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车锡伦的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133385583

清代民间宗教的两种宝卷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8-16 05:32:43 / 个人分类:宝卷研究

清代民间宗教的两种宝卷

车锡伦

  按,笔者曾在《兰州学刊》1995年第四期上发表《清代民间宗教的两种宝卷》文,介绍清康熙间虚皇道的《敕封平天仙姑宝卷》和道光间青莲教的《观音济度本愿真经》两种宝卷。所以写这两本宝卷的介绍,是因为当时它们被视作民间宝卷分别校点收入《河西宝卷真本校注研究》(兰州大学出版社1992年出版)和《酒泉宝卷》(上编)( 甘肃人民出版社1991年出版),而校点者对这两部宝卷内容和宗教属性,都不了解。特别是后者,校点者沿袭郑振铎先生之误,把它迳改作《香山宝卷》。当时是拜托甘肃友人在彼处找个刊物发表,承蒙照顾,免了“协作费”。待笔者收到这期《兰州学刊》後,发现五六千字的文章,误排处竟多达五六十处。满篇错误,难以卒读!所以,此后介绍本人已发表的文章,从不提这篇文章。近见该刊已将此文的电子版出售给“期刊全文库”和清华“中国知网”,收费下载,又见有研究者引用此文。为免继续贻误后人,特将原稿发表於此,谢罪!由於当时未留底稿,可能与该刊发表稿有省文。


  《敕封平天仙姑宝卷》

  本卷简称《仙姑宝卷》。《河西宝卷真本校注研究》(兰州:兰州大学出版社,1982)所收,系据民国三十年(公元1941年)张掖市花寨乡戴登科手抄的节改本校点。此卷初刊於清康熙三十七年(公元1698年),写刻本。故马隅卿(廉)先生收藏,现为北京大学图书馆藏。原卷无序跋,卷末题记云:

  康熙三拾七年伍月吉旦 板桥仙姑庙住持经守卷板

  太子少保根武将军孙 施刊

  吏部候铨同知金城谢麈 编辑

  将军府掾书 张掖陈清 书写

  刻字凉州 罗友义 玉 璋

  福建 颇顺贵

  甘州 韩 文

  题记说明本卷编者为谢麈,甘肃兰州人,生平事迹待查。施刊者“振武将军孙”,即孙思克,汉军正白旗人,下文再作介绍。板桥,即今板桥镇,在张掖市西北,属临泽县。仙姑庙,即本卷所述平天仙姑庙,庙已毁,遗址尚存。

  本卷系目前所见甘肃省刻印流传最早的一部宝卷。其形式同明代後期及清初民间宗教家编写的宝卷一样,分“品”(或“分”),唱小曲及七、十字句。在《举香赞》《开经偈》《开经赞》《仙姑宝诰》之後,分为十九分。十九分名称如下,各“分”唱小曲曲牌附後:

  仙姑修行分第一 【上小楼】

  仙姑修桥分第二 【浪淘沙】

  骊山老母度仙姑分第三 【金字经】

  仙姑炼魔分第四 【黄莺儿】

  仙姑得道升仙分第五 【驻云飞】

  仙姑显骨分第六 【浪淘沙】

  仙姑设桥渡汉兵分第七 【傍妆台】【哭五更】

  彝人焚庙分第八 【清江引】

  仙姑一殃彝人分第九 【罗江怨】

  仙姑二殃彝人分第十 【皂罗袍】

  仙姑三殃彝人分第十一 【耍孩儿】

  彝人修庙分第十二 【一剪梅】

  仙姑救周秀才分第十三 【锁南枝】

  仙姑将逆妇变狗分第十四 【绵搭絮】

  仙姑救王志仁分第十五 【画眉序】

  仙姑救单氏母子分第十六 【驻马听】【哭五更】

  玉帝降敕与仙姑分第十七 【谒金门】

  八洞神仙庆仙姑分第十八 【一江风】

  仙姑近代显灵分第十九

  卷中所述的平天仙姑是张掖地区世代流传的民间女神,民众称之为“娘娘”。这位女神的来源已不可考。《甘州府志》“人物”(下)“仙释”载有关传说

  汉仙姑,未详姓氏,张掖河(按,即黑河)北人,修道合黎山(按,在张掖市西北),见黑河横溢,誓愿建桥一座,以济居民,言曰:“桥成即我成道日也。”未几,身投水中,起坐片木至今庙处泊焉。经数日鸢鸟不侵,香闻数里。土人埋之,得铁片“平天仙姑”字,共立为庙。

  霍嫖姚西征,迫於虏,抵黑水,遇浮桥迳渡,追至者俱陷,见仙姑空中。后夷人焚庙,穹庐瘟疫,乃为重修以忏。迄祈祷灵验,户皆尸祝。西夏王尊称贤觉圣光菩萨,乾祐七年李仁孝敕云“哀愍此河年年暴涨,漂荡人畜,故以大慈大悲兴建此桥”,即指仙姑灵迹也。[1]

  乾祐七年(即南宋淳熙三年,公元1176年)西夏主仁宗李仁孝《黑河建桥敕碑》文今尚存。说明这位女神在此以前已经出现,并被西夏主尊为“菩萨”。“府志” 中所记的传说,是这部宝卷讲述的主要内容。第一至第六分,述仙姑建桥、修行、得道的故事。仙姑的来历被说成是“东岳泰山青阳宫内仙箓有名的一位仙姑,前去西方显化,普度众生”,这显然是加给这位地方民间女神的“籍贯”。由此也可说明这部宝卷编者归属的教派与道教的密切关系,及其来自内地的渊源。仙姑在合黎山修行,得骊山老母点化,修炼内丹“四符”,功成完满。玉皇封为“至圣平天仙姑”、“冲和洞妙元君”,“永镇合黎山”,“北方护国救民”。这位骊山老母是明代民间教派宝卷中常提到的一位女神。西大乘教还专门编过一种《佛说骚山老母宝卷》(今存),卷中骊山老母被说成是无生老母的化身。这位无生老母是明清各种民间宗教信仰的最高神。

  第七至十二分写汉武帝元狩二年“西边鞑子”浑邪王犯边,汉骠骑将军霍去病率十万大军征讨,作战不利,退至黑河。仙姑显圣,使汉兵安全渡过,而把番兵冲去大半。浑邪王部下鞑王绰仕噶父子放火烧了仙姑庙,结果父子十人全被烧死。长子丹进台吉许愿重修庙宇,又不放在心上,仙姑三次降灾警告他。最後丹进出资,由汉人代他重修了仙姑庙,从此仙姑“威灵感应,福庇群生”,“边疆安宁,五谷丰登”。

  第十三到十六分是四则仙姑惩恶扬善的传说故事。第十五分写的王志仁是江苏丹阳郡来酒泉贸易的商人,侧面反映出本地与江南地区经济和人文的联系。

  第十九分是罗列明弘治以下至崇祯年间仙姑显灵的传说。其中多是针对“鞑子”的,如弘治年间“北方鞑子”侵犯边地,经过娘娘庙,忽听庙内有刀枪剑戟声,因而退兵;嘉靖四十三年鞑子烧了仙姑庙,夜间忽听到营外四处呐喊,鞑子惊恐,互相残杀。有明一代,北方的鞑靼俺答部虽归附明政府,但却一直不停内扰。这些传说反映了一定的史实。明西大乘教的《护国佑民伏魔宝卷》中说关帝(关羽)“在玄关显神通达六(鞑虏)贼退”,是假神道以“护国佑民”。这部宝卷中的仙姑被封为“护国救民”的“至圣平天仙姑”,其精神是一致的。

  明代後期的民间宗教家利用民众信仰的神道编了不少宝卷,如《灵应泰山娘娘宝卷》、《护国威灵西王母宝卷》等,其中大多不是专门讲述这些神道的传说故事(甚至不以讲述故事为主),而是掺入其宗教教义和修持方式的宣传,这部宝卷也采取了同样的方法。卷末《回向无上佛菩提》文中说:“大哉虚皇道,开悟演真诠。救济众生苦,化现玉女言。合黎参山顶,青阳应灵源。……”可知这本宝卷编者是名为“虚皇道”的道徒。这个虚皇道不见其他文献记载。从卷中看,这个教派同明代後期和清代前期的许多民间教派一样,都讲“无为”:“大道原来在无为,个中消息几人窥”。(第三分【金字经】)其间的“个中消息”是修炼内丹,“脱弃凡胎,早升仙界”。第三分中骊山老母点化仙姑说:

  老母说我修的连你不一,

  我说来你试听同与不同:

  我修的名四符无人无我,

  精与神魂与魄四符之名。

  有人生一心上不外四符,

  全只要我的道充种其中。

  如果能我的道充积余陷(限),

  精与神魂与魄皆合其身。

  一般民间教派修炼内丹同道教内丹派一样,讲究炼养精、气、神,而这个道以精、神、魂、魄为“四符”,是它的特殊之处,但从卷中所述的坐功运气的方式,则与内丹派无大的区别。

  这本宝卷值得重视的有以下二个问题:

  一、这本宝卷说明,清康熙年间甘肃宝卷的传播同民间教派仍有直接的关系。其传播方式、演唱形式和演唱的曲调,同明代中叶以来的民间教派宝卷并无差别,因此可说明甘肃的宝卷同内地的宝卷有同源同流的关系。本卷第十九分开始说:“仙姑娘娘的宝卷前面已宣完了,但都是些远年之事,若不把近代以来之事,大家宣说一遍,还说我宣卷的都说的是荒唐无据之事了。”这说明当时演唱宝卷亦称“宣卷”。至於何时甘肃地区将“宣卷”改称“念卷”,应是康熙以後的事。传统宝卷中演唱的小曲失传了,因而改为以念诵为主,故称“念卷”。民间传抄的宝卷中,那些曲调名也逐渐消失了。这一发展变化与内地宝卷同步。

  二、这本宝卷为什麽被振武将军孙思克资助刊行?

  据《清史稿》卷二五五孙思克本传载:孙思克於康熙二年(公元1663年)任甘肃总兵,康熙二十三年(公元1684年)升甘肃提督,三十一年(公元1692年)加太子少保、振武将军,三十九年(公元1700年)病逝於甘州(今张掖市)。近四十年中他在甘肃“守边”,主要任务就是防备厄鲁特蒙古的骚扰。清初厄鲁特蒙古虽归附清政府,却不断骚扰河西一带。康熙五年(公元1666年)孙思克偕提督张勇修筑自扁都口西水关至嘉峪关边墙。他“偏视南山诸险隘,分兵固御……兵安民,疆圉敉宁”,因被提升为右都督。康熙中叶,准葛尔部首领噶尔丹兼并厄鲁特蒙古其他三部後,勾结沙俄势力,制造分裂,公开叛乱。康熙三十五年(公元1696年)康熙亲征准噶尔。孙思克率部在昭莫多大破噶尔丹,受到康熙皇帝的褒谕恩赏,并受命进驻肃州(今酒泉市),“诇噶尔丹综迹”。了解这一历史背景,就可以理解孙思克施刊这一宝卷的用意了,同时也说明民间宗教家的聪明之处。他们将这一民间女神的传说编成宝卷,既符合国家政治的特殊需要,又贴近当地民众的信仰,同时又公开、合法地宣传他们的宗教。自然,这也同康熙朝对民间宗教的政策有关。清初虽有取缔白莲、大成、混元、无为等“邪教”的政令和案例,但康熙朝六十年中,却极少见镇压邪教案的记录,这同康熙皇帝采取与民休息的政策有关。这部宝卷中倡导“无为”,要信众“不恋世上繁华,不贪眼前之浮尘,志心向善,念佛看经,恤孤怜寡,敬老惜贫,多行方便,永无退心”(第一分),这也有利于封建社会秩序的安定。

  《观音济度本愿真经》

  本卷为清先天道宝卷,清彭德源编。内容与《香山宝卷》一样,演中国佛教观世音菩萨(妙庄王三公主妙善)修行成道的故事,故郑振铎《佛曲叙录·香山宝卷》云:“又有《观音济度本愿真经》一种,内容事实和结构俱与《香山宝卷》相同,仅改作观音菩萨的自叙传的口气而已。”[2]後来李世瑜《宝卷综录》[3]便将此卷著录於《香山宝卷》项下,作为异名宝卷。今人编《酒泉宝卷》(上编)[4]收入此卷,则将卷名迳改为《香山宝卷》。但两者实为性质不同的两种宝卷:本卷系清先天道支派青莲教的布道书,《香山宝卷》是前期的佛教宝卷。

  本卷始刊於清道光三十年(1850)。首载《观音古佛原叙》,叙中假借观音古佛之口“现身说法”,“将修道之火候功用,玄妙法则,一一流露於常言俗语中,……书成藏之朝元洞石室门中,以待後之见者广为流布”,末署“永乐丙申岁(十四年, 1416)六月望日书”。又有《观音济度本愿真经叙》,末署“大清康熙丙午岁(五年,1666)冬至後三日广野山人月魄氏沐手敬书於明心山房”。此叙中相应编造了一个“神话”:这位“广野山人”受真武祖师预报,在普陀朝元洞灵通寺遇一道童,得到此经。经文系“西天梵字”,因译写刊刻行世。清宣统如心堂刊本卷未有无名氏跋,称:“余少年往朝普陀,於方丈中获见此编……昔有人从石室中得来,镌刻传世已久,板经屡翻,梨枣浸讹,後得广野老人出其所藏真经,参订校正,复成完璧,遂得原本留传耳。”上述这些矛盾百出的“神话”,显系编造,但可知此卷即“广野山人”(或广野老人”)所编。

  广野老人“叙”中说,他“幸遇普定仙师,指示先天大道,授以率性复初功用”;卷中也多处提到这“先天大道”。它是清代初年黄德辉所创,文献中又称“大乘教”“金丹道”“青莲教”等,近现代一贯道、同善社等均承其道统。据林万传《先天大道系统研究》,[5]可知这位广野山人即先天道“五老掌教”时期的“水法祖”彭德源,其活动年代在清道光、咸丰时期。该书第六章《先天道历代祖师及其重要人物》载:

  水法祖,彭德源,字超凡,道号依法,又号浩然、沧州子、儒童老人、素一老人、水一老人、广野老人,湖北沔阳州人。嘉庆初年十二月八日降生,谓先天五老水精古佛化身。袁十二祖时“地任”。道光二十三年风考迭起,道场濒临瓦解,奉袁祖乩谕晋升“水行”。临危受命,继“火行”陈玉贤重建先天道场,严立佛规,著有《破迷宗旨》《破迷宗旨篇》……普传天下,大展宗风,咸丰八年十二月一日归西。

  从清政府查办邪教案的记录看,道光年间曾在全国范围内搜捕青莲教的宗教领袖,大部份捉获杀害了,而彭得以逃脱。[6]这也就是林著中所说“风考迭起,道场频临瓦解”的情况。彭在此形势下,秘密“重建道场”,编写了大量布道书,“普传天下,大展宗风”。这些布道书都是用各种道号署名的。此卷在“广野山人”后缀以“月魄氏”,同他为“水祖”“水精古佛化身”有关。水属阴,月为阴之精,故称“月魄”。至於叙中假称时为“康熙”,并编出观音古佛藏经及梵字翻译的种种话头,也是为逃避清政府查办,求得公开刊印流传的缘故。

  此“真经”共分十二段,散说与七字、十字的唱词相间,这种形式在清代康熙以后是民间宝卷常用的说唱形式。十二段的题目是:

  慈航下世投胎第一

  花园受苦得药之道第二

  白雀寺武火焚烧第三

  斩绞归阴遍游地狱第四

  还阳山中伏虎第五

  香山温养圣胎第六

  庄王恶满上帝降旨冤魂寻报第七

  妙善公主元神显化揭榜救父第八

  驸马公主劝开斋第九

  香山还愿妙善公主劝父修道第十

  驸马香山求道第十一

  丹书下诏道成受封第十二

  卷中所述妙善公主修行故事,其“事实和结构”确与《香山宝卷》相似,但依附於这一故事的宗教内涵却大相径庭。

  一是先天道尊奉的神灵出现在这一宝卷中。妙善奉“瑶池金母无极天尊”之命下凡,为“东士众生,指破迷途”、“返本还原”。这位“瑶池金母无极天尊”(按,《酒泉宝卷》校点本於中间点断,误为两位神)是先天道信奉的最高神,亦即明清民间宗教所信奉的最高神“无生老母”的别称。卷中妙善因坚持修道,被其父妙庄王处以绞刑,此时有黄龙真人、昆仑四天尊引她到无极宫参见瑶池金母;奉金母之命,黄龙真人又陪妙善遍游地狱十殿。黄龙真人、昆仑四天尊则是先天道信奉的特殊神灵。[7]

  先天道虽然也披上佛教外衣,讲究“三皈五戒”,但其修持方式主要是继承道教内丹派,修炼内丹,故又称“金丹道”、“金丹大道”。这部宝卷中,妙善公主去白雀寺修行,这个寺中竟然也有一座三清殿,殿中有“不大不小的一间丹房”,在这里黄长老法师向妙善传授“心印”,与她同修。妙善成道的香山,俨然成了先天道的道场,她向香山的当家师周全功传授了先天大道的“骨髓真经”。最後妙善劝化两位驸马和公主均皈依“先天大道”,他们“各归丹房,男左女右,修炼大道”。至於如何修炼内丹的说教,卷中随处可见,如达摩尊者向妙善交待:

  皈依佛法僧三宝,二五相交妙合凝。

  灵台收取先天炁,北海存留龙虎迎。

  定静恍惚无人我,一元复始地雷鸣。

  牛郎织女意相合,五行攒簇毫光腾。(第二)

  卷中还一再强调了“先天大道非时不泄,非人不传,要奉天命而传”,“既求先天大道,须要备设供果,凭怫立誓,方可传授”(第十一);“若还半途退大道,誓愿昭彰罪不饶!自己堕落事还小,连累九祖哭阴曹”(第六)。强调“立誓入道、退道受惩”,是民间秘密宗教的惯例。

  清道光以後,中国进入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民间教派的发展也产生较大的变化和分化。有些民间教团曾投入近代反帝反封建的运动中,更多的教团则在清政府的不断镇压之下,转而以温顺的面目出现,倡导劝善,用封建伦理道德加上因果报应的迷信思想,来维护封建社会秩序,因此得到官方的默认。这些民间教团做的一项工作便是大量整理、印刷各种宝卷。江浙及全国各地印刷宝卷的善书局(堂)、“经房”等印刷的宝卷,大都有民间教团的背景。这部《观音济度本愿真经》也被一再印刷。据笔者《中国宝卷总目》统计,清道光以下,传世有咸丰二年(1852)上海翼化堂善书局刊本,咸丰六年(1856)云邑(山西大同)培贤斋刊本,宣统三年(1911)北京如心堂刊本,年代不详之金德慧刊本。民国初年又有上海宏大善书局印本、北京宏文斋刊本等。

  [1] 转引自方步和《张掖仙姑的历史意义》,载《河西宝卷真本校注研究》。

  [2] 载《中国文学研究》,上海:商务印书馆,1927;又,上海:上海书店,影印本,1981。

  [3] 上海:中华书局编辑所,1961。

  [4] 西北师范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酒泉市文化馆编,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1991。

  [5] 林万传《先天大道系统研究》,台湾台南:靝巨书局,1984,㈠页1—132。

  [6] 参见马西沙等《中国民间宗教史》,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页1120—1150。

  [7] 见林万传《先天大道研究》,㈠页39—42 。

 


分享到:

TAG: 宝卷 宝卷研究 观音济度 民间宗教 平天仙姑 先天道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车锡伦

车锡伦

车锡伦,山东泰安人。从事中国古代文学、戏曲史教学和俗文学史、民俗学研究。

日历

« 2021-01-26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8095
  • 日志数: 106
  • 图片数: 1
  • 文件数: 2
  • 书签数: 2
  • 建立时间: 2010-01-19
  • 更新时间: 2014-04-27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