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朝圣,塞上掠影(2)塞上江南:星星洒满辉腾锡勒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8-07 20:09:32 / 个人分类:旅行图景

查看( 846 ) / 评论( 0 )

2、塞上江南:星星洒满辉腾锡勒

  做民俗研究的人,“田野”的呼唤大概是来自心灵深处的。“书斋”和“会场”之外的田野——大草原,我们来啦!

  我们不少人对大草原的最初印象大概来自那首脍炙人口的南北朝民歌:“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然而,这首歌谣带给我们的还只是北方草原那壮阔苍茫的面貌,在内蒙古乌兰察布市中部的辉腾锡勒草原,我们还领略到了“塞上江南”的奇观,更有美酒和草原夜色的助兴,尽情欢舞,挥洒激情。


  客车驶出呼和浩特,经繁忙的京新高速,穿卓资县,奔向察哈尔右翼中旗的高山草甸,一路上时不时闪现出一个个有着黄色土坯墙体房屋的村落;格子一样整齐的人工防风沙林,保护着大片大片扬花的玉米、刚刚开出紫白色小花朵的土豆和一些来不及看清楚的农作物;碧草连天的旷野上,游走着黄色的羊群和悠闲的骏马,现代牧区农牧结合的生产方式体现得颇为典型。蓝天白云之下,数千个高大洁白的风电机组赫然挺立在眼前,古老的风车梦幻般地将我们带入了辉腾锡勒大草原,一路上星星点点的黄色野花告诉我们,我们已到了目的地——黄花沟风景区!


  在黄花沟风景区接待中心,我们还没来得及好好欣赏夕阳下的草原风光,就被一群身着五颜六色的蒙古族长裙,手捧蓝色哈达的姑娘们围住了,一杯杯美酒送到了面前,每个人都逃不掉!据说,这就是迎宾的“下马酒”, 在悠扬的马头琴声和殷勤热情的歌声中,这样的热情,这样的美酒,真是无法抗拒。在接待中心的餐饮大厅稍事休息后,我们再一次体验到了蒙古族人民独特的迎宾宴仪式——整羊席。肥美的全羊头戴红绸,在优美的歌声中被缓缓推到席间,迎宾的队伍向尊贵的客人敬献美酒,主席位上的乌老、郝老、田兆元教授等先后按蒙古族的习俗还礼,饮酒,迎宾的队伍又向各席散开来,向每一桌的学者和青年朋友们致礼,祝福。隆重的仪式结束后,大家都尽兴地大快朵颐。我及家人与会务组的几位同学坐到了一桌,当大块的“手把羊肉”端上来后,一个穿着绿短袖T恤的男生右手执刀,左手抓羊,刷刷刷地帮我们切肉,我小心翼翼地夹了一块送进口里,原来这塞上的羊肉不仅没有什么膻气,反而滋味鲜美。我11岁的女儿竟毫不客气,趁我们“扯酒皮”的期间,闷不做声埋头吃肉,一块又一块地往嘴里送……。和我坐一桌的几个学生可厉害了,好象是盯着我们面前的酒杯,不停地往里面倒酒,并且说:“你要是不喝呢,我就唱歌……”这一下可就被我抓住了:“好呀,你们唱歌,我就喝,喝醉了也值呀!”果然,他们用蒙语唱起来了,歌声中我和我爱人全都头脑发热,整杯的酒就这样下了肚……。敖其老师此时更是召集所有会务组成员,从主席位开始,一边唱歌,一边敬酒,这样的场面,真是不好意思“逃”的,那才叫,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当然,最让人感动的场面也出现了,敖其老师的弟子们(应该说是到场的曾受学于敖师和其他老师的人)借此机会,依次按蒙古族的礼俗为敬爱的老师敬酒,我感觉作为一个老师,这就是一种莫大的慰藉。

  大概晚上十点左右,草原的夜空绽放出烟花,篝火晚会开始了。清风有情,酒助豪兴,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投入了狂欢的舞蹈。天做帐,地做席,夜寒甚紧,如何不啸歌狂舞?这大概就是草原民族为什么会有那样一腔子豪情的一个原因吧!我们这些所谓文化人,在此情此景中,也必然“斯文扫地”。

  盛大的全羊席和篝火晚会结束后,大家纷纷结伴寻找自己的下塌之处(蒙古包)稍事休息。我们一家有幸和会务组的两位女同学住到了一个蒙古包,一个是跳顶碗舞的姑娘,她现场给我们顶了几个放在蒙古包里的小碗,我立即拍成照片留作纪念。另一个女孩应该就是田兆元老师的女儿田甜?拍照时她正好把自己的脸蛋捂在被子里,所以我也没记清她的面容。平生第一次睡蒙古包,大家的身体呈扇形分布在半圆形的大床上(说不清这种床是什么,反正是落地的,塌塌米式的,半尺多高),一人裹一床被子入睡了。夜深人静之时,包外传来萧萧风声和数声狗吠,我暗里寻思:这会不会是狼嗷?草原上一定会有狼的……

  受“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的感召,我很想目睹草原日出的壮观景象,可惜等我睁开眼睛,时间已到了六点左右,此时的太阳新鲜而灿烂,各种小花点缀的草场一片明媚。有比我起得更早的老师和同学,在草原的晨风中喁喁交谈。待大家都起床了,用过奶茶之类的早餐之后,我们全体向黄花沟进发。

  从小就生长在山区的我,对山谷沟壑的兴趣并不是很大,不过高原草场上的深谷奇峰,倒也因为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的不同,呈现出与中南地区的山谷不一样的景观。沟谷与山峰相交错,峰体大多风化明显,褐色裸岩较多,植被多为矮小的灌木和各种草丛,沿沟而下的草丛呈顺流倒伏的状态,应该是水流冲刷导致,大概有好些日子没下雨了,空气和脚下的砂路都颇为干燥。即使是在这样缺水的条件下,沟谷之间仍然点缀着各种各样的奇花异草。下到沟底,终于遇一汪亮晶晶的小潭,顺流而上,便是圣母泉,在缺水的大原深沟之中,能有这样的泉眼,已经是非常难得了,难怪她得名为圣母泉。过圣母泉,便是骑马场,这是要方便那些想要体验骑马的游客。大家兴致勃勃地跟上,由马主人代为选择马匹。我们一家人与王焰安教授及其女儿大概还是性急了些,没注意到咱们的大部队还在后面,就先行骑上高头大马前进了。要说骑马,留给我最深印象的还是我于会议正式开始前一天到希拉穆仁大草原上的骑马体验,因此骑马的感受留待后表。我们一家人性子较急的缺点是错过了看咱们的大部队组成的马队浩浩荡荡进发的状态,好处是在我们下马之后,步行走了另一条与大部队的行进方向不一样的路线,当我们一家人翻过一个半山腰,顺着有些打滑的山路爬到原上时,大片缀满黄、紫、蓝、白色小花的草原突然出现在我们眼前,古诗中有说“大珠小珠落玉盘”,而这样的景致应该是“大星小星落碧盘”,好一派星星洒满辉腾锡勒的景象,我梦想中的草原花地,就应该是这样,一眼望去,花儿竞相开放,茫茫无际。在富贵雍容的温室花朵与星星点点的旷原野花之间,我宁可选择后者,因为它的自然野趣,因为它的努力开放。

  事实上我一路上一直在思考,为什么在花木繁盛的南方山林中,看不到这种山野小花齐发的景致?原来,南方往往四季较为分明,气温较高,春花开了夏花放,夏花谢了秋花来,霜来秋花尽,冬花始露颜。但是在北方大漠高原地带,夏始为春候,转眼即秋冬,百花尽抢在六七月,努力开放莫迟疑,这正是春花压着夏花头,夏花秋花争自由。难怪我们在这炎热的夏季竟然看到了山坡上的一片金黄色油菜花田,春天似乎特别留情,停驻在了这里。好一个星星洒满的辉腾锡勒,好一个“塞上江南”黄花沟!(图片附后)

现代的风电机组和古老的牧区生活,在这张图片中精彩地结合

黄花沟接待中心的欢迎仪式

蒙古族的整羊席仪式全程再现,无法抗拒的热情,无法抗拒的美酒……

狂欢之夜,光影陆离

为00后的小姑娘留下珍贵的记忆

在清晨的阳光中,与我的蒙古包合一个影

我们与草原合个影

春在塞上

星星洒满辉腾锡勒,春花压着夏花头,夏花秋花争自由


分享到:

TAG: 辉腾锡勒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