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清明节的记忆:与祭奠无关的欢乐时光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11-02 12:12:34 / 个人分类:生活随笔

        想到家乡的清明节,首先想到的不是上坟,也不是学校里组织的扫墓。因为我从来没参加过任何一次学校组织的扫墓活动,也从未在清明节去上过坟。按照家乡的老风俗,上坟从来没女娃什么事。我记忆中残存的关于上坟的片段来自于很小的时候,跟着父亲和叔叔们去上除夕坟。主要是为了看放鞭炮的瞧热闹。大概等到初中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我母亲除了在需要上坟的日子呆家里准备祭品之外,也从来不去上坟。这么着,记忆里的清明节没有上坟祭祀的内容好像也不奇怪了。其实,想到清明节,我首先想到的是清明节前明媚的阳光里和伙伴们骑车去采柳枝和柏枝的日子以及清明节明媚的阳光里和朋友们去踏青的日子。

    那真是美好的时光。

    家乡的习俗是清明节早上插柳枝和柏枝。那么,折柳枝和柏枝的任务通常就落在孩子们身上。记得上初中的时候,每到快过清明节的时候,我们总是在学校里商量着什么时候一块儿去折这两样东西。我们村村西有一片柳林,范家庄、任家口那片儿的山上有柏树。村西柳林的柳树都是好几年的大柳树,非得爬树才能够得着。范家庄和任家口那片儿不大熟。所以,女同学们总是约几个男生一起去我们村村西折柳枝,让范家庄、任家口来的同学带路去折柏枝。那时候,柳林和柏林都是个人承包的,主人怕把树给糟蹋了,见到有人来折,总免不了呵斥。男同学调皮,总能瞅着主人不在的空档,往树上溜。女同学就在树下放哨,树上扔下树枝来就赶紧收起来,差不多了就火速逃离现场。现在想起来,记忆里还满是在那片柳林里,许多人爬到树上折柳枝、许多人在树下捡柳枝的情形,耳边仿佛还有折柳枝时的咔咔响声。清明节前的几天,每到放学的时候,几乎每个骑车奔驰在马路上的孩子的车后座上都有一捆柳枝和柏枝。飞驰的自行车、翠绿的枝条和放学时的欢声笑语混杂在一起,别提有多高兴了。而且,那些天里,学校里的一个保留节目必定是做柳哨。清明节前后,春柳的皮和骨似乎特别容易分离,不用怎么用力拧,就能把柳骨从柳皮中抽出来。空了柳皮两头剪齐捏扁,柳哨就出来了。那时候,似乎人手几个,大的小的、粗的细的,在课间发出清亮的哨音。
    清明节的早上是最让人高兴的日子之一。清明节吃鸡蛋是传统,吃一顿比平常美味的早饭也是传统。尽管我母亲每年都养10几只鸡,但有时候不等这些鸡下蛋,就有一些被送去给那些坐月子、有伤病的人家了。等到鸡下蛋了,每天能捡3、4个算是多的。而这些鸡蛋又被攒下来留着送给那些要坐月子的人家,或者是卖掉,平常能吃到鸡蛋的日子并不多。所以,每到清明节,母亲能按一人两个的份额来煮鸡蛋的时候,总是特别让人期待。那时候我家穷,人口又多,一人能吃上两个鸡蛋就算很好了。跟我同学的小6,就住在我家屋后,他家人口也多,但他家家底殷实,每年的清明节他都告诉我们他妈妈又煮了60个鸡蛋,总是吃不完,我听了总想流口水。除了吃鸡蛋,母亲还经常在清明节这天早上炒菜(会很难得地放一点肉)和蒸米饭。那时候,我们那一带还没有种水稻的,家庭主妇们集市上买点米,都留着煮粥喝了,米饭也很难吃到。所以,清明节能吃到米饭,也是特别让人高兴的。
    现在想起来,我都觉得清明节是先人们特意给我们那一带的妇女和孩子们安排的最轻松的节日之一。在其他各个传统的节日中家庭主妇们承担的大都是操持者的角色,例如,春节,家庭主妇们整个腊月都是在忙着准备年节的吃食,中秋节的时候忙着置办月饼再指派家人提着月饼去拜访七大姑八大姨等到晚上的时候还得操持着包水饺,其他节日要么不过,过的话也大抵如此。但清明节是个例外。早餐之后,成年男子一如平常一样该忙啥忙啥,而家庭主妇们却完全轻松下来,她们通常会吆喝上自己在村里最亲密的邻居,带上提篮或者筐头,去踏青去。我母亲在村里有三个很好的伙伴,每年清明节,她们都相互吆喝着,带上个提篮筐头的,出去转转。那时候,清明节还不放假,有时候正好赶上周末了,我也跟着我母亲她们一块儿去玩。带着提篮或筐头,实在只是她们的一个习惯动作。她们并不打算在这一天薅多少草来喂兔子,反而只是带一把小铲有一搭没一搭地挖苦菜。她们的主要目的是找个太阳好的山头坐下来拉拉家常,松快松快。尽管母亲和她的伙伴们常常见面,她们在平常一起去河边洗衣服一起去薅草,闲着的时候也极随便的相互串门,可是,在清明节这一天,她们一定要相约到野外去好好聊一聊。我不太确定,这对于她们来说,是不是有仪式性意义。但对于我母亲来说,这的确是特别重要的日子,那似乎是一年中仅有的一次以节日的形式安排来让她与她的伙伴们肆意“拉呱”的日子。
    如果清明节正赶上放假,我最喜欢的还是骑车到离我家十里地之外另一个村庄找我的朋友毛毛玩。那时候,我们是同桌,她是我初中时期最好的朋友。她们村紧挨着我姥爷家所在的那个村。我小时候就是在姥爷家长大的,所以对这一带特别熟悉。这一带多山多水,清明节的时候特别好玩。毛毛家就住在南山脚下,还有一条河从她家门口流过。有时候,我们就淌过这条河去南山玩。南山最特别的地方是它有一个山坡是一块完整的石头,从山顶一直到山下,极其陡峭,像人的鼻子,当地人称阎王鼻子。很多个清明节,我们都顺着阎王鼻子旁的水管爬到山顶。而山顶上通常都站满了出来踏青的人们,大大小小老老少少也够热闹的。有时候,我们也会去北山。北山比南山高且偏僻很多。但清明节的时候也有很多人。毛毛是个极其爱说话的姑娘,从她那里总能知道各种各样的八卦和故事。那时候,真是特别珍惜和毛毛的友谊。初中毕业后,不在一个学校上学了,关系渐渐也疏远了起来。为此,有一段时间特别伤心。有一年正赶上清明节是周末,于是骑车去找她玩,结果到了她家才知道她去别的村找她的新同学玩去了,忍不住默默地哭了一场。现在跟毛毛同学完全没有联系了,可是还是常常能想起她,想起那些跟她有关的清明节的记忆。
    至少是从上大学起,离家远了,离清明节的记忆也越来越远了。清明节的时候,既不插柳枝柏枝,也不吃鸡蛋,好像也没了跟同学出去玩的兴致,清明于我,完全变成一个不相干的节日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还有那么一点记忆偶尔闪过心头。

分享到:

TAG: 记忆 柳林 母亲 学校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我的栏目

日历

« 2021-04-17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5841
  • 日志数: 5
  • 建立时间: 2009-01-13
  • 更新时间: 2011-11-02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