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民间文化,关注民族起源,探索文明脉络,企求华夏哲思。进入民俗学论坛,深感三生有幸。特别声明:所有在博客中所发的论文,除非表明,均为原创,仅在中国民俗学网交流,如要转摘或纸媒选用,请与我联系:gsmxzrp571@163.com,QQ:752946184

张润平 洮岷花儿 后记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0-08-19 10:56:39

查看( 1130 ) / 评论( 0 )

 

 

   

 

 

 

 

本稿是我《花儿研究》一书的通俗版和区域版

本书的意图洮岷花儿简明扼要、准确通俗描述出来,就算目的达到了,河湟花儿及其他花儿不在此列。对于花儿的研究,河湟花儿比洮岷花儿著述要多,特别是独立的知识体系的架构,洮岷花儿还是空白,本书对此做了刻意探索。其实,任何知识都有其体系架构

对于有些大话题,如花儿的渊源、花儿的受众等,就不能局限在“洮岷”范围内,必须放在应该有的位置和空间去讨论,才有可能把话题谈

为了尽量使文字通俗、轻松、流畅,删去了过多引用论证,直接把洮岷花儿最基本最本的东西呈现给读者。

对于所选花儿,以传统老花儿和其他选本不常见的为准。

对于花儿的研究岷县是有传统的,是一代接一代传承的。这种学风和格局就是李璘、景生魁、宋志贤等老一辈先生奠定的。我最早喜欢钻研花儿,就是受李璘先生影响,还得到先生惠赠成体系的近二十本全国各地学者出版的花儿方面专著及论文集等相关资料,受益之深自不待言。这次先生因患眼疾未能赐序,引为遗憾!最好的报答,就是拿出更具学术性的专著。感谢陶立璠先生不吝稿拙慨然赐序!我知道这是陶先生对基层学人一向的情怀,陶先生的一篇序言会使基层学人的努力生辉奕奕、自信满满,从而快马加鞭,力求更大的作为。感谢石志平先生支持!爱人汪丽芳女士长期密切配合我的学术活动,偶尔陪同出外参会考察,真切感受到了“文化的尊严”。感谢文化的尊严!致敬文化的尊严!

“花儿”,多么自然纯朴的名称。因其自然纯朴,才被称呼了数千年,相信还会被称呼若干年的。大山因其浑然至大,才不言自己有多大。高崖因其千仞至高,才不言自己有多高。香花因其芬芳至香,才不言自己有多香。妙趣天成,方是最高境界。随遇而安,才为最佳状态。春夏秋冬,顺其自然。学术作为,无不例外。

欢迎读者诸君批评指正。

 

 

 

 

 

                                          张润平

                                         二零一九年六月八日

 


TAG: 后记 洮岷花儿 张润平

我来说两句

(可选)

张润平

张润平

张润平,男,1963年出生,大专学历,汉族,中国民俗学会理事、甘肃省民族师范学院河洮岷文化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西羌文化特邀研究员,定西市文史研究员,关陇民俗学会副理事长、定西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花儿文化专业委员会委员。研究方向:羌藏历史、民间文学、民间信仰、藏传佛教、史前史研究等。出版专著《西天佛子源流录文献与初步研究》《岷县历史文化与民俗散论》《岷县青苗会研究》,编著《人文岷州》、《岷县史话》等,《民族研究》《中国藏学》等刊物发表论文30多篇。

我的栏目

日历

« 2020-11-25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85399
  • 日志数: 283
  • 图片数: 8
  • 文件数: 2
  • 建立时间: 2009-12-19
  • 更新时间: 2020-08-19

RSS订阅

Open Toolbar