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周国平的《妞妞》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9-25 14:08:18 / 个人分类:addoption

查看( 1596 ) / 评论( 3 )
据说周国平的书很受女大学生的欢迎,大概是因为他说了不少女性的好话,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小男人”吧。
连着两天晚上看书看到零点,抱着一卷卫生纸,一边擦挡住视线的泪水,一边贪婪地往下翻。写作真可谓是拯救灵魂的好方法,他自己承受不了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就拉来全国的女读者陪他一起哭。这个世界上不幸的人太多了,他是文人、哲学家,能为自己刚出生就患绝症的妞妞写本书,情感真挚、细腻而深沉,而农村里那些一样不幸的人的表述则显得有些轻描淡写了,去年寒假老爸开着三轮车赶集,路上碰到村里的一位大娘也赶集,就让她上车一块去,一路上,她跟我妈一边说话一边哭,嘴里不时地冒出:我的命好苦啊!我听了一路听懂了一点眉目:青年丧夫,中年丧子,晚年丧孙(她有两个儿子,孙子是她一手带的,前段时间得病死了,才两岁)。如果她是位感情细腻的哲学家或文人的话,非疯了不可!而她现在不正在去赶集买东西?既然这是命,就只能认命,你能去抗争那些你根本预想不到的命运吗?今年暑假因为感冒去镇上输水,碰到村里一位老爹也在输水,就聊起天来,说到小孩学习靠自觉,家长逼不得时,提到他死去的一个儿子,“我有四个儿子,就数他最聪明,长的又好,我总逼他好好学习,后来得病了,花了多少钱呦!也没治好。所以,我现在对那几个孙子不怎么管了,学会就学,学不会去球!”“不管你们大学生信不信,其实,他没死之前就有算命的跟我说,我有三个儿子,我现在明白了,我就三个儿子,那个根本就不是我儿子,养到十八九还是走了,我现在后悔的是啊,当初把他送人就好了,兴许能活下来,可就是舍不得,唉,这是命啊!”这些没有什么文化的农村人,失去亲人的创痛不比文人的少,但当他们面对自己始料不及,无法控制的大灾大难时,都统一地把它们归之于命,他们相信冥冥之中有一种掌控所有人命运的东西,既然命运不属于自己掌控,那就掌控好眼前的手头上的东西,集还得赶,年还得过;剩下的三个儿子还得养,地里的一大堆活还得做。这或许就是农村人的哲学。而且,农民世代一起生活的村落就是一个共同体,个人再大的灾难都有共同体来一起承担,笔者所在的村子分东西两队,办喜事时两个队不怎么共事,但办丧事时全村每家都要去一个成员。办喜事的礼节一减再减,但办丧事的程序一个都不能少。村落文化有时确实很束缚人的自由,但当个体面临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时,我才发现了它存在的力量和价值。即天塌下来有大地撑着!与之相比,文人的思辩,对人生、宇宙奥秘的探索,都无法拯救他的灵魂,他的私人化写作、个人式独白,如风雨中飘摇的小船难以找到停靠的港湾,能有多少知音呢?我们不曾相识!而且,我哭了,他知道吗?而且而且,我不只在哭他或她的命运,也在哭自己的命运!
虽然第二早上醒来眼睛肿肿的,嘴上也起了个泡泡,但午休时怎么都睡不着,所以有了上面一段杂感,借以释怀。写到这突然发现,我竟也成了半个借文字释怀的冒牌文人了!罪过罪过!
分享到:

TAG:

齐鲁青未了 齐鲁青未了 发布于2010-09-25 16:46:43
很细腻的文字,很真切的感受。
我们是农民的儿女,关注农民是我们的本职所在。
山间野人 zjhong1978 发布于2010-09-25 22:22:58
在细腻的文字中感受不一样的真
一笑堂 宁锐 发布于2010-09-26 08:58:27
你是冒牌文人吗?罪过罪过!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