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里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少数民族文学系:口头传统研究教学园地。从神州博客搬家过来。感谢刘宗迪老师给了我们的园地一个好名称:“放牛班的课堂”……我们的LOGO为日本画家/作家东山魁夷的画作。欢迎您的到来~~

[王保贤]当代中国的56个民族成份是什么时候识别出来的?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2-01 10:42:36 / 个人分类:学术史观

查看( 894 ) / 评论( 2 )

[书林辨误]

当代中国的56个民族成份是什么时候识别出来的?

王保贤 

光明网-光明观察  刊发时间:2008-12-22 16:59:57




  最近出版的2008年第26期《南风窗》杂志上,刊登了北京大学社会学系马戎教授的《族群关系“去政治化”》一文。作者主张,为了面对和参与激烈的国际竞争,我们需要逐步淡化目前各“民族”的“民族”意识,以“中华民族”为核心认同,建立一个全体中国人的“民族国家”;文章同时指出,这是一个漫长和需要足够耐心的历史发展过程。这一观点,当属一家之言,笔者在此无意去作评说。但是,该文对当代中国识别出56个民族成份的时间的交代,即“在中央政府组织下,我国在20世纪50年代先后识别出56个民族”这一说法,明显不符合事实,是错误的,需要给以纠正。

  新中国的很多语文和社会科学工具书后,都附有《我国少数民族简表》。翻翻有关工具书,就可发现,同一种工具书在不同时期的版本上所提供的有关少数民族的统计数据是有区别的。比如最常用的《新华字典》,商务印书馆1957年6月新一版所附的《简表》,列出的是45种;1971年6月修订第一版的《简表》,列出的是54种;只是从上个世纪80年代中后期以来至今的版本,在其所附的《简表》中,才无一例外地统一为55种。

  这说明,现在通行的关于当代中国有56个民族的说法,并不是在上个世纪50年代出现的——那时,55个少数民族的成份还没有识别出来。我国的民族识别工作是经历了比较长的时间的,到现在,也不能说完全结束了。

  新中国建立后不久,党和政府很快就组织大批民族工作者和科研人员,开展了全国范围内的民族识别工作。这一工作,一般认为经过了从新中国建立至1954年的“开端阶段”、1954年~1964年的“高潮阶段”、1965年~1978年的“受干扰阶段”和1978年至1990年的“恢复阶段”等几个阶段。据黄光学(原国家民委副主任)、施联朱(中央民族大学教授)主编的《中国的民族识别——56个民族的来历》(民族出版社2005年1月修订版)一书,在这几个阶段中,1954年以前,确认了38个单一的少数民族;1954年至1964年新确认了15个单一的少数民族;1964年以后,新确认了两个单一的少数民族。在目前确认的55个少数民族中,最后两个被确认为是单一少数民族的,分别是珞巴族(1965年)和基诺族(1979年)。

  需要说明的是,1979年国务院正式确认基诺族为单一少数民族,基诺族成为新中国成立后第55个被认定的少数民族后,新中国的民族识别工作虽然可以说基本上告一段落,但是,这并不是说民族识别工作就已经无事可做、彻底完成了。事实上,仅在上个世纪的80年代,国家民委就单独或会同有关部门发出过诸如《关于恢复或改正民族成份的处理原则的通知》、《关于民族识别工作的几点意见》等文件。民族识别工作是复杂繁重的,其内容是非常丰富的,比如,在1985年9月,国家将“崩龙族”改名为“德昂族”,在1986年6月将“毛难族”改名为“毛南族”——从实际出发,尊重少数民族人民的意愿,本着“名从主人”的原则对某些过去通用的民族名称进行更改,也是民族识别工作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

  根据上面提到的《中国的民族识别——56个民族的来历》一书,我国的民族识别工作虽然在1982年全国第三次人口普查工作前后已经基本上告一段落,但仍然有一些遗留问题,比如台湾地区少数民族的族属问题、四川和甘肃地区的“白马藏人”问题、云南的克木人问题等。

  总之,马戎教授《族群关系“去政治化”》一文中关于“我国在20世纪50年代先后识别出56个民族”的说法,是错误的;我国的民族识别工作经历了比较长的时间,到目前为止所确认的少数民族有55个,其识别工作,如果从1949年算起的话,整整经过了30年的时间。

  顺便说一下,北京三联书店2001年7月出版的《大学之修养——张信刚人文随想》一书中,有篇《民族融合随想》,文中说:“中国目前被正式统计在内的少数民族有56个,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多民族国家,其中汉族约占人口的94%~95%”。(见该书第484页)这句话中,最明显的错误是,既然是说少数民族,就应当是55个,而不应该说成56个。但是,细心的读者会发现,把“56”改成“55”,其实也并不科学,从整句话来看,最理想的办法是,仍然保留“56”,只删掉句中的“少数”一词就行了,因为原文后半句的表述是“其中汉族约占人口的94%~95%”——“其中”只能是对“56个民族”而言的。当然,这就成了“书林辨误”中的“咬文嚼字”了。笔者注意到,该书作者张信刚先生长期担任香港城市大学校长及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文化委员会主席和创新科技委员会委员,也许对祖国少数民族情况的了解不那么清楚,但无论如何,三联的书中,出此差错,实在不该!责任编辑又负了什么责任呢?

  (2008年12月17日于陕西师范大学雁塔校区)
分享到:

TAG: 民族识别 书林辨误

施爱东博客 施爱东 发布于2009-02-01 13:54:29
顶一个
roseinvalley 代启福 发布于2009-02-01 20:19:39
回复 1# 的帖子
还真没有发现呢,嘿嘿,太对了;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