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并从事傩文化、屯堡文化调查研究、从事面具雕刻,愿意把自己所了解的相关民间文化、傩雕艺术、习俗与各位同仁共享,也希望得到学习和深造,指点的机会,为中国的民间文化贡献自己的力量

安顺地戏“濒危”后面的反思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3-12-01 12:17:33 / 个人分类:文化表述

文化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智慧和核心也是一个民族一个族群的希望。属于国家级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安顺地戏在社会发展中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和意义,它以武戏为主,文戏为辅,传唱的是中国古代战争史中英雄忠义仁勇,有很浓的仪式感,也有很深的教化作用,更有古的美和旋律,不仅是安顺的特色,也是贵州乃至全国优秀的传统文化之一。

18年前,当我走进田野,对地戏文化展开调查收集的时候,发现很多村寨的老艺人跳不动了,年轻人又不怎么愿意加入的情况下,就预言未来的地戏文化传承将面临失传境地。因为当时很多队伍就已经开始没演出了,而很多村寨当时一年两度的传统演出不注重仪式感或者简化了。当时写了随笔地戏文化传承20年博文,很多朋友说我过于杞人忧天,地戏失传是不可能的,甚至有朋友和戏友说是危言耸听。

为了更多地收集和好地戏文化,尤其是老人家掌握的仪式流程中的口述史、唱腔、传说、鼓法等。几十年来,在做好自我的前提下,默默尽力去为保护地戏文化,每逢传统地戏演出的正月和七月,我都是在各村寨做田野,也正是长期以来的真情交换,所以,这些年来得到了所到乡镇的村寨戏友们厚爱和支持,毫不保留和我交流有关地戏文化。

今年很多戏友就因为对地戏的文化情怀,也看到地戏勉励传承危机的实际,尤其是省市区级的代表性传承人更有那种着急“慌”的感觉。安顺市文化局领导也深深感到这一危机,于是在全市开启地戏文化公益演出,组织传承人:顾家顺、朱贵宝、黎炳伟、陈勇明、张全海、邓艳华、范世荣等一批对地戏文化怀有深情的人进行“公益”演出,地戏演出分别到全市各乡镇村寨里进行公益演出,目的就是为推进地方文化和“非遗”保护宣传,让观者近距离感受传统文化魅力。希望通过此举唤起屯堡人不忘先辈那段大明的征南史,也唤醒民众的地戏乡愁情结,同时寄望更多年轻人加入。

11月26日,我在西秀区雷家屯观看了地戏公益演出了《隋唐》之《三鞭换两锏》。吸引我的不单单是精彩的地戏演艺,还有节目牌,上面的“濒危剧种”剧种深深刺痛了心。

说实话,看到这个牌子有种说不出的情感,既欣慰又心痛,欣慰的是一直以来我说地戏传承面临危机已经得到了证实,得到了更多人的认同,心痛的是传统地戏文化的失传正在加速,所以更加担心传统地戏到底还能保留几分真正的文化内涵。

地戏文化的传承现状是年轻血液活力不强、仪式感和流程失传、剧本老面具等资料遗失,造成这些境地的原因有人说是社会发展的必然,外界有人说是地戏文化传承人的责任心不强,政府主管部门说是老百姓文化自信心不足,地戏民间艺人说是政府不关心不重视,不管是什么原因,我觉得应该引起我们安顺人的反思,尤其是持有地戏文化的村寨和族群以及戏友,分管的单位和部门,研究的专家和学者。

到底是什么原因,真所谓“公说公有道,婆说婆有理”,要我说,主要原因就是:社会发展的残酷现实、文化自信心不强和文化自强心不足、政策奖励激励措施缺位和体制的关系、校政协同作战薄弱、文化入侵的结果........​

首先我觉得是文化入侵的结果。如果没有西方的文化入侵,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模式和阵地就不会受到破坏。比如年亲人的娱乐方式至少不会全方位改向,传统节日文化活动就不会受到影响。“歌星”、“明星”成了年轻人梦想中的偶像,什么家风礼仪、什么传统仁孝、什么责任和传承在很多年轻人看来就是愚昧,就是落后。于是“情人节”、“圣诞节”、“平安夜”成了年轻人追逐的狂欢,而“过年”、“清明节”“端午节”、“重阳节”、“妹妹节”、“吃新节”、“火把节”等这些具有中国地标的民族文化节日则认为是封建、是迷信。

   关于封建、迷信我个人以为那是给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乱扣帽子,从大而言,每个人就是一个国家的分子,从小来说,每个人都是一个文化族群的组成细胞。祖辈的思想,仙人的智慧,传统文化结晶那才一个人的文化信仰,也是一个民族团结进步的基因,一个国家的信仰。其实,以前祖先留下的智慧,和现代科学并不相悖,反而是现阶段最需要的精神依托。没有信仰的个人和民族是件很可怕的事,这就是“以文化人”的思想真谛。国人觉醒,抵御西方外来文化,自觉加入中国传统文化的学习和继承,做好文化自信才能防御外来文化入侵。

   其次,我想说的是校政协同作战不力。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在文化传承发展战略决策上,历来遵循“专家先行,政府跟上”。各行各业均是这个模式,但是,后期的中国教育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比如校园专家研究课题,申报的时候本身就是上层为发展制定的框架,但是,政府是政府,学校是学校,互不干涉,有需要合作的时候再说下一段,因此校园课题就是为研究而研究,研究成果归档尘封,专业部门不采纳,似乎一切以领导个人意志而转移,如此一来,研究就是为自己晋级而研究,不是为政府参谋和为社会发展研究。而政府主管部门是从上不从下,一切为人民服务改向为一切为上司满意,什么人的建议符合领导的意图领导就采纳谁的建议,就支持谁。故而出现一个地方的项目建设往往没有本土的专家和企业参与,这就是外来和尚好念经的文化内涵。当然,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并不是说政府的不好,领导的不作为,也不是说专家学者的自私和无为,这一切的结果就是体制矛盾造成的。

换一个设想,假如学校专业研究必须对口政府业务部门,政府业务部门对口服务主体,制定相互协同战略规矩,再进一步将所研究的板块与研究对象切身发展实际相连接,与时俱进,切合实际采取“对口项目”、“对口研究”、“对口考核”,然后综合评定,不看单一的文字游戏,那将爆发出难以想象的活力和动力。

比如说2005年出台《非遗法》,国家层面对中国非遗文化的战略工程分为两个阶段,一个是发掘、保护、传承,这是第一阶段,研究机构为中山大学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第二阶段是运用发展,这是在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运用发展研究中心。全国高校有关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领域需申请为协作研究机构,而每个省非遗保护中心就是要结合高校专家研究的成果转化成政策依据和举措。可事实上,可能很多省的非遗保护中心都不知道这个关系。国家非遗司制定政策也是以省级非遗中心上报并制定的保护战略举措,然后汇总综合制定文件下发。因此,就地戏而言,以代表性传承人进行保护是不切合实际的。一个村寨或一条街道一支队伍,代表性传承人的申报不但保护不了地戏,反而给地戏传承制造了障碍。地戏非遗的申报如果是以队伍为申报主体而不是代表性个人,那就是不一样的结果。

再者就是民众文化自信心和自强心不足,年轻人不愿意学,地戏文化传承发展后劲不足。究其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原因是社会的多重压力。文化自信要从小培育,而现在的教育,孩子的学习压力太大,除了课堂的作业,繁重的作业占据了孩子的空间,甚至有的孩子为了不掉队还要参加各种补习,他们哪还有心思来考虑和学习地戏文化。尽管上层也看到这个内在,采取开展文化进校园举措,高中和职中都在开设社团学习,但似乎有点一厢情愿,因为根基不牢,学习最多也只是少数人的了解,而且只是仅限于面上的认知,内在的文化内涵得不到正视和传教,就是学校引入传承人教学孩子们也难学进去。

关于这些问题,也不能归究到单一的哪一方,学校有学校的要求,老师有老师的工作任务,一切的检查无论是检查和被检查,迫使你没有太多的精力和时间去思考这些所谓校园教学之外的事。剩下的只能是彼此相互理解!

要破解这一难题也不难,如果出台政策,编辑出版地方文化教材,让文化从根本意义上进校园,而不是教师开展课题获取职称和分管部门的形式主义。出台“中考加分”、“高考加分”政策,政策一出,家长会从小培育孩子的文化学习,孩子主动参与,如此,就能将被动形式上的学习改变为主动参与和学习的局面,让孩子自发主动融入到地方文化的热爱和学习浪潮中,从小培育孩子的中国文化自信,激发孩子自觉地喜欢和学习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同时培育和建设强大的学校师资队伍。

最后,我想说的就是包容,这个包容包括“自我包容”、“文化包容”,学会包容才能互爱互敬,才能相互进退,才能相互学习和相互融入。

不管是传承者还是研究者,每个人的知识视野和能力水平都是很有限的,“唯我独尊”、“无我不能”就是夜郎自大,就是排斥自我....

正如地戏文武戏之论、地戏是非傩论等。为什么会有专家学者说地戏没有文戏只有武戏,我的理解就是因为相关专家学者调查研究地戏文化时,接待看到的都是正戏演出环节,没有全方位观看和了解仪式流程,没有在田野中深入研究仪式感中的口述史,因为民族和方言的习俗根本读不懂仪式感和口述内涵的文化意境,包括面具分类,只对应剧本的历史英雄人物展开论述,而忽视了土地、和尚、小歪歪、鸦片壳壳等这些世俗人群的面具代表,更没看过它们出场的演出剧情,也不理解这些面具后面从上从善的社会教化功能和作用,而单从正戏演出看表演队精彩的战场套路厮杀,所以以为地戏就是只有武戏,没有文戏。很多人不知道一支地戏队伍演出所用的一堂脸子就只开一次光,一年两次传统演出只有两次开箱和封箱,那种虔诚很多专家学者可能都没看过,敬畏之心常人也无法理解,听懂和明白传承人在这些仪式感中的口述内涵更是无从谈起,所以理解不了“跳神”古老称谓的文化内涵,动工雕刻“架马”仪式中感恩祖师的做人准则,也不明白“参庙”敬地方土地神确保一方平安,“参井”祈求龙王保佑风调雨顺的文化意境,“扫开场”寄望文武保太平的美好夙愿,“扫收场”弃恶从善、确保民众安康吉祥的心理诉求传承目的,“封箱”仪式中反将在下正将在上诠释邪不压正的社会隐意和真理。仪式感就是地戏文化存活的根本保障,是人们的地方文化信仰,没有了仪式感也就没有了信仰,变成可以有可无这就是地戏失传的根本原因,如果你还以为这种精神支柱的信仰是封建迷信,甚至排挤,那就包容不了别人的见解。

文化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精神积淀,是中华民族先辈的智慧结晶,而非某一个人的产物。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读者、一个看官,不同视角、不同学科、不同领域的人就会有不同的见解,你的研究只代表个人观点。就地戏文化而言,不同的村寨,不同的传承人都有自己的文化认知和感悟,更何况一个通过调查了解地戏文化的你我!

总而言之,地戏文化的传承发展和研究,值得我们每个人去反思。文化反思,自我反思,能反思就反思,不能反思就学会理解和包容,反思了才能有良知去正确认识,包容了才能理性去理解和被理解。

 


分享到: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