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关系的,我从小就很习惯在北方的冬天里。

怀念徐葆耕老师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3-16 00:07:17 / 个人分类:偶成

 

 

      怀念徐葆耕老师

 

 

早晨跑步在冰上,因为运动场上结了一层冰。

 

昨天就想写写葆耕老师。

我是在首都师大开完一个会后突然听到他去世消息的。

我认识他有24年。

同在一所学校,可惜却没有一起做成过什么事情。

但我从心里一直敬爱他,从心里认为,他是注定成为一个传说的人。

没有想到他走得这么快,这么突然。

 

认识他那一年我只有23岁,而他也只是五十刚过,精力旺盛。

那时清华的文科刚刚启动,一切都很不容易。

清华这个学校,看似什么都应当是最好的,但真正从无到有能做出个最好,谈何容易?

而我看到过当年有那么一批人,最早推动了清华复兴文科的大业。

我心中记得他们的名字,一直想着有时间写下这些名字。

那其中,就有徐葆耕先生。

 

我认识的徐葆耕先生,口才上乘。

他爱才。

他信人。

 

和我一样,他敏感,所以应当很容易受伤。

 

昨天的夜晚很漫长。

我知道清华园失去了一个最好的教授。

 

这是许多年后人们还会提起的一位教授。

不是因为他外语最好,专业最好。外

语好或专业好的人,在这个院子里永远都不会缺。

 

是因为在清华文科贞下起元的时刻,他的热情,他的胸怀,他对于清华精神的思考,为清华文科今后的发展打下了深深的胎记。

但最重要的是他是个有光芒的人——这个人很热,很亮堂。

 

 

总有一天,人们会无视专门家们高傲的鼻子,而去关心这个院子里人们心脏的跳动。

那就是徐葆耕先生作为传说复活的日子。

 

他立在讲坛上讲授西方文学时那高大的影子,洪亮的声音,我终生不会忘记。

 

我不敢謬托知己,但我爱戴他。

他走了,我心中很疼。

愿他老人家安息!


TAG: 怀念 老师 徐葆耕

林中路 引用 删除 林中路   /   2010-03-28 21:44:29
啊?
大高的声色犬马 引用 删除 大高   /   2010-03-16 21:00:13
当初考研的时候考大综合,有外国文学,教材看得很闹心,于是借来了他的《西方文学十五讲》,很适合我。现在还记得这本书的附录,“属下能说话吗”
徐老师,走好。
沙野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沙野   /   2010-03-16 11:37:36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