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民间文化,关注民族起源,探索文明脉络,企求华夏哲思。进入民俗学论坛,深感三生有幸。特别声明:所有在博客中所发的论文,除非表明,均为原创,仅在中国民俗学网交流,如要转摘或纸媒选用,请与我联系:gsmxzrp571@163.com,QQ:752946184

花儿歌手王富举家族的传奇经历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5-21 16:16:22

查看( 257 ) / 评论( 1 )

花儿歌手王富举家族的传奇经历

 李开红 

 

他的父亲和母亲都喜欢唱花儿,每一年的每一场花儿会,都晃动着他们的身影,回荡着他们悦耳动听的花儿。受父母的影响,除了大姐不爱唱,二姐和王富举从小就十分喜爱唱花儿。记得就在二姐出嫁的头一年,在一个夏季大雾弥漫的早晨,二姐早早的赶着牛羊去放牧。因为是山区,四周都是大山,背靠山,怀抱山,出门就上山。父亲起床的相对晚一点,熬了一罐子苦茶,吃了点馍馍,也就背着背篼到山坡上给牲畜去割草。在浓雾掩映下,父亲在山坡上开始无拘无束地唱花儿。谁知父亲的花儿尽然逗惹起了对面山坡上的另一名女歌手,于是乎,你一首我一首地对唱起来。因为唱花儿时,歌手们大多都用的假嗓子,不是太熟悉,一般听不出谁是谁。大约对唱了二三十个回合,相互之间甚至唱了一些低级趣味的挑逗花儿。后来,对面的女歌手编着词询问对方的名和姓,口无遮拦的父亲用花儿告诉了自己的真实姓名。一下子,对面山坡上的歌手哑巴了。父亲好生纳闷,最后也猜出了那个对面坡上唱花儿的人。

从此再没见二姐唱花儿。

王富举秉承了父亲所有的优点和缺点,热情豪放,重义气,有一股江湖豪情,爱赌博,也爱唱花儿。曾经赌博输了九十八万元,当然他是没那么多钱给债主了,账全记在好朋友小刚的账上。小刚很有钱,四处放账,全是驴打滚的高利贷。等于是他欠了朋友小刚98万。江湖规矩,朋友归朋友,账还是要还的。为了还账,他逼迫上了内蒙的金矿淘金,好几年都没有回来。他曾经有一首倾诉苦难的经典花儿:

 

“土黄骡驹走漳县,

我是西西沟里出了名的赌博汉。

赌博输了九十带八万,

账的门上一天来三参。

把我逼得上金矿,

走动我把枪挈上,

打得石山火焰罡。”

 

后来好朋友小刚因贩卖大烟锒铛入狱,王富举听了,带上老婆,不顾长途爬涉,亲自到黑龙江监狱去探望小刚。小刚见王富举两口子这么远来看望他,感动得泪流满面,当下亲口承诺,赦免王富举欠自己的98万债务,王富举两口子感恩不尽,当下给小刚啪啪啪地磕了三个响头。

从此王富举不再赌博,走蒙古,上新疆,辛勤务工养家糊口,在大姐跟姐夫一家的帮助下,在姐夫家门口盖起了一座二层小洋楼,可算是苦尽甜来。

(李开红,本地著名小说作家,本文是应我的约稿)


TAG: 传奇 花儿 张润平 岷县二郎山 王富举

日剑的个人空间 日剑 发布于2014-06-04 12:55:45
十赌九输!
我来说两句

(可选)

张润平

张润平

张润平,男,1963年出生,大专学历,汉族,中国民俗学会理事、甘肃省民族师范学院河洮岷文化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西羌文化特邀研究员,定西市文史研究员,关陇民俗学会副理事长、定西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花儿文化专业委员会委员。研究方向:羌藏历史、民间文学、民间信仰、藏传佛教、史前史研究等。出版专著《西天佛子源流录文献与初步研究》《岷县历史文化与民俗散论》《岷县青苗会研究》,编著《人文岷州》、《岷县史话》等,《民族研究》《中国藏学》等刊物发表论文30多篇。

我的栏目

日历

« 2019-09-1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73273
  • 日志数: 278
  • 图片数: 8
  • 文件数: 2
  • 建立时间: 2009-12-19
  • 更新时间: 2019-04-15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