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行渐远渐无书!

狗日的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5-29 18:03:53

        父亲,佝偻着身子,双手不停的搓着,见到我,是一脸的笑。这种笑,很少见,停留的时间也不长。父子之间,几句寻常的嘘寒问暖后,便是死寂。我提着他带来的蛇皮袋大步在前,他汗津津的跟在身后。我怕他跟不上,回头看过一眼就不再第二眼了。他老了,要死了。
        终于,停在路边。我木然的看着过往的人流车流,自言自语:坐几路车,准备几块钱。也会瞟一眼他,而他也不知道怎样应对,哆哆嗦嗦的点上一支烟,似乎烟雾可以隔开我们之间的无语。
        父亲,在他的父亲的房子里出生、成长、结婚生子以及接受命运的摧残。房子,也是那种本地寻常可见的三间泥瓦房,下雨屋漏,下雪屋垮。我的算是童年的童年也在这个屋檐下疯长。
        拖着三个孩子,对他算是一种累赘吧,其实也算不上。祖父是长子,曾祖又是个甩手掌柜,那一辈五男两女基本依靠者祖父帮衬养大。当然现在都开枝散叶,尽归天国,最近的一个姑奶奶是上月没的。第二代基本不走动了,第三代零星有交流。这个家族,最大的变动是从1949年开始的,往后树倒猢狲散。而对父亲厄运到来,则是1966年开始,时年十有二。我们总感叹蒲松龄屡试不第,蹉跎科场。父亲是知道《聊斋》的,记忆中的八、九十年代电视上唯一守候的电视剧。老蒲是有得考,自己考不上;父亲是考上学,而没得学上,其对一个传统家庭下生长的解放少年,是福是祸呢?没有人回答,日子就这样继续着。爷爷的肩膀硬,吃得了苦,地里刨食的庄稼汉子,脾气也不小。往后,作为长子的父亲凭借聪明气,居然捞到一个在乡里山场赶驴拉货的差事,给这个务农家庭增色不少。父亲这一辈嫡亲的,合共存活两男两女。一个大家庭一处生活,并无他话。父亲说得最多的,即使现在仍念念啐啐的则是结婚后的复杂家庭生活,混进了第一代和第二代人之间人类社会丛林法则生活。
        父亲的体面生活和自视才华,然又落在草根之家,人情往来,自是不凡。在哪个封闭的时代,这个人儿,对儿女之私情又是文艺范。听外婆说起过,母亲并未答应这桩婚事,因为爷爷许以重金,才嫁过来。而在父亲看来,和母亲的生活,恰恰琴瑟和鸣。不管是不是文艺的诉说,两个人还是和所有中国最普通的夫妻一样生儿育女,丢掉自己的青春奢望。母亲是强势的,做事不拉人后,就是在生儿子这个问题上也是。因为一连生了两个女儿,被四爷爷家的媳妇生在了前面。四爷爷家的媳妇,也是一个狠毒自私的女人,如果还有兴味还会写到。她的长子早夭,而我在十一届三中全会春风里的第四个年头抢占先机,拔得第一。母亲受了不少苦,我的到来给她莫大的幸福。小姑妈时常说,她做20岁生(寿的意思)时,我出生,一门双喜,还摆了族宴。一切美好的生活似乎开始了吗?
        一山不能容二虎,其实是三虎。合家住一起不分家,家里的矛盾顿起。爷爷是强势的,母亲生儿子之后更强势,还有一个爆炸脾气的懒叔叔。父亲一如既往的拉着驴车,家里糖呀什么的比别家常见。母亲一门心思的想把家搞好,借着长子优势和父亲的事业,想将家庭大权笼在手里。叔叔最小,年轻好玩,有时候也在爷爷跟前讲哥哥嫂嫂的不是。爷爷呢,第一代的老大,什么都顾着这个那个的,对外人热心快肠,对自己家人严厉苛责,还怜爱着幼子,与母亲的一大战即在眼前。

分享到:

TAG: 命运 蛇皮袋 双手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1-04-20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32094
  • 日志数: 46
  • 文件数: 1
  • 建立时间: 2009-01-09
  • 更新时间: 2014-09-16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