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车锡伦的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133385583

吴锡平:“中国宝卷研究第一人”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2-20 12:52:42 / 个人分类:转录

中国宝卷研究第一人”

——记教育部高校科研优秀成果一等奖获得者车锡伦老师

扬州大学校友会网 2014-02-19

 

  他是一个志业为航的独行者,不计个人名利得失,从事宝卷研究30年;他是一个执迷不悔的追梦人,退休以后,仍经年累月奔走各地从事宝卷的田野调查和宝卷文献搜集、鉴定,探“卷”不止;他也是一个领跑者,被学界同人誉为“中国宝卷研究第一人”。不久前,他耗尽毕生精力著成的《中国宝卷研究》一书,获得了教育部第六届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一等奖,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博士生导师吕微先生赞佩他:“几乎以一人之力,将中国学界的宝卷研究保持在了世界领先的地位”。

  他就是车锡伦,一位以宝卷研究为终身志业、退休时仍是副教授的“宝卷迷”。

 

  结缘宝卷研究

  据车锡伦研究指出,宝卷源于佛教的“俗讲”,产生于宋元时期。最初,它是佛教僧侣用忏法的形式讲经说法、悟俗化众的宗教宣传形式,在民间佛教信徒的宗教信仰活动中演唱。演唱宝卷称作“宣卷”(或作“讲经”、“念卷”)。明末清初,宣卷发展为广大民众参与的民间信仰、教化、娱乐活动,在南北各地流传,至今在江浙吴方言区和甘肃河西走廊等地区的某些农村中仍在演唱。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车锡伦开始关注宗教和民间信仰问题。那时,长达十年的文革动乱已经过去。在城市、农村,各式各样作为“四旧”被“破”掉的“迷信”活动,都重新活跃起来。他选择了古老的同宗教和民间信仰活动结合的民间演唱文艺的调查和研究课题。这些调查研究都在业余进行,开始涉猎的方面很多:民间宣卷、传统的说唱道情、苏北的“香火神会”“神书”和“香火戏”、太湖流域的“赞神歌”等,后来才集中在宣卷和宝卷方面。由于宝卷在发展史上与明清民间秘密宗教(“道会门”)密不可分,这个课题在当时很敏感,不仅被认为是“不务正业”,得不到经费支持;做起来还经常要受到干预。他形象地称自己的研究是“在雷区跳舞”。

  从一开始,车锡伦就严格按照传统的治学方法,从历史文献整理、编目和了解前人研究的成果入手,取得第一手的资料。他想方设法找来有关文献和成果阅读和研究,为此,他同国内外的宝卷研究者建立了广泛的联系。研究中国宝卷的日本著名学者泽田瑞穗(已故),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叶,便亲笔题赠他的专著《增补宝卷の研究》,后来又授权他翻译了其中的部分章节。

  在广泛的文献搜集和整理的基础上,车锡伦编成了《中国宝卷总目》,1998年由台北“中央研究院”中国文哲研究所筹备处出版,2000年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了修订版。

 

  田野调查二十年

  作为一种活态文化,宝卷历时近八百年,至今仍在诸多地区传唱。为此,车锡伦开始了长达20多年的田野调查。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车锡伦兼任江苏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他利用去各地开会之便,对吴方言区的民间宣卷进行了全面普查,并对自成一体的江苏靖江的“做会讲经”做了重点调查,1988年发表了调查报告《江苏靖江的做会讲经》,受到了国内外学者的关注和重视。

  除了上述靖江“做会讲经”的综合报告和“醮殿”、“破血湖”两个仪式的专题报告外,他还先后发表了浙江嘉善、江苏张家港、苏州同里等吴方言区的宣卷活动报告,以及北方的山西介休念卷的报告。这部分内容成了《中国宝卷研究》第三编“田野调查研究报告”中最扎实,也是最艰辛的研究成果。在田野调查中,他吃住在“佛头”和请佛头做会讲经(宣卷)的“斋主”家中。这种体验式的调查研究,不仅使他对现实存在的宝卷演唱活动及其社会意义有了鲜活的认识,也开拓了宝卷研究的新局面。

  在这么多年的调查研究中,他遇到的困难难以想象。为了探明田野调查中遇到的某个问题,往往要经历数年的时间。1997年夏,他去山西介休调查当地的“念卷”,为了节省出回程的路费,在介休火车站候车室里“住”了两个晚上;回程他都坐夜车……那年,他已经60周岁。

 

  退而不休大作为

  1996年,车锡伦申报的“中国宝卷研究”始被批准为“九五”国家社科规划重点课题(96AZW020),得到研究经费2.5万元。次年,他退休了,却从此开始了学术研究的另一段“青春期”。

  车锡伦一方面继续进行宝卷文献整理和田野调查,另一方面他又开始了宝卷历史发展系统的专题研究。1996年6月,他应邀参加台湾大学中文系举办的“中国文学的多层面探讨国际会议”,提交论文《中国宝卷的发展、分类及其社会文化功能》,这是他研究宝卷15年后首篇研究中国宝卷概述性的专题论文,也是《中国宝卷研究》第一编“中国宝卷概述”第一章“宝卷概论”的原稿。

  面对现存数以千计、看上去眼花缭乱、有些又很难看到的宝卷文本,很多研究者不知如何入手?对此,车锡伦在《中国宝卷研究》“自序”中指出了从宗教学和民俗文化学(含俗文学——民间文学)研究宝卷的不同途径和关系;在第一编“中国宝卷概述”中对“宝卷”做了新的定义,介绍了宝卷的名义、分类、信仰特征和宝卷文献诸多常识;同时,附载“中国宝卷研究的世纪回顾”,总结前人研究的成果,提出宝卷研究中的问题和展望。这些,为研究者提供了进入宝卷研究的门径。

  在《中国宝卷研究》的主体第二编《中国宝卷的历史发展》中,用实证的方法,通过大量的文献搜集和田野调查所得的资料和同时对中国演唱文艺史(民间说唱文艺、戏曲等)的研究成果,言必有据,订正、修订和补充了前辈学者郑振铎、李世瑜和日本学者泽田瑞穗研究中的一些错漏;同时,贯通古今,构建了宝卷历史发展的阶段性和地区性的新体系,为研究宝卷及相关的民间历史文化现象,搭建了一个新的平台。本书第四编,又收入了几个专题研究的实例。正如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博士生导师吕微研究员提出:本书“全面论述了早期佛教宝卷、明清民间秘密宗教宝卷和清代以后各地区的民间宣(念)卷和宝卷,其分期分类,卓成一系,既更正了前人之疏漏,又论及前人所未及,而将宝卷的历史研究与对现实的民间宣(念)卷活动结合起来的研究,已经改变了郑振铎、李世瑜、泽田瑞穗以来宝卷研究的整体格局,将宝卷研究提高到一个新的境界”。

  据车锡伦介绍,他所以在宝卷研究方面取得较多的突破,同他同时进行中国俗文学史和戏曲史的研究有关。让学界惊异的是,2003年他还应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研究所之聘,参加编纂《中国曲艺通史》;2005年应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聘请,参加该院承担国家重大课题《昆曲艺术大典》的编纂,担任《大典》的编委和其中《文学剧目典》的主编。他已经选出40余篇俗文学和戏曲、小说研究论文结集为《中国俗文学研究》,与出版社签约出版。

  为了给国内外宝卷研究提供第一手的研究资料,由他倡议并担任总主编的影印本《中国民间宝卷文献集成》,经过十几年的筹划、多家出版社的翻复,其中的《江苏无锡卷》今年将正式出版。他的《中国宝卷总目》由于研究界和收藏界的需要,2009年已经出现了盗印的“第二版”。对此,他又抓紧了对本书的修订、补充,已经超过2000年修订版一半以上的篇幅。

  由于宝卷研究涉及的问题很多,车锡伦对认真研究宝卷的后来者,都给予全力的支持。国内外来访问、请教他的学者有多少?他没有记录过。他曾应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中文系的聘请为兼任教授,指导韩国留学博士研究生学习宝卷文献学四年,取得博士学位,这位博士回韩国后便应聘到首尔大学任教。他甘做“人梯”,支持和推荐两位中年学者取得了国家社科规划中的宝卷研究课题。现在又接收一位年轻学者,学习宝卷文献学,使这门学问不致在国内中断。

  自1996年起,车锡伦先后4次应邀赴台湾学术交流,其中两次应邀为台湾“中央研究院”中国文哲研究所的访问学人,在台湾各研究机构和高等学校发表讲演20余场,所讲多为宝卷研究的问题。台湾的出版社也先后出版了他的论文集《中国宝卷研究论集》(1997)、《信仰·教化·娱乐——中国宝卷研究及其它》(2000)、《民间信仰和民间文学——车锡伦自选集》(2010)等论著,推动了台湾学界对中国宝卷的研究。

  今年已76周岁的车锡伦,去年9月生病住院,但仍放不下宝卷研究。电脑就放在病床旁,治疗间隙忍不住要拿出来敲打几行字。

  中国的宝卷研究已经烙刻上车锡伦的印记,他也已深深地浸润在宝卷研究中。总结他三十年坚持研究宝卷的历程和已经取得的成就,他不愧为“中国宝卷研究第一人”的称誉。

  吴锡平

 


TAG: 宝卷研究 车锡伦 扬州大学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车锡伦

车锡伦

车锡伦,山东泰安人。从事中国古代文学、戏曲史教学和俗文学史、民俗学研究。

日历

« 2024-02-23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5763
  • 日志数: 106
  • 图片数: 1
  • 文件数: 2
  • 书签数: 2
  • 建立时间: 2010-01-19
  • 更新时间: 2014-04-27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