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访阿里山深处的鄒族部落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8-27 23:59:56 / 个人分类:凝视

2010年4月2日晚饭后,我们从台北出发去阿里山,雨很大。

阴雨,一路穿云而行。车窗外的槟榔树影在云雾中摇曳而过,有如梦境。

 阳光透过薄雾洒在新叶上,森林美得让人屏息。

上阿里山的一大乐趣就是不断地从云中进出。云朵停在不同的地方,走进去就是重重迷雾、霏霏细雨,走出来就是艳阳高照,朗朗晴空。我们到达了一个高处,那些缠绵在大山怀抱中的云儿们或许还带着我们的气息。

阿里山中的森林火车站。不知为什么,看到这张照片,我耳中就会响起声音,远处传来的带着回音喧闹声,孩子的笑声……

4月是樱花盛开的季节,层叠的花瓣沐浴着正午的阳光。

阿里山乡特富野村中一处由鲜花织成的拱门。

特富野鄒族成年男子会所,里面有火堆,永远不灭。只能远观了,因为不让女人进:(

在鄒族成年男子会所旁边有个小屋,这里是特富野社区发展协会,展架上陈列着当地鄒族原住民制作的手工艺品,标有制作者的姓名。左边心形纸板上贴着祝福,不久前,这里曾遭遇风灾。

这位年轻的鄒族小伙子姓汤,是被给予的汉姓。他热情而自豪地向我们讲述他们为保护和展示鄒族传统文化而做的努力。远处墙壁上是他们部落首领的相片。小伙子皮肤黝黑,眼睛分外明亮,提及自己的教育经历时,羞涩地说没念过多少书。

村口鄒族一家三口的雕塑。

鄒族祭屋。在鄒族的每个家族(氏族)都拥有一间祭屋,供奉赐给族人生产富饶的“小米神”。每年七月小米收成时,便要向供奉小米神的圣粟仓(鄒语Ketbu)祭拜,以感谢小米神的佑助。祭屋的门上有一双向外张望的眼睛。

在达邦村,我们遇到一位身着民族服装的老者,正在为几位外国游客讲解成年男子会所的功用。我们的小向导岱融说,平时在村子里已难见到穿民族服装的人了。

慢,慢行。在阿里山乡原住民聚居的村落中,人会不禁慢下来。是呀,生活这样值得品味,为何要脚步匆匆呢?

当我们开车离开达邦村时,途中遇到这只狗狗在村路当间睡午觉,它很淡定,看见车驶来无动于衷。我们的向导,善良的岱融同学不忍心按喇叭或下车赶它走,而是选择倒车,绕路而行。 

早听说阿里山的高山茶有名,当然不能空手而归。我们来到了一间茶厂,老板娘气质很好,没有惯见的商家的热情,只是悠悠地为我们泡茶,淡淡地讲着她与茶的故事。提起风灾,她的表情突然“生动”了起来,配合着手势描述着当时恐怖的情形:没有电,屋内外漆黑一片,只听风声雨声雷电声咆哮,不敢出门,因为屋外有可能已变成万丈深渊。她指了指屋外不远处,那里的确已塌陷为悬崖。

在阿里山乡路的尽头,我们与这座小木屋相遇,这对我来说绝对是个惊喜,我太喜欢这个小木屋了,装满了书和生活的小木屋,我梦想中的小木屋。屋子的主人是台湾考试院考试委员浦忠成和他的弟弟浦忠勇。浦忠勇原来曾是阿里山乡达邦国小校长,50岁的他就急着退休了,为了安心做他的博士论文,2004年他考上了台大乡村社会学系博士班。而照片中这位小伙子就是我们此行的向导岱融,他是研究台湾原住民文学的在读博士生,浦忠成的学生。岱融的谦和、周到、善良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没有他,便没有这次美丽的阿里山之行。深深地说声谢谢!


TAG: 阿里山 台湾 鄒族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我的栏目

日历

« 2024-06-21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32783
  • 日志数: 5
  • 图片数: 3
  • 影音数: 3
  • 书签数: 1
  • 建立时间: 2008-09-13
  • 更新时间: 2011-09-03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