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在书]对建立“差异的神话学”的一些意见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10-16 20:34:20 / 个人分类:专栏文章

对建立“差异的神话”的一些意见

郑在书

(韩国 梨花女子大学 中文系 敎授)

 

  杨利慧敎授的大作《神话与神话学》是站在中国神话的立场而写的神话学基本书,其意义颇大。该书分为神话学本体论、中国的神话世界、神话硏究的理论与方法等三编, 成为对中国神话进行系统性硏究的极好的入门书。可是这本书不止是入门书, 它对未来中国神话学的发展表达了重要的见解, 使我们得以窥知杨敎授学问的卓越成就。

  杨敎授在第13章《朝向神话硏究的新视野》中,提出了未来中国神话学发展的三个方案,那些方案如下:第一是“硏究方法和视角应更加多样”, 第二是“大力对现代民间口承神话进行考察和硏究”, 第三是“继续开阔视野, 积极借鉴各种神话学理论, 同时积极致力于中国神话学自身理论和方法论的建设。”我们可以认定这三个方案是针对现今中国神话学的最适宜处方,特别是第三方案对中国神话学的最终志向有重要的意义,我们觉得对此有更加细密地要讨论的必要性。

  萨义德(Edward Said)在他的著作《东方主义》中,批评了西方学者们给希腊罗马神话赋与特权, 而排除所有异邦因素, 以使西方文明合理化,像纯粹的实体一样。 还有Bruce Lincoln主张西方神话学倾力探索印欧种族(Indo-Europian)的起源, 并集中重构它的系统, 进而论证这种学问倾向于与种族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欲望很有密切的关系。[1]

  像近代以来所有的学问分野一样, 神话学的世界也不公平。现行神话学以特定地区卽希腊罗马地域的神话为根据来确定槪念、分类、特性等,在这一过程中产生的西方神话理论对包括中国神话在内的非西方神话享有标准的地位.[2] 其结果是,按照所谓“普洛克路斯特斯之床”[3]般的西方神话学的尺度,中国神话的大部分就被看做了非神话或者被歪曲了其内容。近代以降,风靡一时的“缺乏创造神话论”就是当时西方神话学的偏见所产生的。这些偏见不只在神话学领域,在哲学、美学等方面,黑格尔以来的“东方缺乏哲学论”和“东方缺乏美学论”等也一直横行。这些就是依近代以来西方学问为标准的主观臆断。

  神话是人类文化的共同原型,而且神话是保持各个民族文化特性的叙事。比方说,食欲是人类的共性,但是各个民族为了解决食欲而创造了自己固有的饮食文化。与此相类,虽然神话源于同一个原型心态,但是随着各个民族的风土、情绪、语言习惯的不同,神话便有了各种各样的内容。因此,如果用从特定的神话内容而来的理论定义幷解释某一个民族的神话,就会发生误读其他神话固有内容的可能性。[4]在此,脱离以希腊罗马为中心的已存神话学,提升了建构立足于中国乃至东亚神话土壤的固有神话理论的必要性。当然, 这些观点不应全面否定过去西方神话学的各种各样成就,不应怀有学问上的一种仇外心理(xenophobia),尤其是,我们不可忘记西方先觉学者们的有价值的期图,他们以对他文化的深刻关照和理解为本,尽力破除神话学上的偏见。对中国神话学而言,谋求与西方理论的接触点而确认共同原型的心态很重要,但是树立“差异的神话学”这件事更重要,这就是以固有的神话土壤和资产为基础,去挑战已存神话学的体系。中国神话学与其顺应西方神话观念,不如发现相违之处,再加上新的神话观念,以克服已存第一世界中心神话学的单声性(monophony),要丰富世界神话学的内容,这就是中国神话学要追求的目标之一。与此有关,还必须要批评检讨西欧神话学对于中国神话学的一些偏见——从东方主义而来的神话学上的一些争论点,比如“缺乏体系神话论”、“依据故事三分法对神话的界定”、“俄狄浦斯情结的普遍性与否”等。以这些为本,立足于东方文化的土壤,应建立中国神话学。我希望拙见为杨敎授对未来中国神话学发展的建议会有所帮助。

  [1] Bruce Lincoln, Theorizing Myth: Narrative, Ideology, and Scholarship(Chicago: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99), pp. 207~216.

  [2] Mircea Eliade曾经指出柏拉图以来西方哲学家们对神话下的定义都是以对希腊罗马神话的分析为基础, 他进而批评这种定义不妥当。Mircea Eliade, “Cosmogonic Myth and Sacred History,” Alan Dundes ed., Sacred Narrative(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4), p.138.

  [3] 普洛克路斯特斯(Procrustes)是希腊神话中臭名昭著的强盗。他开了一个黑店,任何人一旦落入他的魔掌,就会被他残酷杀害。他把虏获的人放在一张铁床上,如果身体比床长,他就砍去长出的部分;如果比床短,他就用力把身体拉得和床一样长。他用这种方法杀害了很多人。“普洛克路斯特斯之床”的意思是试图使所有的人符合一个标准、一种思想或行为模式的做法。

  [4]比方说, 俄狄浦斯类型是否是真正世界性的故事呢?这类型只流传于欧洲、近东和西部亚洲,那么, 由此导出的所谓俄狄浦斯情结,可不可以解释所有的文化呢?我们怀疑这些试图的妥当性。有关俄狄浦斯类型的地区局限,参见Jaan Puhvel, Comparative Mythology(Baltimore: 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1987), p.3.

 


TAG: 神话学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杨利慧

杨利慧

北京师范大学民俗学与文化人类学研究所教授

日历

« 2021-03-07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55684
  • 日志数: 55
  • 图片数: 5
  • 建立时间: 2009-01-10
  • 更新时间: 2017-04-04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