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里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少数民族文学系:口头传统研究教学园地。从神州博客搬家过来。感谢刘宗迪老师给了我们的园地一个好名称:“放牛班的课堂”……我们的LOGO为日本画家/作家东山魁夷的画作。欢迎您的到来~~

学者不如作家 作家不如诗人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2-03 20:24:51 / 个人分类:雪泥鸿爪

查看( 643 ) / 评论( 0 )

学者不如作家 作家不如诗人

作者:宋浩浩

 2009-02-03 12:23:09   千龙网

 

  我的这篇文章要向读者朋友,真诚阐明的,是一个中国当代文化学术界的一个客观现象,是个不太正常又非常正常的文化现象。

  是什么意思呢,在现实生活中,学者作家诗人的地位是这样排序的:诗人不如作家,作家不如学者。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诗人在生活中往往穷困潦倒,不如作家的书畅销,现代诗人一辈子写不了几本诗集,当然赚不了什么稿费,自然手头拮据,没有作家版税高,故作家较之更有经济保障,所以地位稍高。而学者则更不屑作家尤其不屑诗人,作家诗人有个共性,都在民间,学者代表的是所谓的学院派,代表的是象牙塔的指挥棒,我所认识的一些苏沪浙的文学院的教授几乎都有这个话语霸权,他们最狂的一句话就是“中国文学史是我们编的,要选谁进去就选谁进去”,这就是中国当代文科学院派学者存在的话语霸权,也就是他们自认为“学者”地位比作家和诗人高的原因。这是不正常的现象。孔子曾说“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意思是说在孔子以前的那些学者,为学术的学问家,做学问都是为自己,甚至多是为了修养身性,而孔子时代的学者,都是为了别人。在我理解,为别人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为了炫耀和取得某种衔位,比如博导、系主任之类的名号,他们的学术是工具,学术著作都是登岸之舟,岸则是官衔、地位、话语霸权。

  其实,学者很可怜的,别人我不知道,那些北大、清华、复旦的文科教授,出版所谓的学术著作都是学校的出版基金,我在某知名的学术出版社工作过一段时间,了解现在所谓学术出版的现状,那些所谓学者的著作都是钱买来,出版社在审读稿子之后,发现达到一定的水准之后,就问这些所谓的大学教授、文科理科学者了,出版资金,俗一点的话,叫钱,有没有到出版社的帐,到了,就可以出了,不到,写得再好也出不了。当然,读者聪明,我的话外音是,即使写得不好,钱到学术出版社帐号了,也可以出!这和那些自谋生路的文艺出版社是不一样的,文学出版社你给钱都不给你出,比如人民文学和上海文艺等等这些有追求的出版社,因为小说和散文要看市场,给你出了卖不掉你不觉得丢份,他们还觉得丢人。而那些所谓的知名学术出版社,卖了书号拿到了出版资金就印书,印完就让你拖回去。学者们拖回各自大学后,就作为教材,在学生中散布贩卖,作为教科书,然后学生以为教授博导多厉害,多权威,学者自然可以拿着“著作等身”的名片到各地演讲,身份自然是某某大学教授。说真的,我讨厌教授出来扛着大学的牌号,什么北京大学某教授某博导,什么清华大学某博导,什么复旦某博导,有本事用实力说话,只提你教授的大名,不要提所在的大学,钱钟书怎么不说是什么大学博导,只要提钱钟书就中华皆知,那些依靠大学名气捞好处的博导,实在让人蔑视,有本事的人大学记着你,没本事的人一退休,大学就忘了你曾“博导”过一回,怎么没扑通几下就倒了。有本事你以你惊世骇俗的才学为大学争气,不要拿大学的名号为你挡羞遮脸。

  我要阐明的真理是什么呢,是在中国文化史上,学者往往是不如作家的,而作家又是不如诗人的。学者著作等身,下笔千言,皆是赵括式的空头理论,让他写篇像样的文章他都写不像,诗歌辞赋更是不通,格律啦,反切啦,平仄啦都懂,就是憋出大便来也憋不出一句好句子,在学生面前到摆出什么都懂什么都能指点的架子。而作家,有小说散文传世,写出杰出小说的作家,写出一流散文的作家,所流传的时间也会很长,数百年,上千年,如施耐庵罗贯中等人,但是作家在历史上的地位绝对比不了诗人,作家的小说散文洋洋洒洒几百万字,后人有几个会去读完,读完了除了记得几个片段和情节,又怎能朗朗上口,妇孺诵读。唯独诗人,你看,曹操不是作家,“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八个字的诗句就名垂文学史,李白“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苏东坡上来就是“大江东去”,那些简短快意的诗词,一下子让人记住了他们,和他们同时代的作家学者呢?如今何在?

  事实上,这也是当代屈指可数的走出学院的学者,成为畅销作家的学者,总是遭后院也就是学院派学者攻击中伤的真实原因,因为这些学者型作家,这些名流著作畅销,名声显赫,超越了一大学一学院的范围,好比这些名流如孙悟空,居然挣脱了如来佛的手掌,而那些永远出不来的学者们,在如来佛手掌里——学院派里,寂寞难耐,无好作品,也无好机遇,自然小人秉性毕露了,什么忏悔啊,反思啊,都是嫉妒,因为他们觉得自己也是学者,为什么没阎崇年于丹这些人风光。

  而今世不达之诗人,往往是后来之学者竞相追逐研究的对象,他住你隔壁,你就瞧不起他了,他们死了,作品有名了,学者就去研究分析,借以取得学位,谋求教席,这简直是小人行径。所以我宋浩浩可以借用一句,谈过恋爱都知道的话来,奉劝天下学者们“怜取眼前人”。

  上天是公平的,他让诗人不达,往往是在成全他的万世之名。他让学者畅达,往往是在折磨他,耍弄他,时代一过,百年一过,那些学术著作零落成泥,他们的门庭寥落,潇洒地盖在他们著作上的是秋风落叶、大江东去的简短辞赋,徐志摩还是那么潇洒轻轻的走了轻轻地来,海子还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学者们背着自己沉重的著作,累得气喘吁吁,寸步难行。时间也是公平的,这个世界上最强悍的不是钢铁金刚钻,也不单是老子所说的水,这个世界上有两样最刚最韧,就是时间和水,时间如水一般,也能克刚,千年易过,大学说不定都改名字了,比如牛津大学以前是“总学”,后来才改为大学,那些所谓的某某大学学者博导,有何依靠,进不了“西敏寺”也上不“文学史”。

  杰出诗人都是天才的太极高手,总能四两搏千斤。无论国籍,诗人都是走在改造语言最前面的人。所以我奉劝天下有才力的学子,千万别做学者,或者你可以做学者型作家,或者作家型学者,或学者诗人、或者诗人学者。我所崇敬的鲁迅先生曾劝告后世“莫作空头文学家”,我看这里可以改一下,就是:莫作空头学者。

  君请记取,文学史永远是这么划定的:学者不如作家作家不如诗人。

      (作者:宋浩浩)


TAG: 诗人 学者 作家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