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里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少数民族文学系:口头传统研究教学园地。从神州博客搬家过来。感谢刘宗迪老师给了我们的园地一个好名称:“放牛班的课堂”……我们的LOGO为日本画家/作家东山魁夷的画作。欢迎您的到来~~

[何道宽]麦克卢汉热有三次高潮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7-11 13:03:29 / 个人分类:雪泥鸿爪

麦克卢汉热有三次高潮

何道宽

中国新闻网  2011年07月11日 11:08 来源:文汇报

 

  他是真正的思想大师,一代又一代人不得不用他指出的方式去感知世界。我们发现,他的许多“预言”,比如“地球村”、“意识延伸”等,已然成为事实。他的确是20世纪“鬼聪明”的怪杰之一。

  麦克卢汉(Marshall McLuhan,1911-1980)是加拿大文学批评家、传播学家、传播学媒介环境学派一代宗师,被誉为20世纪的“思想家”、“先知”、“圣人”,以“地球村”和“媒介即是讯息”等论断名震全球。

  “麦克卢汉学”已然成为世界范围的显学。随着2011年世界各地麦克卢汉100周年诞辰纪念活动的展开,第三次麦克卢汉热已经形成。他的思想跨越国界、跨越学术边界,已经并将继续产生深远影响。

  麦克卢汉的代表作有《机器新娘》《理解媒介》《谷登堡星汉》《媒介定律》等。《机器新娘》《理解媒介》和《麦克卢汉精粹》《麦克卢汉如是说》《麦克卢汉书简》已经引进国内。研究他的著作比如《麦克卢汉:媒介及信使》《数字麦克卢汉》和《麦克卢汉与虚拟实在》已在国内出版。

  他是真正的思想大师,一代又一代人不得不用他指出的方式去感知世界。我们发现,他的许多“预言”,比如“地球村”、“意识延伸”等,已然成为事实。他的确是20世纪“鬼聪明”的怪杰之一。

  麦克卢汉热的三次高潮

  第一波麦克卢汉热兴起于20世纪60年代,遍及全球;因其1964年的代表作《理解媒介》的出版而起,又因其思想的超前而短命。麦克卢汉像一颗巨星,以其独特的媒介理论照亮传播学晦暗的一隅;他又像一颗短命的彗星,于20世纪70年代黯然消逝。

  第二波麦克卢汉热兴起于20世纪90年代,因互联网而起。

  第三波麦克卢汉热兴起于21世纪10年代,因互联网的第二代媒介即“新新媒介”而起,又借其百年诞辰的东风而势头更猛。

  第一波麦克卢汉热令人震撼,标志很多。择其要者有:1966至1967年,北美的全部宣传机器似乎都开足马力为他鼓吹;主流和通俗的媒体发表了数以百计的评论、报导和访谈录;《理解媒介》的封面赫然印出《纽约先驱论坛报》的评论文字,宣告麦克卢汉是“继牛顿、达尔文、弗洛伊德、爱因斯坦和巴甫洛夫之后最重要的思想家……”;1969年3月号的《花花公子》以超乎寻常的篇幅发表了几万字的《麦克卢汉访谈录》,称他为“高级祭司”、“北方圣人”;各界的要求应接不暇;几所大学想用诱人的高薪挖走他,纽约的福德姆大学以首位“施韦策讲座教授”特聘他工作一年,其年薪高出一般教授好几倍;欧洲的麦克卢汉迷创造了mcluhanism,mcluhanist等词汇;日本人几乎翻译了麦克卢汉的全部著作,所谓“麦克卢汉学”随之而起。

  20世纪90年代,第二波麦克卢汉热兴起。全球化、信息化、网络化、数字化的加速使人赫然顿悟:原来麦克卢汉是对的!

  新媒体的喉舌《连线》(Wired)1993年在创刊号的刊头上封他为“先师圣贤”,表露了新一代电子人的心声,创办者坦承麦克卢汉是《连线》的教父。他那20世纪60年代读不懂的天书,看上去胡说八道的东西,到了90年代末,都明白如话了。

  第二波麦克卢汉热,以1994年麻省理工学院版的《理解媒介》为标志之一,这就是我翻译的第二版《理解媒介》(商务印书馆,2000)。推动这次热潮的还有专著、专刊、专题研讨会和麦克卢汉传记。

  研究麦克卢汉的译作有:《数字麦克卢汉》(保罗·莱文森,1999)、《虚拟现实与麦克卢汉》(克里斯托夫·霍洛克斯,2000)。

  这个阶段的麦克卢汉传记有十来种,单就我收藏和涉猎的至少有七八种:《用后视镜看未来》《麦克卢汉:轻轻松松读懂他》《麦克卢汉入门》《谁是麦克卢汉?》《麦克卢汉:其人其讯息》《媒介是后视镜:理解麦克卢汉》《虚拟麦克卢汉》《麦克卢汉:媒介及信使》,最后这一种已有中译本。

  此间,论麦克卢汉的专辑有1998年《加拿大传播学季刊》夏季号,含两篇专论,还有2000年春季号的《澳大利亚国际媒介》专辑,含8篇文章,撰稿者交口称赞,几无批评。麦克卢汉“复活”啦!

  第三波麦克卢汉热兴起于2010年前后,以麦克卢汉百年诞辰纪念活动为高潮。国外主要成果首推林文刚(CaseyMan KongLum)编辑并撰写的《媒介环境学:思想沿革与多维视野》(何道宽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这本书是媒介环境学的小百科全书,以纪传体的方式介绍了该学派十余位代表人物,是该学派划时代的成就。媒介环境学派已经进入自觉反思、系统总结、清理遗产、推陈出新、问鼎主流的新阶段。

  在第三个阶段,特别值得注意的两本书是:特伦斯·戈登编辑的《理解媒介》(增订评注本,译林,2011)和罗伯特·洛根的专著《理解新媒介:延伸麦克卢汉》(即将由复旦大学出版社推出)。洛根是麦克卢汉思想圈子在世不多的权威人士之一,这本书是对麦克卢汉思想的权威解读和最新发展。

  中国大陆的麦克卢汉研究与媒介环境学

  在第二波麦克卢汉热中,大陆学者的成果数以十计。我主持、参与或主译的“大师经典译丛”(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麦克卢汉研究书系”(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媒介环境学译丛”(北京大学出版社)等译丛相继问世。《机器新娘》《理解媒介》《麦克卢汉精粹》《数字麦克卢汉》《麦克卢汉如是说》《麦克卢汉书简》《麦克卢汉:媒介及信使》等相继出版。此外,与麦克卢汉研究相关的其他译作有:《传播的偏向》《帝国与传播》《手机:挡不住的呼唤》《真实空间:飞天梦解析》《莱文森精粹》《新新媒介》和《软利器》。

  我发表了研究麦克卢汉及其“媒介环境学派”的十余篇论文。其他学者发表的论文数以十计。更可喜的是,国内学者研究麦克卢汉及其学派的专著问世了,已知的有四种:《媒介分析:传播技术神话的解读》(张咏华,2002)、《媒介的直观:论麦克卢汉传播学研究的现象学方法》(范龙,2008)、《知媒者生存:媒介环境学纵论》(李明伟,2010)、《媒介现象学:麦克卢汉传播思想研究》(范龙,2011)。

  在第三波麦克卢汉热中,媒体和学界给予他特殊的关注。我译介了“数字时代的麦克卢汉”保罗·莱文森论媒介演化的姐妹篇《新新媒介》和《软利器》,这两本书进入了“复旦新闻与传播学译库”的启动篇。《新新媒介》介绍了互联网上的第二代媒介;《软利器》是媒介演化史最权威的著作之一,论述人类从古到今波澜壮阔的媒介演化,始于最古老的口语,直到20世纪末的互联网。

  媒介环境学滥觞于20世纪初,定名于20世纪后半叶,有两个中心:多伦多和纽约。伊尼斯和麦克卢汉是多伦多学派的双星,麦克卢汉是其精神领袖。尼尔·波斯曼是纽约学派的精神领袖和旗手,1970年,他在纽约大学创建媒介环境学博士点,他的诸多学生已经成为媒介环境学会的领导和学术骨干。

  中国大陆的媒介环境学研究分为两个阶段,以2007年为界,此前研究多半“见树不见林”,是对学派个别人物比如麦克卢汉和伊尼斯的研究,此后才转向对整个学派的研究。分界点的标志之一是林文刚教授编著的《媒介环境学:思想沿革与多维视野》。

  从2007年到2010年,由我操刀的北大“媒介环境学译丛”出了四种:《媒介环境学:思想沿革与多维视野》《技术垄断》《口语文化与书面文化》《作为变革动因的印刷机:早期近代欧洲的传播与文化变革》。从2006年到2007年,我还发表了评介媒介环境学的五篇论文。

  麦克卢汉研究依然有待深化

  我为此提出一些不成熟的建议,供同仁参考。

  1、扬弃“技术决定论”一说,采用林文刚教授的“文化/技术共生论”,既不接受“硬”技术决定论,又有条件地接受“软”技术决定论。

  在技术与文化的关系上,媒介环境学派内部有三种倾向:麦克卢汉偏向“硬”决定论,莱文森偏向“软”决定论,林文刚主张“文化/技术共生论”。现在看来,林文刚的主张比较合理、更加成熟。

  2、开拓麦克卢汉研究的新路子。我们再也不能只满足于“老三论”(延伸论、讯息论和冷热论)。早在1999年的《数字麦克卢汉》里,莱文森就用14条麦克卢汉语录作为题解、分14章阐述麦克卢汉的14条理论。

  洛根的《理解新媒介:延伸麦克卢汉》是对麦克卢汉理论的继承和发展。我期待着尽快将其介绍给华人读者。

  3、在传播学三个学派的比较研究中推进麦克卢汉研究。

  从哲学高度俯瞰经验学派、批判学派和媒介环境学派,其基本轮廓是:经验学派埋头实用问题和短期效应,重器而不重道;批判学派固守意识形态批判,重道而不重器;媒介环境学着重媒介的长效影响,偏重宏观分析、描绘和批评,缺少微观的务实和个案研究。

  经验学派的首要关怀是宣传、说服、舆论、民意测验、媒介内容、受众分析和短期效果,其哲学基础是实用主义和行为主义,其方法论是实证研究和量化研究,其研究对象是宣传、广告和媒体效果,其服务对象是现存的政治体制和商业体制。

  批判学派的代表有德国法兰克福学派、英国文化研究学派、传播政治经济学派和法国结构主义学派。这些学派对既存的美国体制产生强大冲击,它们高扬意识形态旗帜,因不服水土,故只能够在高校和文人圈子产生影响。

  真正摆脱服务现存体制、解放传播学的却是以麦克卢汉为代表的北美传播学的第三学派——媒介环境学派。该学派有强烈的人文关怀、道德关怀、社会关怀,具有明显的批判倾向。麦克卢汉的《机器新娘》以及波斯曼的《童年的消逝》、《娱乐至死》和《技术垄断》都深刻而犀利地批判了美国文化里的消费至上、娱乐至上和技术至上。

  波斯曼在《麦克卢汉:媒介及信使》的序文里说:“麦克卢汉不是本世纪的朋友,而是下一个世纪的朋友。他是一个主张改良的人、面向未来的人、预言希望的人。”

  2011年7月21日是麦克卢汉百年诞辰,世界各地都在纪念他。他是地球村和互联网的预言家,只要互联网不灭,人们就会怀念他。他是媒介研究的信使,只要媒介演化还在继续,人们对他的研究就不会停止。

  (作者为深圳大学传媒与文化发展研究中心教授)


分享到:

TAG: 传播学 麦克卢汉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