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关系的,我从小就很习惯在北方的冬天里。

邮递马车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9-22 16:38:20 / 个人分类:诗化天空

查看( 247 ) / 评论( 2 )

 

从那南边山坡上 远远传来了

邮递马车阵阵声响 阵阵声响

马车将带来快乐的消息 马蹄声儿多么清脆嘹亮。

广阔的牧场 正是中午时光

啊听啊听啊 听啊听啊 越走越近了

邮递马车,快乐的马车——

        那是1979年的9月,从现在倒数,是三十五年前的秋天。我从乡下第一次来到省城的大学。生命一下走进了一个完全陌生而新鲜的世界。那一年我们中文系招了四个班,一百几十号人成了同学,并且男生们一下子都互相熟悉起来。这是借了时代的光——刚刚粉碎四人帮,大学招生恢复了,但设施上不去。于是只能把八九十号男生塞进一个叠床架屋的大房间。不过我们的还不是最大的。最大的是数学系的,一个大寝室一百多号人,号称一百单八将。中文79的大寝室,邹君住的贴近门口,还是下铺。那可是几十号人出出入入的大门口。那时东北的冬天奇冷。回头想来,邹君该没少为抵御门开门闭带来的寒气苦恼吧?

        话回到那个秋天。入学不久就开始准备系里的歌咏大会。每班都出合唱。我忽然发现身边的人和乡下不同,象宋丹丹说的那样,一个个都太有才了。象我这样不识谱不会唱歌的几乎没有。我们班选的是一首日本歌曲《邮递马车》。这歌听都没听过,又不识谱,一时深怕自己学不会给班里丢人。因为和邹君年龄相近,又都来自县城,就和他说出了自己的苦恼。邹君笑着说,没事的,一学就会。明早我俩出去跑步,一边跑一边教你。回来就会了。他笑得很温厚,那是让人难以忘怀的微笑。

        秋天的大早上,我们俩出了楼门就开始跑。从校门跑过知青饭店,弯过去经过工大,一路向南湖大桥那边跑去。最后跑过大桥,直跑到了空军医院才回头。我们俩就这么跑过去又跑回来。途中邹君一边跑一边一句一句教,我一边跑一边一句一句学。跑回到工大门口,已经基本都学会了。那时侯,太阳从东边升起,照得我们的脸红红的,和工大红色的院墙一个颜色。路边的万年红,一串串开得鲜艳。斯大林大街人行道那边,是上班人自行车的河流。

        现在想那是怎样蓬勃的生气,可以一个早晨从师大到南湖大桥,来回跑那么远。是怎样年轻的身体,可以一边跑一边教歌学歌。今年在日本京都日文研,曾经在YOTUBI上检索《邮递马车》这首歌,点击数很少。说来在我11年旅居日本的生活中,也从未听到过媒体播放这首歌。大概这是一首已经被绝大多数日本人遗忘的歌曲。但这首日本歌曲却是我最熟悉也最难忘的。知道邹君去世了的夜晚,我一个人徘徊在京都桂坂的山路上。耳边回响的一直就是《邮递马车》的旋律。青春时代的回忆里,邹君温厚的微笑着,在秋天的早晨。红彤彤的朝阳升起,那时只属于我们的时代的朝阳。

从那南边山坡上 远远传来了

邮递马车阵阵声响 阵阵声响——

 


youdimache

youdimache

400px-Mailcoach

400px-Mailcoach

TAG:

放牛班的课堂 放牛班的课堂 发布于2014-09-22 23:34:48
晓峰老师怀旧呢?
现在进入网络时代,确实怀念邮递马车那个年代,尤其是读手写信的感觉。。。
roland发布于2015-12-16 01:33:45
回复 1# 的帖子
小时候听过,确实是非常抒情非常好听的歌,晚辈我也很喜欢呢。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