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民间文化,关注民族起源,探索文明脉络,企求华夏哲思。进入民俗学论坛,深感三生有幸。特别声明:所有在博客中所发的论文,除非表明,均为原创,仅在中国民俗学网交流,如要转摘或纸媒选用,请与我联系:gsmxzrp571@163.com,QQ:752946184

岷州宝卷调查初记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2-21 09:57:59

查看( 419 ) / 评论( 0 )

岷州宝卷调查初记

 

 

 

   张润平 

 

  在甘肃岷县至今还盛行宣宝卷习俗,尤其是老人过世吃斋发丧哀悼之际,少者念诵一日,多者念诵三日,以超度亡灵。再如家中不顺利,或祈求升学、或祈求升官、或祈求发财、或祈求平安等等,就请来经长、召来众亲友,念诵相应内容宝卷,时间或一日或多日,根据主人家愿心、精力、财力而定。每当农忙结束的农历十月开始至正月期间,有些村落宣宝卷之声几乎日日不断,念诵宝卷之人,少者三五人,多者十几人、几十人,词牌丰富,曲令多样,音调优美,是岷县及相邻县乡丧葬习俗一大奇观。

  2006年秋,张润平调入文化局工作,2007年就想着手对宣宝卷活动做全面调查,可因某权力的强力阻挡未能做成。2012年春,石志平调入文广局,担任副局长、文化馆馆长,当时还让他分管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同年秋,石志平听取了张润平的系列汇报,立马决定首先开展宝卷普查工作。在月余时间准备工作后,石志平做笔录,张润平做问卷录音拍摄,历时十一个月,全面开展普查工作。原以为已经损失殆尽了,没知道伟大的岷州人民是那么了不起,还蕴藏着极其丰富的宝藏。不断的新发现,让我们惊讶,让我们震撼,更让我们乐此不疲、兴奋不已。

  20121114日是我们开始宝卷普查的第一日。禾驮乡某家不顺序,需要念宝卷,祈求平安。第一次就发现13种。从此,我们一边对普查的宝卷进行整理,一边四处打探信息,继续前往普查。尽管这样,我们还是屡屡吃闭门羹。这由于:一是并非所有村落都有宝卷,二是老百姓因有文化大革命运动的经历,有的干脆不让看,有的让你看极少部分,不容许登记和拍照。比如,有一次在熟人的引荐下得知我们是为了保护宝卷而来的,非常高兴,一部一部拿出让我们看。当拿到第十五部时他犹豫了,不再往出拿了,照片也不让拍摄。他说他家还有70多部宝卷。他向我们解释,你们这么细致作登记,把我们老底子都暴露出来了,要是再有个文化大革命,我们就一本也保护不住了。并问:你能保证不再发生文化大革命吗?我们无言以对。当我们的执政者未对文化大革命运动做明确彻底清算之前,谁也不能保证不再发生文化大革命运动。

在岷县老百姓心目中,宝卷是非常神圣的,他们通常不叫宝卷,而叫佛爷,把宣宝卷念佛爷。保存宝卷的地方,一定在家中最为尊贵显眼的上位头正中央位置,并且有专门的供堂,他们叫佛堂, 即精工细做一间房屋,有门有窗,高大约在6080公分左右,宽也大约在6080公分左右,深大约在40公分左右,把它放在主屋最尊贵的位置,供奉起来。他们对放宝卷极其讲究,严格按照上下卷或一二三四卷的次序从上到下排放,最上面放经头,才用盒套装好,而且宝卷、经头、盒套的文字上下顺序要统一,万万不能任意颠倒错放,然后用红色的绸缎或丝布严实包裹,再按照文字上下顺序立起来摆放在经堂里。平时要翻看宝卷,首先要净手焚香,赔事祷告,再打开经堂,取出宝卷翻看念诵。当家主任要在每月初一和十五两个时段早上,雷打不动焚香点灯,举行敬拜仪式

  宝卷有经头、宝卷、套盒三部分组成,经头是宣诵宝卷时展示的佛像,大都由多幅画像组成。宝卷十有八九是手工抄写、折叠成册的。也有极个别用棉线装订的,数量极少。

  宣诵宝卷的音乐调式十分丰富,有二十四品、有三十六品、有四十八品之分,也有三字句、四字句、五字句、六字句、七字句、十字句之分。每一品有相应的词牌曲,每种字句有相应的调式。有些调式十分优美。如二十四品中的二十四种词牌:上小楼、驻云飞、要儿孙、金字经、侧郎儿、红绣鞋、朝天子、桂枝香、黄莺儿、清江引、皂罗袍、掛金锁、画眉序、罗江怨、傍妆台、一封书、叠落金钱、山坡羊、寄生草、锁南枝、浪淘沙、步步娇、驻马听、甘荷叶。这些丰富多彩的音乐调式正在面临着失传和消亡。

  最初我们仅以岷县全境作为调查范围,后来发现沿岷县周围的临近其它县域也有宝卷传承,就把目光放在了明朝时期岷州卫所辖范围考察,结果不出所料,全部都有。离开了岷州卫所辖范围,就没有宝卷传承了。这说明明朝时期岷州宝卷是非常盛行的。正因此,我们把岷县宝卷定位为岷州宝卷

  截止目前粗略统计,未允许登记拍照的宝卷总数大约还有二百部左右。已经联系好,因种种因素未拍摄的还有百余部。截止20131016日,共登记拍照宝卷有476846卷,全文拍摄356部,取资料拍摄120部,其中:明朝抄录或版印的3部,清朝抄录或版印的72部,民国抄录或版印的147部,文革前抄录的9部,文革中抄录的1部,文革后抄录的242部。同时对宝卷收藏者传承情况也相应做了录音,计有30多小时。根据统计,最常用的前十部宝卷分别是:1、灵应泰山娘娘宝卷;2、目连救母宝卷;3、护国佑民伏魔宝卷;4、平天仙姑宝卷;5、泰山幽冥十王宝卷;6、灵感观音菩萨宝卷;7、天仙圣母五部源流;8、销释归家报恩宝卷;9、观世音菩萨劝善文;10、血盆经。

  不重名称的宝卷共有278种,这仅是初步统计。由于全部文本还没有打印出来,无法比较鉴别。根据对持宝卷之人调查,他们说有好些宝卷虽然名称相同,但内容有很大差异,显然是两个或三个不同的版本。这种同名称不同种类的宝卷,只能等待全部文本打印出来比较鉴别后才能确定。因为考虑了抓紧时间拍照,对所有宝卷并没有详细阅读和比较鉴别。根据初步印象判断,岷县不仅有佛教宝卷,还有道教宝卷,也有佛道儒混杂其中的宝卷。有些有卷、经、品、忏等的区分,有些明显是误抄或错抄,还需在今后整理中细加鉴别,总种类数肯定不止这些。

  本来,在明清时期宝卷是盛行全国各地的,民国更胜。经历了文化大革命运动后,一下子在全国各地消失了,现在盛行传承的地域极其少见,从全国统计也就十余个县。而岷县,不论是盛行气氛、还是传承保存数量,与目前发现的县域比较,都似乎是最为昌盛者。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及文化大革命期间,宝卷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厄运:被抄家搜刮集中到当时的生产队,一部分上交到公安部门,一部分被生产队部烧掉了。这期间有部分富有智慧的老百姓,保存下来了数量不菲的珍贵宝卷。参照台湾学者王见川《明清民国宗教经卷文献初编》、日本学者酒井忠夫《中国善书研究》、美国学者欧大年《宝卷——十六至十七世纪中国宗教经导论》、大陆学者车锡伦《中国宝卷目录集成》《中国宝卷研究》,我们有许多新发现和海内外珍惜孤本:如《佛說利生了義寶卷》、《銷釋木人開山寶卷》、清刊本《彌勒尊經》、《古佛天真考证龙华宝经》;《销释金刚般若经科仪川老夹颂》;《勅封文昌帝君开翁宝卷》;《皇极金丹九莲皈真还乡宝卷》;《观世音菩萨宝卷》、《古佛天真考证龙华宝卷》、《佛说赴命皈根还乡宝卷》、《正信除疑无修正自在宝卷》、《叹世无为宝卷》、《佛说钥匙古佛普静如来开开通天宝卷》、《敕封当今福禄财神宝卷》、《武当山太上玄帝祖师灵应宝卷》、《古佛传留报母血盆真经劝化众生宝卷》、《失望感应宝卷》、《勅封平天仙姑洞沙元君宝卷》、《太上皇极妙道真经》、《孝义明理酧恩宝卷》、《本境城隍老爷劝世威灵宝卷》、《佛说东岳泰山十王阎君宝卷》等。

  因此,对其进行普查、发掘、整理、保护、研究,显得尤为重要和迫切。在宝卷调查过程中,我们觉得中华文明的传承,伟大的中国老百姓起了脊梁的作用。就目前来说,中国传统文化在民间,应该是不争的事实。

  岷州宝卷大都属于明朝时期民间宗教宝卷。从种类、数量及宣宝卷风气日盛来看,为目前全国最多样、最丰富、最兴盛之地。从调查宝卷抄写年代来看,岷州宝卷多传承于这一时期,最早为明嘉靖五年,距2013年有486年,版本保存依然完好无损,十分难得。

  明代前期是世俗佛教宝卷发展时期,流传宝卷沿袭佛教俗讲传统,分为讲经和说因缘故事两大类,前者如《大乘经刚宝卷》、《心经宝卷》、《法华宝卷》,后者如《目连宝卷》、《香山宝卷》、《灵应泰山娘娘源流宝卷》等。

  明代中叶以后,直到康熙年间是民间宗教宝卷发展时期。通过调查,岷州宝卷百分之九十以上为康熙时期及之前传承下来的宗教宝卷。而目前全国零星可见宝卷及宣唱活动,仅为江苏靖江县、甘肃河西永昌县、青海部分地方等,其宣唱的多为文学故事宝卷,很少有宗教宝卷。因此,岷州宝卷更具文本价值和学术价值,是我国民间文化研究中非常宝贵的一宗文献,是继敦煌文献之后,研究宋元以来中国宗教,特别是民间宗教、民间信仰、民间教化、俗文学、民间语文、佛教音乐等多方面课题的重要文献。六七百年来,这些宝卷在全国各地,在特殊的民俗文化背景中产生、流传、演化,以至逐渐消亡,唯独在甘肃岷县及周边地区原明代岷州卫辖区仍然盛行,不能不说这是中国宝卷文化及其研究的一个特种品类,一宗弥足珍贵的文化财富。

我们下一步设想:1、继续对没有登记拍照的宝卷做全面调查。这一部分宝卷总数估计不下300部的存量,可能还能发现许多新种类。2、把全部宝卷整理出文档,开展综合研究。截止目前已经打印宝卷167种,正在整理中。3、对于部分重要珍稀宝卷,根据多个版本对勘出标准本子,做个案重点研究。4、选择最常用、书法最精良的十种宝卷,影印发行,供当地信众使用。5、对于不同版本、不同种类宝卷悉数影印出版,便于国内外学术界研究。

在对岷县如此重大文化遗产的调查中,也听到些杂音,比如“封建迷信”这顶虚无飘渺的大帽子就试图扣在我们头上。这顶封建迷信的帽子早在2007年就有人给我扣过,而今又不绝于耳,说明这一具有封建迷信意味的阴魂力量还很大,迟迟不肯散去。由此我又想,在中国对文化大革命运动不做彻底清算的话,我们这个社会是很难走向正常化轨道的。好在社会毕竟发展着,魑魅魍魉毕竟是魑魅魍魉,伟大的文化毕竟是伟大的文化。试问:如果我们还用文化大革命时期的眼镜看待传统文化的话,人类史上哪一件伟大神圣的文化遗产不是“封建迷信”的产物?金字塔、兵马俑、故宫、西夏皇陵、贺兰山岩画、布达拉宫、三星堆、拉卜楞寺,还有泰山、黄山、峨眉山、武当山、九华山,等等等等,甚至其父母其本人百年后各种各样祭奠,哪一样不是“封建迷信”的产物?还有我国古代许许多多哲学、历史、宗教、建筑等杰作,可以说都是“封建迷信”的产物。它们都是因对祖先、对天地、对宇宙规律、对生命、对一切不可知超凡力量信仰而产生的作品。照此说来,中国人也包括全人类已经“封建迷信”了至少五千年,到现在还有许许多多人在“封建迷信”着。这又怎么解释?在联合国在国家大搞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程的今天,还烂用“封建迷信”这类病态时代产生的标签性词汇,无疑是弱智的表现,远远背逆时代潮流。岷州宝卷文化价值绝不会因为某一时代某一人类权势下的无知蔑视而丧失,恰恰会如雨后天晴的阳光更加妩媚、清新、鲜亮。历史虚无主义、道德虚无主义、正义虚无主义、文化虚无主义其实是无知的表现、无能的表现、沉沦的表现。我们的社会正处在这种阶段,它非常需要旗帜的指引。

在我们考察周边县的过程中,漳县有辛首橡、陈友庆、曹文选,卓尼、临潭县有郭永积、张俊立、高云,宕昌有岷县麻子川乡党委书记於义彩等先生给予大力帮助,特此铭记。


TAG: 调查 岷县 岷州宝卷 明代 张润平

我来说两句

(可选)

张润平

张润平

张润平,男,1963年出生,汉族,中国民俗学会理事、甘肃省民族师范学院河洮岷文化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花儿文化专业委员会委员。研究方向:羌藏历史、民间文学、民间信仰、藏传佛教、马家窑文化等。出版专著《西天佛子源流录文献与初步研究》《岷县历史文化与民俗散论》《岷县青苗会研究》《洮岷花儿》《花儿暨西北史地探研》,编著《人文岷州》《岷县史话》《岷县百名花儿歌手调查实录》《岷州宝卷集成》等,《民族研究》《中国藏学》《丝绸之路》等刊物发表论文60多篇。

我的栏目

日历

« 2021-09-27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09924
  • 日志数: 287
  • 图片数: 8
  • 文件数: 2
  • 建立时间: 2009-12-19
  • 更新时间: 2020-12-26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