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葺老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06-02 12:49:33 / 个人分类:生活日志

邻居大伯家儿子特别聪明,是那时我们村唯一的高中生,高二时替别人高考,考上了;等高三自己高考时,生病了,没考上。后来去当了兵,从部队考上了军校,毕业后就在城里工作、买房、成家。已经好几年没见过这位堂哥了,因为过年的时候正是他们忙的时候。

大伯家老屋就在我家前面,将近三十年了。前面后面都盖起了楼房,中间夹着他们低矮的青砖青瓦房,大娘跟我妈关系很好,经常过来串门,看到我家亮堂宽阔的堂屋,就忍不住说,住在这样的屋子里,就算不吃饭,也舒服。大伯大娘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儿子在外面安了家,老家的房子估计是不会再翻盖了,但一到下雨或下雪时,就见大伯从我家东屋的侧梯上攀到他家房顶上扯雨布,可能是大娘唠叨多了,过完年,大伯开始大动干戈,买了石棉瓦,红脊瓦,木材等,请来了妹夫、外甥、女婿、侄子,还有前后左右邻居,一起帮忙修葺房顶。

我们这一带的房顶都是“人”字形屋脊,先翻修正面的,老爸也过去帮忙,中午大娘和堂姐会准备一桌子的饭菜招待。后来,翻修背面屋脊时,我坐在我家二楼窗前,一边写论文,一边看他们热闹地干活。那个假期论文甚是坑爹,越写越觉得虚无、扯淡,再加上鼠标不合作,老有一种关上电脑,加入他们劳动队伍的冲动。

首先搭木桩,并在我家院子里和了一摊掺杂着麦秸的泥,下面有人和泥,有人掂泥兜往上传递;屋脊上的人,先把瓦揭了放在一旁,露出以前的盖房材料,即一排麻秸秆(麻秸的皮在水里浸泡后可用于编绳子,去皮后的光杆可用作盖房材料),上面糊的也是掺麦秸的泥,把这麻杆和泥拆掉后,是稀稀松松、横竖叠加的木板。首先,在稀松处加定上几根新买的木板,放上一层石棉瓦,再在石棉瓦上涂一层掺麦秸的泥,最后把放在一旁的青砖瓦叠铺上。最最后,在屋脊上放上红脊瓦。

就这样一竖块一竖块地翻修,只这一背面屋脊,修了一天半。中间还有别的邻居看见了,直接过来搭一手。刚过完年,天还很冷,但他们干的很热火,特别是坐在屋脊上的人,一边干着活,一边聊着天,有说有笑,穿着一身脏衣服,什么脏啊泥啊都不怕,感觉甚是逍遥自在。

虽然还是那些青瓦,但修前和修后,感觉不一样了,有一种整洁的美感,也有一些新新的气象。以后,大伯不用一到下雨就爬房顶扯雨布,也不用挨大娘的唠叨,说他雨布扯的不整齐了。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