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朝圣,塞上掠影(3)新出塞行:甘霖灌溉希拉穆仁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8-07 20:13:04 / 个人分类:旅行图景

查看( 811 ) / 评论( 0 )
3、新出塞行:甘霖灌溉希拉穆仁
  在内蒙古浩瀚的大草原上,“阴山”、“大青山”这样的地理名词要算是极有历史的沧桑感和悲怆的诗情的。阴山山脉寄托了中国古人太多的怨爱情愁,不知在多少首古诗、词曲中,阴山与“出塞|”、“从军”、“明妃”如影随行,“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王昌龄《出塞》)曰:“四边伐鼓雪海涌,三军大呼阴山动。虏塞兵气连云屯,战场白骨缠草根。”(岑参《轮台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 “汉家和亲成故事,万里风尘妾何罪?掖庭终有一人行,敢道君王弃蕉萃?”(陆游《明妃曲》)阴山,似乎总是与怨亲别离、金戈铁马、猎猎风雪相关联,或者说,它根本上就意味着一部极为复杂的民族关系史:秦汉长城固边关、卫青李广抗击匈奴、昭君出塞和亲、李靖夜袭阴山、成吉思汗统一蒙古民族、忽必烈建立元朝帝国……单单一个“昭君出塞”,就不知演绎出多少传说与诗文艺术。阴山,那是一个令人充满想象的处所。

  720早上,我们参观完昭君墓,原计划中午乘出租车游大召。出租车司机却建议我们去希拉穆仁。由于它正要经过大阴山,我便决定改道直奔希拉穆仁。我们的“新出塞行”,往返之间只有短短的六、七个小时,却留下了非常精彩的记忆

  希拉穆仁位于包头达茂联合旗东南部。车子出呼和浩特市区,北向盘山而上,褐色或黄色的濯濯童山上顽强地钻出一些毛茸茸的小草,几乎不见一棵树。渐见得山坡开始泛绿,这可能是到了空气中含有一些水分的地方,山形毕露的山体上覆盖着苍翠的绿色,可是,我们仍然看不到一棵树。这简直大异于我家乡鄂西的山——那些山体往往被树林掩盖着,密林里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司机说我们正在穿越大青山,我想我们不正是在追踪昭君出塞吗?当年昭君出塞,应是马队陀铃风萧萧,琵琶声里泪断肠,而我们的新出塞,却是快车便道心神荡。我的湖北老乡——昭君,此时似乎穿越了时空,在大青山上踟蹰徘徊。

  我们在大青山区遇到了特别的气候,时而小雨时而阳光。司机开始说,他敢打赌,在山间有雨,但到了草原却见不到雨,以前好多次载客都是这样的情形。但渐渐的,雨竟越来越大了,我们还遇到了峡谷地带汹涌而下的黄色泥汤般的洪水,司机似乎也不敢那样自信了,他说:“要是你们这趟来,在草原上下了雨,那真是千年一遇,你们肯定是有福的人。”果然,当我们经过北魏重镇——武川县时,武川正在被一场大雨浇灌着。武川,这可是一座在魏、周时期出过几个皇帝的地方,我忍不住在迷蒙蒙的雨雾中多留意了它几眼。

  车子翻越过一座山梁之后,地势渐渐平缓,高原草场那优美的弧线将苍茫的天幕与绿色的草地划分开来。我们真的在草原上与一场好雨相逢了,这一场雨虽不至于如司机所说的千年一遇,却是2011年希拉穆仁草原上的第一场雨,当地牧民正是这样说的。渴极了的草原和牛羊,多么需要这一场甘霖的浇灌和沐浴啊!风雨之中的大草原,气温陡降,推开车门,我们只穿着短袖短裙的胳膊腿儿全都冻起了鸡皮疙瘩。这一场雨对于游客来说大概是颇为“扫兴”的,但对于牧民来说,却不亚于法雨福音。幸好游客接待中心出租式样丰富的蒙古族服装,我们一家四人为了保暖,每人租一套穿上了身,这衣裳穿得可真值,不仅使我们免受风雨侵袭,更让我们过足了穿着漂亮鲜艳的蒙服骑高头大马的瘾。

  这时大批游客还没有到达,牧区导游(应该也是一个牧民)便为我们选了三匹好马,我与爱人一人骑一头雄壮的大马,女儿骑上一匹较温顺的白马,我们风雨无阻地向草原深处进发。我们的第一个站点是在蒙古包品尝奶茶,吃炒米和奶酪等点心。在蒙古包里休息时,又是一阵风啸啸雨霖霖,冷得不得了,蒙古包里有一个人甚至穿上了军大衣。为了避雨,我们买了三顶毡帽,然而等我们走出蒙古包,雨却停了,毡帽便成了可爱的装饰品,我们一身的行头竟然全齐了。当然,最美妙的事情也在此时发生,我们一家人见到了草原上升起的一道完整的彩虹!

  我们的第二、三站、四站都是骑行在雨后的草原上,参观了敖包后,进入大草原的生态保护区。蓝宝石一样的天空下,阳光明媚,碧绿的浅草和泛着银光的长草交织在一起,丛草掩映中,一条弯弯曲曲的沟渠发出细细的流水声,这是一片宝贵的湿地。听牧区导游说,一些用铁丝围起来,草长得很深的地方,是禁牧区,也就是说两三年之内不能放牧,待它恢复了,再开禁,又围起另一片地方禁牧。牧民们非常爱惜这些草地,所以我们的马需要顺着指定的路线走。好在马儿们早已训练有素,方向感特强,但偶尔在岔路口,也会因为我的“牵引”有误,马儿被迫改了方向,牧区导游就会赶紧提示我如何使用缰绳。但这些马似乎天生就应该在草原上奔驰,有好几次,一些牧民骑马从我们身边快速经过,我骑的那匹马就会明显的亢奋,撒开蹄子跟着奔跑,我短短的腿跨在宽阔的马背上,常常感觉不着力,在颠簸中,一只脚与马蹬分离,一只脚被整个的套入了马蹬中,屁股一上一下在马鞍子上“笃”,咯得生疼生疼,眼见着我被簸得歪歪斜斜,即将坠马,导游便会赶紧策马跑到我前面,呵叱奔跑中的马匹。而且我好象骑了一头特别争强好胜的马,我们这个小小的四人行马队,它总是要跑在前面,有好几次我爱人骑的马想要超前,它居然用屁股挤,拿蹄子蹄,只要它感觉后面有马想要超过,它就会加快步伐,得得得往前跑,以致于我爱人在后面很无奈地笑:“真是一女王啊!”这一次骑行,因为路程不短,来回程大概经过了两个小时,虽然开始是栉风沐雨,仍然因为这种较巨烈的运动,我们身上出了些微汗。草原骑行,圆了我们的梦,也使女儿爱上了骑马,在牧民导游的细心指导下,女儿从惊慌失措,到稳稳当当,真有种“生长边城傍,出身事弓马。少年有胆气,独猎阴山下。”(李益)的感觉了。可惜我们有马,无弓。听我那未敢骑行的老妈说,我们在骑马的过程中,接待中心还表演了赛马、摔跤等活动,我们虽然错过了,但仍然收获巨大,更何况,留下一点遗憾,也是将来的期待。

  下午六点多,我们这几个散客与旅行团的大部队一起在接待中心用餐,借此机会我预先观看了这个团队的整羊席仪式的全过程,与我后面几次参加的第九届民间文化青年论坛学术研讨会主办方组织的整羊席仪式大同小异,比如在具体细节上略有差别,毕竟这是纯粹的旅行团队,最先给羊头羊身划十字的人,是大家推举出来的一个王爷和一个王后,自然是假扮的,两人还要喝交杯酒,那两个被推举出来的人也很豪爽,将三碗酒都喝完了……。我们这一桌人则点了一只烤羊腿,配上当地特产小菜沙葱和一些蔬菜,这才是我们在内蒙古吃上的第一道蒙式大餐,女儿大啃羊腿的时候,我、我爱人,我老妈则被一个穿着非常好看的蒙族服装的小伙子一人敬了一碗马奶酒——那酒真是甘冽无比。

  喝酒时我老妈偶尔冒出了“匈奴单于”的字眼,那小伙子立即纠正:“我们这里尊成吉思汗。”原来我们真的到了“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地盘。在它的东西南北方,可以参观成吉思汗边墙遗址,北有查干敖包,南有汉长城遗址,再往包头之南,还可以拜谒成吉思汗陵了。有一首歌,是这样唱的:风从草原走过,吹散多少传说,留下的只有你的故事,被酒和奶茶酿成了歌,马背上的家园,因为你而辽阔,到处传扬你的恩德,在牧人心头铭刻,深深铭刻……这个被草原人民衷心爱戴的大英雄,就是成吉思汗。可惜此行匆匆,很些地方都没有时间去目睹,我的草原朝圣,只能在希拉穆仁草原上,用心灵去想象和感受一番了。(图片附后,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看我们这一家子,穿上蒙古族服装,美不美?

翻拍图片,自吟小诗:似闻羌儿吹玉管,犹见胡姬踏锦花。蓝天碧草金雕鞍,马儿轻蹄飞白沙。

翻拍图片,改李益诗:生长中南地,北上事弓马。女儿有胆气,驰马阴山下。

翻拍图片,改晃说之《阴山女歌》:阴山女蒙服,初裁笑如花。自看颜色宜蒙装,马蹄声中传胡谱,翩然雌凤引凰去……

骑行希拉穆仁第一站,在蒙古包里品尝奶尝、炒小米、奶酪等


走出蒙古包,一道雨后彩虹出现在天空,与它合个影


父女俩~
 
吖,我想飞~
 
穿上蒙服长袍的老公模样很“地道”

清风微送光影,翩翩裙裾如蝶

我们吃的第一顿蒙餐——烤羊腿

可爱小丫头,忘形啃羊腿,不知俺偷拍,外婆悄声笑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
 


TAG: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