就变成了一种考验,送礼的方式、送礼的名目,送礼的轻重,都在考验着人们的智商和财力,节日逐渐成为人们的一种负担。”如何改变这一现状,这值得我们去思考。  

  礼的本质

  礼是精神的传达

  送礼,本是中国的传统,甚至是整个东方世界的传统。中国人说“有礼仪之大,谓之夏”,礼从何来?李河说:“从根本上来讲,礼节最早从宗教和祭祀而来,它是仪式化的一部分”。

  如今,宗教和祭祀的意义逐渐变淡,世俗化的一面成为了主流,更多的普通人,又应该怎么样去看待礼?李河说:“其实礼节从来都是不分开的。礼是一种符号,它是人对内心的直接诉求,是亲朋好友之间的一种心灵的沟通,是传达感情,沟通情谊的渠道。节,应该有两个意思,节日、节制。节日在现在大多已变成吃喝玩乐的机会,其实不然,节日不光是吃饱肚子,不光是休闲,还应该有精神上的放松,让人能够有机会给感情增添一点内容”。

  礼的变质

  送礼成了花钱大赛

  礼,从来都是中国文化,乃至东方文化中最重要的内容之一,孔子教人六艺,礼居其首,可见礼的重要。然而不管是宗教的礼,还是世俗的礼,都是精神性的、符号性的。李河说:“传统文化中的‘礼’和‘仪’是紧密联系的,而且‘仪’是重心,这种仪式感是一种强烈的精神内容,物质上的内容是其次的。”

  如今,礼逐渐失去了它的精神性,变得更加物质,送礼成了花钱大比赛。

  从精神到物质,从原来的优雅、从容和高贵的精神内容变成了金钱和物质的代表,对于这种变化,李河说:“礼是一种符号,符号的特性就是人可以赋予它不同的内容。不同的环境中,它被赋予的内容自然不同。礼在现在显然已经超出了感情和精神的范畴,而被赋予了太多其他的诉求。表现到具体的生活中,下级要给上级送礼,单位职工要给领导送礼,每个人都要给利益相关人送礼,再加上攀比成风,如今,礼这个符号,已经变质,甚至是变态了。”

  礼的异化

  送礼更多是为了打点

  往来之礼,是传统的文化和习俗。如今,礼的异化,逐渐使其失去了“往来”的特点。礼本是相互的,是双向的,但现在几乎变成了单向的,比如下级给上级送礼,上级回礼的可能很少。

  然而单向的送礼,又该如何定义?李河说:“我们假定送礼是一个中性词,它负的那一面,就是打点,打点自然是不需要往来的。送礼不是问题,打点才是问题。而且打点已然成风,官场、职场,包括学界都无可避免。而且,学界的打点是最不能让人容忍的,知识分子本来最讲气节,而今,连学界都守不住一片净土了”。

  在“利交”的社会里,在打点的人际关系中,送礼带来的是整个社会的问题,李河说:“送礼,瓦解掉了整个社会公平、公正的环境。利交的后果,是在官场中,产生腐败,职场中,树立不正之风,破坏公平。学界本来和打点是格格不入的,它应该是一个完全封闭的精神世界,但也沦落了,利益让人失守,各种各样的学术腐败已经不是新鲜事情了”。

  礼的转变

  礼不能彻底地变成钱

  失去了精神内涵,失去了仪式意义的礼,蜕变成了一场物质比赛,乃至金钱比赛。

  从羞于谈钱到踊跃谈钱,短短几十年,改变了几千年的礼仪习惯。李河说:“礼本是精神性质的,过去送礼,生怕体现出钱来,所以人们花心思费脑筋,想这个礼怎么才能送得高雅,怎么才能体现出自己的感情。而现在,人们同样花心思费脑筋,却变成了怎么样才能让人家看出礼中的钱来,比如高价礼品要保留价签,各有手段,五花八门。”

  当礼中的钱越来越被重视,送钱就成了必然。李河说:“礼的轻重本来不应该直接影响目的,所谓礼轻情意重,礼不是衡量情谊的标准,但是当礼和利益诉求联合起来的时候,礼轻情意重就不复存在了,人际关系在这里变成了纯粹的物质关系。古人说‘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这句话里的礼本来意思是态度谦恭,现在直接就成了物质和金钱”。

  礼的异化是社会问题,然而在李河看来,即便是在这个环境中,也应该有底线,他说:“钱也是符号,大家都知道这个是越多越好。可能人们不得不随波逐流,但是不应该把礼彻底变成钱,直接送钱,本来就是很犯嫌疑的”。

  问题根源

  生活中的无处不竞争

  送礼本来应该是好事,最起码也应该是中性的。然而,当它变成了一个值得人们担忧的问题时,就说明我们的社会出问题了。

  对于礼的异化,有人说是攀比,有人说是炫耀,李河表示:“这两种情况都有,但不是最根本的,古人都说‘富贵不还乡,如衣锦夜行’,历史上从来也不缺粗鲁地送礼的人。如今的问题,送礼之间的攀比和目的性,已成为社会的普遍现象,才是让人担忧的问题”。

  谈及原因,李河用两个词来解释:竞争、支配。他说:“当今的人们,从小到大都生活在无处不在的竞争之中,孩子生下来,要有更好的生活条件,上学要有更好的学校,毕业了要有更好的工作,工作以后还要更高的职位和收入……每一个人,他的学习、工作、生活都处在竞争之中,竞争就是生命的主流,自然而然就想方设法增加自己的竞争资本,送礼也就变成了竞争的手段。另一个是支配,这是体制的问题,上级支配下级,领导支配职员,人不是自主的,不是自由的,是依附性的,这样的状态下,送礼就成了获得更高的地位、更多的财富的渠道。”

  解决途径

  节制不能改变礼的崩溃

  古人说“礼崩乐坏”,李河说:“乐坏不敢说,礼崩已经是事实”。面对愈演愈甚的送礼大潮,也一直都有人呼吁要节制,然而节制真的能减缓乃至改变礼的崩溃吗?

  在李河看来,不必去批评送礼的人,他说:“普通人,即便是真的彻底地超脱出来,完全拒绝送礼,就没有压力了吗?生活在这个环境之中,很多人其实是被绑架的,比如说随份子,这些年水涨船高,人家随500,你能随50吗?”

  然而,礼仍旧是需要回归的,不能因无奈而放任。李河说:“当一个社会,连送礼都成了一个不能承受的负担,这就非常麻烦了。我们应该想想办法,让这个社会能够轻松一点儿,让生活在其中的人能够舒服一点儿。按道理说,给人们最好的建议,是让礼回归本性,回归到它原本的精神含义,符号意义。”

  要让礼回归,就要从社会的角度解决,李河说:“倘若能够真的减弱一点人的依附性,改变一点社会的支配制度,减少一点对竞争的崇拜,把我们的社会变得宽松一点,更加公正和公平一点,让打点失去意义。那么人就可能转变成为自主性的、不依附于级别、领导等的自由的人,那个时候,人才能真的轻松起来”。

  晨报记者 周怀宗

  李河:

  当人际关系变成“利交”

  南朝刘孝标在《广绝交论》:“素交尽,利交兴,天下蚩蚩,鸟惊雷骇。”当商品社会中的人际关系变成“利交”,礼后面的节,就不再是精神的放松和慰藉,也不再是身体的休息和调整,而成了一个比平时更加紧张激烈的战场。本来人们在红尘中打滚儿,就已经很累了,过节应该平衡一下心灵,调整一下心态,但是现在却更累了,身体累、心理累,财务上同样也累。

  但要改变这一现状却是很难,在如今的社会环境中,很多人其实是被绑架的。

  步入社会,每个人都不得不深陷在一个竞争激烈的环境中,独善其身的结果可能是他承受不了的,甚至是灾难性的。即使能逃避这一切的竞争,但你同样要处理很多的社会关系,如亲戚、朋友,这一切依旧要受到各种各样的影响。

  这样一个披枷戴锁的人,你给他出多少主意,提多少建议,都不会让他变得轻松。

 


TAG: 人际关系 社会交往 异化

Silver的小屋 silver 发布于2011-01-28 00:43:44
当代社会需要重塑“礼”文化
2011年01月26日 17:52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元旦刚过,春节将至。走在城市的街巷里,细心的民众都会留意到,一些店铺悄然挂上了“礼品回收”的牌子:高价回收名烟、名酒、冬虫夏草……。而且,除了在路边随处可见的“礼品回收”,如今在网络上也随处可见“礼品回收”的网站、广告、邮件。(1月26日《宁波晚报》)

  从表面上看,“礼品回收”解决了一些人家里礼品太多,吃不完,用不完的难题,有利于减少社会资源的浪费,是件好事。但是隐藏在“礼品回收”后面的,却未必都是好事,比如一些掌权者借着逢年过节大肆收礼,然后再通过“礼品回收”把这些礼品换成现金,等于是把依靠不正当手段获得的灰色收入“洗白”了。

  很显然,这样的“礼品回收”,实际上是帮了国家反腐倡廉的倒忙,国家有关部门理应通过加强监督,甚至是采取措施对这一行业进行整治,以达到反腐倡廉,斩断这一灰色利益链条的目的。

  但是从根本上说,从“礼品回收”这一新兴行业上反映出的问题,还不仅仅是个别官员的贪污腐败,而是整个社会在“礼”文化上的严重错位。所以,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就必须通过重塑“礼”文化入手,在全社会树立正常、健康、符合传统观念的“礼”文化。

  中华民族向来以礼仪之邦自居,礼尚往来也是正常的社会现象。但是在百姓自发的“礼尚往来”中的“礼”,往往只是“情”和“意”的代表,人们更为看重的是附着在“礼”身上的“情”和“意”,所以才有“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之说。但是再看看大街小巷那些礼品回收店回收的礼品,多是名烟、名酒、名茶,价格不菲,远远超过了一般老百姓的经济承受能力和消费水平,送礼者和收礼者,更看重的是礼的价值而不是上面的情意,否则,也就不会把人家的“情意”拿来换钱了。

  社会“礼”文化的错位,不但给掌权者的腐败寻租提供了操作空间,而且也加重了普通人的经济负担和心理负担。因为除了少数人有求于官,不得不送礼外,普通人之间也有通过送礼联络感情,拉近人际关系的需要,在重“礼”而轻情意,或者是礼的价值越高,代表情意越重的社会风气下,人人都只能选择“重礼”而无法送出“薄礼”。如此一来,势必会让很多人不堪重负,让“礼尚往来”越来越变味,变质,最终从情意沦为一种经济和心理上的双重负担。

  所以说,不管是出于反腐倡廉的需要,抑或是扭转社会不正之风的目的,都应该从制度建设和文化建设入手,重塑我们的“礼”文化。 苑广阔
玉麓俗谭——英古阿格的博客 英古阿格 发布于2011-06-16 11:10:57
发乎情,止乎礼。
礼是秀外慧中,而非繁文褥节,更不能把礼变成政治、商品交换的载体。
民俗学子——苏长鸿(恩施土家) 恩施土家 发布于2011-06-16 16:27:54
回复 3# 的帖子
在民间,随礼送情越来越影响到社会关系,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消解了亲戚朋友间的原生情感!是个比较重要的问题。 而在中国礼的范畴还很大,礼俗如何引领?新民俗背后有哪些社会心理因素,值得探究!
大高的声色犬马 大高 发布于2011-06-17 09:37:59
送礼行为中自发和强制的因素都有
礼物也包含了它的使用价值和情感价值
我来说两句

(可选)

日历

« 2021-08-05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34774
  • 日志数: 69
  • 图片数: 2
  • 影音数: 8
  • 书签数: 8
  • 建立时间: 2009-02-08
  • 更新时间: 2014-10-21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