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车锡伦的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133385583

车锡伦:本人的宝卷研究成果、不足、可超越及其他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2-04 08:19:53 / 个人分类:宝卷研究

本人的宝卷研究成果、不足、可超越及其他

——答社科院民族文学所“口传中心”的朋友

车锡伦

 

  按,这篇文字原发表在“民间文化青年论坛”2004年12月19日的“龙门阵”上,已经不见了。十年过去,宝卷研究已经成为热门,许多田野调查报告发表,大量“搜集整理”的宝卷集出版。情况已有很多变化。本人的研究计划,有的已经实现,有的放弃了。退休之人,只能随缘。值得庆幸的是,本人三十年研究宝卷的最终成果《中国宝卷研究》终于出版。偶然看到当年留下的这篇文字的底稿,它记录了本人研究宝卷的一段历程和对某些问题的看法。结合本人最近写的另一篇文字《我对中国宝卷的研究》一道看看,还有点参考价值。故改正了几个错字,删掉了几句废话,重新发表在此。


 

  一、 本人的研究成果、不足和可超越

  本人在两三年前已基本结束对中国宝卷的研究。作为“国家社科课题”的结项成果也已报上去,没有下文。已退休多年,随它去了。已公开发表的成果,主要集中在《中国宝卷研究论集》和《信仰教化娱乐——中国宝卷研究及其它》两本论文集中,两本书的“目录”已被朋友们在“坛”上发布。集外的重要论文,《明代教派宝卷中的小曲》(载《汉学研究》,台北,20:1,2002年6月)、《明代的佛教宝卷》(未发表)。后者介绍明代文献中的佛教宝卷和现存文本、佛教宝卷形式的发展和演唱情况,约3万字(压缩稿2万字),太长,难以发表。

  本人研究宝卷二十年,做的主要工作,一是整理宝卷文献,成果《中国宝卷总目》已出版;《中国宝卷漫录》集80多篇读宝卷笔记,25万字,没有经费出版,也不想出版。因为,经常还有朋友送卷子来鉴定,就又写一篇。比如,前时台湾民俗曲艺》收到一部新发现的《南雁圣传仙姑宝卷》(4卷,民国19年木刻方册本),述温州南雁荡山仙姑洞仙姑传说,请写个“跋”。按本人的看法,这是清末先天道(或其支派)教徒模仿“先天五老”“水法祖”彭德源的《观音济度本愿真经》(据《香山宝卷》故事改编),编写的布道宝卷。这本宝卷为近现代民间教团利用宝卷形式编写宗教宣传品,又提供了一个实例;作为民间教派文献的价值,尚须有关专家研究。这篇笔记大概两三千字。

  二是对宝卷发展过程的研究。主要成果见上。留下的问题:一是宝卷形成与佛教忏法的关系。前辈日本学者泽田瑞穗教授(已故)提出宝卷来自佛教忏法,没有直接论证;拙文《中国宝卷的形成及其演唱形态》接受泽田教授的说法,提出宝卷形成期演唱仪式化、文词格式化的形式特点,来自佛教忏法,但当时没有找到可做比较的宋代忏法文本,没作进一步论述,如今已找到,可写6000字的文章。第二个问题比较大,即清代北方民间念卷和宝卷的发展。文献失载,但是,现存清初(可能还有明末的)以下北方念卷文本,估计在百种左右(不包括甘肃现当代的传抄本)。南北民间宝卷抄本的差别很大,目验卷子,大致可做鉴定。这些俗文学故事宝卷,与明代说唱词话(还可往前追寻)和同时的梆子腔戏曲等民间演唱文艺也有关,单做表层的论述,大概可写五六万字。这个题目留给别人去作吧。

  三是田野调查,据本人体验,做宝卷田野遇到的问题复杂。民间宗教问题难以回避,尝见有的民俗学家和音乐家的田野报告介绍这方面的问题,多不着北。本人已发表的报告,自知外行,对这方面问题,多回避做直接的介绍和评论。宝卷田野调查的空间很大,河北、山西山东等地念卷和宝卷的遗存尚待发现和发掘(包括文本)。近年音乐家对河北民间“音乐会”的调查,便提供了许多新材料。遇到敏感的问题,可找前人的研究成果做参考;或用“实录”的方法记录,没有把握的问题就别多说。另外,注意宝卷文本与其他民间文本的差别,最容易混淆的是“宣讲”(俗称“善书”)。有位陕西朋友发现一批“宝卷”,目录寄来,都是收入《道藏》的道经。甘肃有位朋友来信说,在少数民族中也发现“宝卷”(目录“保密”不给看),本人不敢轻信。时下《中国曲艺志》各省市卷,也多载各地宣卷和宝卷,已见到数种,拟多看看后写点评论。

  总体来说,本人编的宝卷“总目”,程毅中先生说可以使用40年(见《书品》载程先生文),但时人和后人均可做补充、修订。本人也在积累这方面的材料。有的单位,比如“文学所”资料室那些一直密不示人、自家“整理”“研究”的宝贝卷子,20年过去,总该“整理”出来了吧!其实,前中国科学院文学所资料室在1959年就编了目录,编得相当有水平,拙编“总目”即据此目著录。本人前些年已将这个目录送给该所资料室主持“整理”者,按此“目”整理,仿此“目”补充,也不是一件困难事,何必在那里磨洋工。

  本人对宝卷发展过程(阶段性、地区性和内容、形式的发展)的研究,仅为今人、后人的研究铺路,时人就应当有所超越。比如一个大象,本人只说明它身高、体长,有一个大鼻子,两个大耳朵。而对它作“解剖学”的观察,则有写不完的文章。这方面,本人希望年轻学者发挥优势,不妨利用某些“进口”的新观念、新方法剖析,从不同的层面、角度展现这一特殊的民间文化遗产的特质。本人无力也不敢效颦、操刀。自然,也可推翻本人对宝卷发展过程的结论,那要认真读点书,找出根据,夸夸其谈没有用。

  本人过目的宝卷研究学位论文有:曾子良《宝卷之研究》(台湾政治大学1975年硕士论文)、王正婷《变文与宝卷关系之研究》(台湾中正大学中文所1998年硕士论文)、曾友志《宝卷故事之研究》(台湾中国文化大学中文所1999硕士论文)、方邹怡《明代宝卷中的观音故事研究》(台湾花莲师范学院民间所2001年硕士论文)。《宝卷故事之研究》用金荣华教授对“情节单元”(motif,有人译做“母题”)的演绎和方法分析宝卷故事,用力甚勤,多有建树。《变文与宝卷关系之研究》文作者十分用功,问题在于,“变文”有“广”、“狭”的范围,宝卷有近八百年的发展历程,上下、左右一笼统比较它们之间“关系”,犹如“摸象”。拙见,只要将“变文”同宋元时期的宝卷做比较,“关系”就清楚了。这个题目可以写篇硕士论文。以上都是台湾青年学者的论文,大陆学者的论文没有看到。听说刘魁立教授指导的一位博士研究宝卷,论文已通过答辩。本人一向认为,“学如积薪,后来者据上”。年轻人只要肯用功,选题准确,方法得当,必定超越前人和本人的研究,开拓宝卷研究的新领域。

  “口传中心”的朋友一定对宝卷文本和口头演唱的关系感兴趣。宝卷中的这个问题很特殊,也有趣。本人没做过专门研究,不敢贸然谈这个问题。

  本人极希望年轻学者投入宝卷研究。从文学、历史、民俗、信仰、语言等多角度进入,都可以有所建树。从事这项研究,可供研究的宝卷文本数量很大,过去难见的“秘本”,现在已多可见到(或有别本代替)。这些年常有海内外年轻学者来访来信问宝卷事。韩国仁菏大学一位年轻学者想研究中国宝卷,4月曾有来敝处6天,集中谈了4次。本人怀疑这样填鸭式的“恶补”,他究竟能听进多少去。

  许多朋友惋惜,本人没有带出研究宝卷的学生。现在已退休,没有授业的资格。逝者如斯,不必多言。但此“学”不会“绝”,只会蓬勃发展。

  二、宗教宝卷、民间宝卷研究的交流和“宝卷学”

  宝卷是在宗教和民间信仰活动中,按照一定仪轨演出的一种说唱文本。这就使部分宝卷成为宗教的“经卷”,部分宝卷成为带有信仰色彩的说唱文学作品。因此而对宝卷的研究,也大致分为两大“阵营”。作为宗教宝卷中的佛教宝卷,美国学者欧大年(Danie L.Overmyer)《中国民间宗教教派研究》(译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曾有涉及。欧大年教授关于中国宗教宝卷有系列著作,惜未读到。美籍学者于君方教授专门研究中国佛教观音信仰,也多涉及各种观音宝卷的研究。本人谈论宝卷形成和早期发展过程,实际上谈的是“佛教宝卷”,因为对佛学少研究,谈得比较肤浅。其他专门研究佛教宝卷的著作,本人识见所限,所见很少。拙见,佛教宝卷和佛教对宝卷发展的影响,可以写篇博士论文。明清民间教派宝卷的研究,海内外学者的研究成果蔚为大观。本人除从文献角度,对少数教派宝卷作过考证,其他不能插嘴。但对有的中国民间宗教学者将宋元以下所有民间宗教的经卷均视为“宝卷”,并在此基础上提出建立“宝卷学”,心存疑议。如此,对民间宗教的研究没有影响,但要研究这种特殊说唱形式的发展流变,则难以进行。因为,民间宗教的经卷名目繁多,形式多样,特别是清及近现代和当代各民间教团炮制的“坛训”(有研究者称作“鸾书宝卷”),满坑满谷,难以数量;除各种说唱形式外,也有古文、诗词、白话、游记等等。

  研究中国宝卷,不能回避宗教问题,因此两大“阵营”的研究,应当互相交流。至于能否建立一统的“宝卷学”?尚待两方面的交流与磨合。本人更倾向于建立民间宗教的“经卷学”,此“学”可以包笼教派宝卷说唱形式的研究。

  三、宝卷后的其他研究

  本人研究中国俗文学史,宝卷是其中一个课题。遵循前辈治学的规矩,从文献整理入手,再加上“田野”,在教学之余从事这项研究,一拖就是20多年。退休之后,始感到许多考虑过的问题,还应当写出来。在摆脱教务的拖累之后,也彻底失去申请经费支持的依靠。这几年,只靠因缘际会,作些能及的研究。主要是由“聊斋俚曲”、“明清小曲”进而扩展到明清说唱文学。其中《明代的陶真、盲词、门词与明代弹词》在“2000年说唱艺术学术研讨会”(台北)上发表,也被转载在“坛”上。

  中国古代说唱文学是中国文学史研究的一个薄弱环节。认真把唐宋以下的说唱文学作深入的研究,可让中国文学史的面貌“真实”一些(特别是留有大量作品的明清两代),这是郑振铎先生在六七十年前就说过的。说唱文学研究的困难,除了观念的束缚,作品难得也是一个原因。八十年代初,关德栋教授提出编纂《中国讲唱文学丛钞》的计划,本人参与其事,曾代拟出“初编”10种的方案和编辑体例,后因出版社“变卦”不再回应,这一计划作废。

  前年,本人有感老之已至,发愿邀请海内外同仁,分头编纂《中国说唱文学总录》,仿拙编“宝卷总目”,著录现存各类说唱文学作品。“计划”、“体例”已在网上公布,初步落实编纂的有“敦煌说唱文学”、“宝卷”、“弹词”、“木鱼书”、“子弟书”(含“快书”“石派书”)、“闽台歌册”总目6种,所请执编者均为学有所专的专家。现在遇到同样的困境:本人虽得“人和”,却没资格请求“财神爷”支援。如今虽尽力促成计划的实现,也可能流产。但本人相信,10年之内,制定有关“规划”的人,必会重新提起这个计划。本人拟订的“体例”,可留供参考。

  最后,为发挥“余热”,做点有意义的事,顺便做个“广告”自荐。时下海内外对中国民间文化遗产都感兴趣,各种民间文献(戏曲、说唱各类唱本,宗教、“迷信”小册子,等等)的使用价值、“市场价值”徒增。对此类文献的整理、编目,同辈学者各有专家,本人是一个“二把刀”的“杂家”,各种民间文献都接触过一些。朋友发现本人有此薄技,推荐了一个差使。自思一把年纪,离乡去国,风险太大。受此启发,何不在家门内谋个差使,聊做贡献。如果哪家有此类文献难以整理,只要条件适当,可以前往效力。

 


TAG: 宝卷 宝卷研究 研究心得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车锡伦

车锡伦

车锡伦,山东泰安人。从事中国古代文学、戏曲史教学和俗文学史、民俗学研究。

日历

« 2024-03-02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5805
  • 日志数: 106
  • 图片数: 1
  • 文件数: 2
  • 书签数: 2
  • 建立时间: 2010-01-19
  • 更新时间: 2014-04-27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