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并从事傩文化、屯堡文化调查研究、从事面具雕刻,愿意把自己所了解的相关民间文化、傩雕艺术、习俗与各位同仁共享,也希望得到学习和深造,指点的机会,为中国的民间文化贡献自己的力量

私下狂语---贵州省屯堡文化研究会年会(随感)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11-30 22:43:08 / 个人分类:文化遗产

      今天,贵州省屯堡研究会2012学术研讨会安顺学院举行。来自贵州民族大学、安顺职院、安顺学院、贵州省花灯剧团以及屯堡区域内的地方民俗学者(文化持有者)共聚一堂,就屯堡文化的传承创新、融合发展进行探讨。天雾雾,雨蒙蒙,散会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了,但还是先把此次会议的感悟表达出来。
     
此次会议既是对一年来屯堡文化研究成果的归纳和总结,也是探讨今后屯堡文化的研究方向和领域。从党政来看,这次会议符合十八大提出的精神指向,反映屯堡研究会本着宗旨,注重屯堡文化研究与传承发展中的现实问题、学术创新与传承发展的主要特点和重要任务。从研究氛围和方向而言,有智深专家学者的宽阔研究视野和高端理论,也有基层草根的传承实践以及现实困惑,也有政界政策导向的决策。我想,这即是屯堡文化的一个新的融合发展吧!
      
上午的发言,贵州民族大学吴电雷博士作了《地戏研究三十年综述》、安顺学院孟凡松作了《明代安南卫初步研究》、安顺学院吕燕平作了《苗岭走廊背景下屯堡族群研究的思考》、安顺市文产办高守应作了《黔中国际屯堡文化生态园规划建设构想》、西秀区七眼桥镇本寨村梅德安作了《对屯堡村落保护的思考》、贵州民族大学孙兆霞作了《屯堡研究空间拓展的趋势要析》的主题发言。贵州民族大学陈玉平教授对以上发言进行了点评。或许是因为个人专长喜欢的缘故,和或许是水平有限的原因,我比较倾向和认同贵州民族大学吴电雷博士发言的《地戏研究三十年综述》。其实,他所阐述的道理每个从事地戏文化研究的专家学者心里都很明白,从83年开始研究至今,从沈福鑫老师田野到现在的学者研究方向和内容来看,几乎没有什么创新,也没有大的突破,都是围绕老一辈的笔锋转为,而事实上,地戏的生命力之强、影响力之大、文化内涵之丰富的深基并没有一个大的新的突破,其实不是我们不如前人,而是我们过于就成了,懒惰了。为此,下午我的发言中,特别针对创新妄为地阐述了我对地戏文化的略见。(地戏的根在于屯堡这个特殊的族群生活环境和地理位置,地戏的魂在于脸子(面具)的人神鬼互化,面具的示意在于民间雕匠对鬼神的认知和解读,这就是地戏的一根脉络专线。)
     
对于传承来说,我以为,这是文化持有者的自我觉悟,也即是文化自觉吧,自己不在乎了,或者不认知了,失去了根也就失去了生命力,我们何谈创新发展?不管是专家学者还是政府单位,谁又能真正对其无误诠释和替代传承?就近些年来所谓的文化创新探析,根由是传承者的自愿?我看不尽是,女子地戏的出现就是创新?小嬢嬢、老嬢嬢 ”的出现是传统还是创新?我想,只有我们自己明白,而外来者道听了我们自己的介绍就是研究成果成了一个残酷的作证,最终的结果就是搬石头砸脚杆。连续深究,创新不是完全改变,而是结合现实,对文化进行精度提升再加工的一种表现形式。而对于融合发展来讲,我想,首先是文化持有者与专家学者和政府的柔和与协调,各自为阵,各行其道,或许在各自的领域和地位上会有短期的影响,但最终会我们将成为文化的杀手,那就是历史的罪人了。
     
其实,我知道,在此高谈阔论实在是无聊,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我也知道可能会招来嘲笑,甚至会带来无形的困惑,但我就是我,改不掉这个恶习,很多事情我们是没法左右的,我左右不了谁,但我能左右得了我,做好自己即可!哈哈

 

 

 


2

2

分享到:

TAG: 安顺学院 贵州民族 贵州省 文化

秦发忠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秦发忠   /   2012-12-01 13:35:30
原帖由波波于2012-12-01 11:48:43发表
屯堡文化不仅仅是贵州的,也是全国的。除了安顺一带,贵州盘县、云南曲靖大部分也有相似的文化因子。

嗯,但凡对地方去文化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但安顺屯堡是一个首举,更是一个中心!
波波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波波   /   2012-12-01 11:48:43
屯堡文化不仅仅是贵州的,也是全国的。除了安顺一带,贵州盘县、云南曲靖大部分也有相似的文化因子。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