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关系的,我从小就很习惯在北方的冬天里。

送走何兆武先生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1-06-04 05:05:22 / 个人分类:诗化天空

送走何兆武先生后,我乘清华的大客返回校园。一路上非常怕沉默,一直是不停地和旁边的人说话。
我到清华思想所工作不久,何先生就调来了。印象里他一直戴着棒球帽,穿着豆绿色的条绒上衣。
说来何先生研究西方史学,因为我英文不灵,所以交集很有限。但他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深。
何先生是老实人,甚至有点谨小慎微。但实际上锋芒一直在心,是处士怀玉。记得一次他谈到历史上有很多的假命题,比如农民革命是人类历史的推动力。欧洲大规模一点的只有德国农民起义,但近代以来欧洲是文化发展最先进的地区,一直引领着世界。而中国一次一次农民革命,到近代却是半殖民地半封建。1986年的冬天,对于中学以来学着农民革命史过来的我们这一代,这些话是在耳边震响不已的。
很怀念这位老人。早上想起我们曾一起走在大路上。我们曾在共同的旗帜下前进过。想到途中他讲给我一二九。那是一个夏天。已经变得遥远的夏天。
每个人的生命都处于悬崖边上,坠落只是必然的过程。看似几十年很长,回首时才发现觉得短的不值得珍惜。
但那些岁月里难忘的瞬间,令人永志不忘。那些倒在路上的人,令人永远怀念。
怀念逝者。

分享到:

TAG:

一笑堂 引用 删除 宁锐   /   2021-06-05 02:44:10
岁月里难忘的瞬间,令人永志不忘!
雅俗簃——叶涛的博客 引用 删除 叶涛   /   2021-06-04 17:54:53
怀念逝者!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